《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49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政军的事情,终于有了结果。
  县常委会议决定,恢复他的职务,继续主持县国土资源局日常工作。这个消息,让从政军都有些意外。在纪委的这几天里,从政军心里也忐忑不安的。
  本来他倒觉得没什么,但是二年前的一件事,让他心有余悸。纪委真的要查他,他绝对逃不过这一劫。
  从政军不敢说自己是个清官,至少在安平的圈子里,他属于那种能干实事的干部。当然,在处理各种事务当中,伸手捞点油水这是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所以从纪委出来后,他突然有种感悟。
  自己该好好反省反省了。
  回到家中,女儿和老婆都很高兴,一家三口抱成一团,又惊又喜。从政军听说女儿为了自己的事情,上窜下跳,四处找人帮忙打点。
  那只盘龙玉瓶已经送给了市组织部左部长,汤书记那里也送了一幅郑之秋先生的字。从政军惊讶的问,哪来的郑之秋先生的字?这可是名家作品,连市面上都少有。
  从彤告诉他,这一切都是顾秋的主意。那只盘龙玉瓶,也是顾秋授意的,要自己送给左部长。
  从政军在心里暗道,顾秋是怎么知道左部长有这爱好的?这小伙子还真不简单。他就对女儿道,“你约个时间,让他到家里来一趟。我想见见他。”
  抓住每个人的弱点,各个击破,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
  从政军在心里暗自震惊,顾秋一个名不经传的小伙子,官场新人,居然能熟悉地运用这些官场法则,把自己解救出来,的确不简单。

  汤书记此人,从政军说不上十分了解,却也相当熟悉。他喜欢书画,在安平并不是什么秘密。甚至有点张扬的味道,而汤书记在几年前,并没有听说有此爱好,因此从政军也曾断定,他只不过是投其所好,附庸风雅罢了。
  此次他收郑之秋的那幅《破阵子》,八成又会借机献给杜书记,以讨得杜书记的欢心。从政军无语地苦笑起来。
  杜书记虽然酷爱书法,但是他汤立业献与不献,是忠诚问题。至于杜书记收与不收,那是心态问题。不管最终的结果怎么样,他的目的总算是达到了。
  一家三口正在客厅里说话,有人来敲门。
  从彤在猫眼里看到,是谢毕升夫妇和谢步远,她门也不开,转身就走。
  “妈,如果有人问起,说我不在。”从彤跑进卧室去了,从彤妈站起来,“这孩子!”

  打开门的时候,看到谢家夫妇带着儿子登门,从彤妈道:“谢主任,你们怎么来了?快请进来,快!”
  从政军出事之后,除了顾秋登门一次,没有任何人前来说一句安慰的话。她去找谢毕升帮忙,谢毕升也是含糊其词。说自己现在只是一个普通的国家公务员,无权无职,恐怕帮不上忙。
  今天他们一家三口登门,的确令人意外。
  谢步远手里提着东西,谢家夫妇二人进门后,他把东西放下,目光扫过客厅,不见从彤,心里就有些遗憾。

  “阿姨,彤彤呢?”
  “哦,彤彤她--”从彤妈正想说她在卧室里,从政军过来给谢毕升敬烟,随口应了一句,“她不在家,去大秋乡了。”
  谢步远顿时觉得索然无味,目光朝从彤的闺房瞟了瞟,从叔刚刚从纪委出来,按理说她应该在家里才对,会不会故意躲着不愿见我?
  从政军请三人在客厅里入坐,从彤妈忙着倒茶。经过此事之后,大家心里都有隔阂,但表面上还得装出很热情。
  谢毕升道:“政军老弟啊,我一听说你回来了,马上过来看你。你的事情,可是让我伤透了不少脑筋,汤书记家里我可以跑烂了,挨过不少批评。只是没帮上什么忙,实在是很抱歉!”
  从政军心道,敢情今天是来讨功劳的来了,要不是听老婆说起谢毕升的事,他还真信了。当初自己出事,求他帮忙的时候,他不理不睬。现在自己安然无恙出来了,他又来讨功。从政军在心里冷笑,别装模作样了,你那套小把戏,我敢看透了。
  心中闪过几个念头,从政军道:“谢主任,还真是亏了大家帮忙。今天晚上我们两个可以好好喝两杯,一来感谢谢主任全力周旋,二来为我从政军能安然出来庆祝一番。”
  谢毕升道:“好啊,我请客,我请客,现在就去紫荆园。”
  从政军道:“紫荆园就算了吧,在家里炒几个菜,我们边喝边聊。”
  谢毕升道:“好,那咱们兄弟两个,今天晚上一定要尽兴而归。”
  从政军朝老婆看了眼,“你去炒几个菜,我要跟谢主任好好喝两杯。”
  从彤卧室的门边上偷听,听到老爸说要跟谢毕升喝两杯,不禁暗暗跺脚,老爸也真是,明知道我在卧室里不想见他们,非得留他们下来喝酒。象谢毕升这样的人,直接打发了就是。
  谢步远闲得无聊,从彤不在,他坐立不安。

  “阿姨,彤彤什么走的?”
  正在厨房里洗菜的从彤妈应道:“今天一早就去了,乡政府那边打电话过来,听说是有很重要的事情。”
  谢步远拿出手机,“算了,我给她打个电话。”
  汤梅在旁边道:“上次我跟你说的,一起去觉远大师那里挑个黄道吉日,把步远和彤彤的婚事定下来算了吧,两个孩子都老大不小了。”

  “等彤彤回来,我跟她说说吧!”
  这个时候,卧室里响起一阵手机铃声。
  谢步远拿着手机,有些疑惑地望着卧室。“阿姨,她的手机没带吗?我给她送过去。”
  说着,就朝卧室里走去。

  从彤妈急了,心道要糟。没想到谢步远已经推开了门,从彤就站在门后,四目相对。从彤哪料到他会到自己卧室里来?当她赶过来栓门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谢步远望着她,“彤彤--”
  彤彤没有理他,砰地一声,关了门。
  “彤彤,彤彤!”
  谢步远急得在外面拍门,四个长辈面面相觑。不是说从彤不在吗?
  谢毕升站起来,“政军老弟,我突然想起还有一件急事,这酒就下回再来喝。”
  汤梅也心里不爽,愤愤从厨房出来,“步远,我们走!”
  谢步远有些不舍,“妈--”
  汤梅瞪了他一眼,谢步远只得乖乖的跟着离开。
  从彤妈提了东西追上去,“谢主任,都是这么好的朋友,别这么客气。”
  “阿姨!”谢步远有些为难,汤梅喊了句,“还愣着干嘛,死皮赖脸有味吗?”
  谢步远红着脸,望了从彤妈一眼,接过东西离开。

  从彤从卧室里出来,从政军摇了摇头,“彤彤,干嘛非得得罪这种人呢?就不能委婉一点?”
  从彤道:“别的事可以忍,感情的事,我做不到。”
  “好吧,以后我跟你妈也不强求你了,你自己的事情自己把握吧!”
  经历此番事件,从政军再也不奢求什么?人生只要平安就好。既然从彤已经死心踏地,喜欢那个叫顾秋的小子,就由她去吧!
  从彤妈忧心重重,“政军,这次彻底撕破了脸,只怕谢家又要做怪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