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48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夫人知道,汤书记的字写得不怎么样,但喜欢收藏。
  不知道内幕的,还道他是个雅士,其实汤书记只是别有深意。
  母女俩人来到汤书记家里,开门的是他家的保姆。
  从夫人说明来意,保姆道:“你们等一下。”
  砰!
  门又关上了,母女俩人心里一紧,熬了大约五六分钟,保姆才出来开门。“进来吧!”
  见到汤书记,汤书记坐在宽大的沙发上,目光扫了眼这对母女,“有事吗?”
  从夫人道:“汤书记,我家彤彤今天从老家回来,在老宅里找到这个,不知道汤书记喜不喜欢。”
  从彤立刻拿出那幅字,她当然不知道这玩艺就是顾秋弄出来的,如果知道的话,从彤哪里敢来?
  打开这幅字,上面的书法,果然是龙飞凤舞,灵蛇穿梭。郑之秋先生的字,不拘一格,有着自己的风格,少有人能模仿。正因为他放荡不羁的个性,被人称之为郑疯子。
  汤书记看在眼里,见是郑之秋的真迹,心里暗暗震惊。
  好字!果然是好字!
  真没想到从家的宝贝还真不少,汤书记不露声色,“你们先回去吧,清者自清,浊者自浊,难道你们自己都对从政军都没有信心吗?”
  从彤听出了话里的弦机,忙暗示了老妈,“那就打扰汤书记了。”
  走到门口,听到汤书记道:“把你们那些烟酒带回去,别搞这一套。影响不好。”
  烟酒带回去,意味着这幅字他就笑纳了。
  从彤一付很老实的模样,接过保姆手中的烟酒,匆匆而退。
  汤书记拿了那幅字,来到二楼书房。

  越看,越是爱不释手。
  但他又不敢确定,这是不是郑疯子的真迹。不过怎么说,这字,写得真漂亮。挂在书房里也风雅。
  铃--!!!!!
  电话响起,汤书记立刻走过去,“喂!”
  “立业同志,是我!老左。”
  “哦,左部长,您好,您好!”

  左部长说话,总是慢吞吞的,一点都不急,只听到他缓缓道:“从政军同志到底是怎么回事?有进展吗?”
  汤书记道:“暂时没什么进展。”
  “算了吧,多大的事?闹大了,影响不好。”
  “我知道了,知道了,请左部长放心。”
  挂了电话,汤书记吁了口气,从政军跟左部长没什么交情啊?怎么连左部长都给他说情了?看来这事还真不能再查下去。
  汤洋回来了,推开书房的门,看到老爸站在那里欣赏什么东西,便走过来道:“爸,是不是又淘到什么宝贝了?”
  目光落在那幅《破阵子》的字画上,汤洋对这些根本就不感冒,现在的年轻人嘛,有几个喜欢毛笔字的?毛笔字这玩艺,讲究的是个功底,天赋,让他们练这个,还不如杀了他们。

  在国外这几年,别的没学会,洋妞倒是搞了不少,也算是为国争光了吧!
  不过字的好坏,只要是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
  汤洋问,“老爸,这是哪来的?”
  汤书记一脸喜色,“杜书记马上就要过生日了,你看这份礼物怎么样?”
  汤洋根本就不懂,只好含糊其词,“不错,写得很有风范。”

  汤书记满意的点着头,“这幅作品,可是当代最有名的书法家郑之秋的真迹。”
  汤洋冒出一句,“郑之秋是谁?”
  汤书记的脸立刻就绿了,气得个半死。
  搞半天,是对牛弹琴。
  顾秋回到家里,接到从彤的电话,说东西已经送到汤书记手中,看得出来他很喜欢。顾秋问她,上次那只盘龙玉瓶送给左部长没有?
  从彤说送了,顾秋道:“那就放心吧!静下心来等消息。”
  陈燕从浴室里出来,用毛巾擦着头发,“都搞定了?”
  顾秋道:“谈不上搞定,尽力而为吧!正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如果还不行,那就没折了。”
  陈燕把头靠过来,“帮我吹一下头发。”
  顾秋接过吹风,“这么急干嘛?你不多坐一会?”
  陈燕道:“都十一点多了,还坐?”
  顾秋明白了,看着陈燕极为暧昧地笑了起来。
  这两天顾秋不在,她可是吃不饱,睡不好,心里总是在担心什么。如今看到顾秋,心才安定下来。
  顾秋给她吹头发的时候,陈燕问,“你就用这幅假的字画去骗汤书记,万一被识破了怎么办?”
  顾秋道:“你别以为汤书记很懂书法,他的字充其量就是一个初中生水平。只不过附庸风雅罢了。我猜其真正原因,还应该是投其所好,博取领导的好感。”
  汤书记对书法的见解,与那些原本对英文一窍不通的明星一样,为了应酬或去国外发展,不得不临时恶补英语知识。
  南川市并没有兴起这股书法风暴,只不过杜书记上位后,他是一个书法爱好者,不管哪里有好的书法作品,他总喜欢借来欣赏一番。
  一些人为了博得领导好感,也假模假样,练起了书法,汤书记正是其中之一。
  以顾秋对书法的了解,见过汤书记的字后,明白这是一种投机取巧的速成捷径,这充分说明汤书记练字,只不过是近几年的光景。
  陈燕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望着他,她倒是觉得顾秋越来越高深莫测了。很多的事情,他比一般人看得更清楚。
  以前她还不相信,后面自己在路边摊碰到何县长,对顾秋的分析,完全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书法这种东西,也得看是什么身份。如果一个小小的科员,成天拿着毛笔练字,那就是不务正业。到了杜书记这个级别,空暇之余练练字,那就是陶冶情趣。
  陈燕理了理头发,“差不多了,睡吧?”
  这两天,顾秋也跑累了。

  收到陈燕发来的信号,顾秋喜滋滋的跟进卧室。
  陈燕脱了衣服上床,对顾秋道:“我想跟你说个事。”
  “什么事?”
  “我还是搬出去吧!现在招商办有房子住。”

  “为什么?我们这样不是挺好吗?”
  陈燕摇头道,“俗话说,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们的事情总会有人知道的。”
  “知道又怎么啦?你不是已经离婚了吗?”
  陈燕幽幽地叹了口气,“你真不怕从彤知道我们两个的关系?再说,万一这事传开了,影响不好。尤其是对你!与其这么被动,干嘛不早做准备?我们分开住,如果想见面了,还不是同样可以在一起?”

  顾秋搂着她,“这样我会很不习惯的。”
  “我也是!但是理智告诉我,我们必须分开。”
  陈燕说得对,其实这个问题,顾秋也考虑到了,万一家里知道自己跟陈燕同丨居丨,后果很严重。要是现在趁早分开,两个人想在一起的时候见面,就可以避免很多问题。
  在顾秋去省城的这两天,陈燕一个人过得很不自在,她在床上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正因为如此,她才考虑到,如果有朝一日,顾秋离开了自己,该怎么办?
  现在安平的形式这么复杂,她不希望有人利用这个做文章,一旦传扬出去,害了自己也害了顾秋。
  谣言猛如虎也。

  顾秋道:“让我再考虑一下。”
  陈燕躺下去,“睡吧!已经很晚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