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47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打量着对方,四十上下,穿着也还蛮贵气,手指上的金戒指,足有三十几克。对方又说了句,“能不能借你这幅字给我看看?”
  顾秋道:“可以!”
  胖男子欣喜若狂,说了声谢谢,接过顾秋手里的东西,在桌上铺开。
  “好,真妙!真是一件宝贝。小兄弟,你这东西卖不卖?”

  顾秋道:“对不起,这是一幅赝品,不卖的。”
  谁知道对方很固执,“我知道是赝品,可我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的赝品,而且我找郑老先的作品很多年了,他的真迹可是千金难买。没关系,你说多少钱?我要了。”
  顾秋说,“抱歉,真不能卖,我还指望着拿它去救人呢?”
  左晓静本来准备回屋里去的,听到顾秋这句话,她又折回来。“你说什么?”
  顾秋说,“我说不能卖。”

  “不是,你后面那一句。”
  “我还指望拿它去救人,怎么啦?”
  “救人?救什么人?”左晓静似乎很感兴趣,挖根究底地问。
  顾秋道:“算了,反正张老也不愿意帮忙,说什么也没用,我还是再去想办法吧。”

  说完,他又要走。
  那胖男子挡住他,“别啊,小兄弟,我跟你说真的,你把它卖给我吧!多少钱无所谓的。三千?三千怎么样?不行就五千!”
  顾秋被他缠着,有些恼火,“你这人怎么回事?都说了不卖,还凑什么热闹。卖给你,我拿什么去救人?真是胡搅蛮缠。”
  额!
  发火了?
  胖男子见顾秋真的生气了,只得放开。
  顾秋对吴承耀道:“我们走!”

  “等一下!”
  不知什么时候,那位张老先生又从屋里出来,“小伙子,你跟我进来一下。”
  顾秋望了眼谭志方,谭志方推了推他,“快点,说不定这是机会。”
  吴承耀也点点头,建议顾秋进去。
  左晓静在那里笑,“快去啊,好不容易让我外公答应,你还愣着干嘛?”
  顾秋来到张老先生的工作室,老先生坐在那里喝茶,“能不能告诉我,你拿它怎么去救人?”

  老先生的态度,明显好转许多。
  顾秋心道,我如果不说,他势必不肯帮我。我要是说了,又怕这事情传出去,影响不好,该怎么办?还是半真半假的说吧,他帮不帮,就看天意了。
  迎着老先生的目光,“是这样的,张老。我一个朋友的爸爸因为一些工作上的事情,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污告,现在已经被纪委带走,好多天了,毫无半点消息。我朋友万般无奈,就想通过这种方式打通一下关系,看看能不能见到她爸爸一面。”
  “糊涂!”张老说了一句,“靠这个就能打通关系?真要是那样,他们纪委的工作也不要做了。”
  顾秋道:“这也是无奈之举,下下策而已。再说,这本来就是一件赝品,值不了几个钱,算不上行贿。我朋友并不希望纪委能够偏袒,大事化小,但她还是希望纪委能够秉公办事,不偏不倚就行。因为她相信自己的爸爸是清白的。”
  老先生放下杯子,“这世道啊!都让这些人弄得乌烟瘴气的。好吧,你把东西留下,二天后来取!”
  顾秋一听,立刻欣喜道:“真的?那就太谢谢张老了。”
  “不用谢,我也不过是看在你助人心切,破例帮你一回。”
  顾秋道:“那费用该怎么算?”

  张老闻言作色,“你把我当什么人?既然是帮你,自然分文不取!如果我收了你的钱,岂不是让人笑话,我一个老头子,连你一个黄毛小子都不如?放下东西,你走吧!”
  左晓静在旁边笑了,“我外公都答应了,让你走还不走?走吧,走吧!”
  顾秋又谢谢了一番,这才放下东西,匆匆离开。
  晚上,三个老同学聚在一起吃饭。
  吴承耀道:“这个张老还真是个怪人,要么就不帮忙,帮忙又不收钱,他这生意是怎么做的?”
  谭志方道:“这个你们就不懂了,我师父属于奇人异士那种。别看他一把年纪,是是非非心里清楚得很。”
  谭志方端起杯子,“其实今天这事,还多亏了左晓静,要不是她在师父面前说好话,事情就没这么顺利罗。”

  顾秋道:“不管怎么说,辛苦两位了,来,我敬你们一杯酒。”
  喝了这杯酒,吴承耀又发挥了记者的特强,“那个左晓静是什么人?我看她对书画挺在行的。”
  谭志方开起了玩笑,“你不会看上她了吧?人家还是大二的学生,手下留情吧!”
  “切!分明就是你喜欢人家,瞎子都看得出来。”

  谭志方老脸一红,“能不揭人家短么?”
  顾秋看着两人斗嘴,这两家伙只要在一起,从来都没消停过。吴承耀道:“不过据我以记者的眼光来看,志方,你恐怕是单相思一场。左晓静这女孩子的确很可爱,但长大以后,绝对看不上你的。”
  “草,有你这么打击人吗?我们还是不是兄弟?”
  吴承耀道:“我这是在帮你,别陷入太深。这丫头,精得很。”

  “丫的,你什么时候学会看相了?”谭志方挺不服气的。
  顾秋道:“别闹了行不?喝酒!”
  两人停下来,端起酒杯喝酒。
  顾秋心道:“这个左晓静,对书画方面的知识如此渊博,看来也非等闲之辈。”想到自己在南阳省,没有任何助力,顾秋又有些心事重重。
  从政军事件,很可能激发两大势力之间的争斗。如果说以前是暗斗,现在多半会明斗。何县长已经按耐不住了,正蠢蠢欲动。
  顾秋吩咐两人,字画的事,绝对不可以告诉任何人。

  在省城呆了二天,张老已经把顾秋的字裱好。
  顾秋接在手里,感激万千,给张老钱,他坚决不受。顾秋只得谢过张老,别了吴承耀和谭志方,连夜赶回县城。
  此番回来,比预定的时间,又早了一天。
  从彤此刻已经焦急如焚,见到顾秋,忍不住扑进他怀里痛哭起来。顾秋安慰了好一阵,她才止住哭泣,抹了泪水。
  “你最好是今天晚上送过去,汤书记应该在家的。”

  从彤哪知道这是什么?抱在怀里,“这是什么?”
  顾秋道:“一幅前辈的字,我猜汤书记肯定喜欢。”
  从彤很快就明白了他的用意,“行吗?”
  “行不行,试试总不会有害,叫你妈妈一起去。”顾秋是担心她不够份量,从彤点点头,“好吧!我这就回去。”
  从夫人这几天可憔悴了许多,脸上明显少了往日里那种冷漠,多了一丝忧郁与消沉。从彤回来,她立刻迎上去,“彤彤,怎么样了?”

  见从彤抱回来一个长方体的盒子,“这是什么?”
  从彤道:“打开看看!”
  将盒子打开,拿出顾秋写的那幅字。
  “好漂亮的书法!彤彤,这是哪来的?”
  从夫人虽然傲慢,但毕竟是书香门第出身,对书画也有些见闻。眼前这幅破阵子,让她欣喜不已。
  “这是顾秋花了两天时间,日夜兼程,从老家拿来的,希望能帮得上忙。”

  从夫人脸上闪过一丝复杂的表情,她一直反对从彤与顾秋谈恋爱,没想到关键时候,还是顾秋肯帮忙。她也去求过谢家,谢毕升只应着好说,好说,却不行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