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46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敢打赌,如果不是太专业的人士,或者没有见过郑之秋破阵子真迹的人,绝对分辩不出来。
  左晓静漫不经心地道:“是--赝品!只不过此人模仿得有八分象,估计他是见过郑之秋的真迹了。”
  顾秋大惊,这个左晓静不简单。
  吴承耀道:“即使是赝品也不错,还能有八分象,放到市面上,好歹也值几千块吧!”
  谭志方泄气了,“那倒是,给一些不懂行,又故爱附庸风雅的人,的确是个宝物。只是在行家眼里,它就不值钱了。”
  谭志方看着顾秋,“你这是哪来的?会不会被人骗了?”
  顾秋倒是好奇,目光瞟过左晓静,“我对这个也不太懂,可这书画,却是珍藏了好多年的宝贝,看着漂亮,我就把它拿出来装裱一下,挂在书房里装装雅气。”
  “俗!”左晓静吐了一句。
  说完,她就要进里间而去,顾秋心道,既然她如此熟悉郑之秋的书法,我不仿问问她,她是怎么看出来的?
  顾秋喊了句,“左小姐,等一下。”
  左晓静头也没回,“拿回去吧,这样的赝品,我外公是不会帮你装裱的。”
  顾秋道:“没有,我只是想请教一下左小姐,你是怎么看出来这是赝品?”
  谭志方对此道,本来就十分好奇,他跑过去,“是啊,左晓静,以我这们的阅历都看不出来,你就教教我们吧!”
  或许是这句马屁拍得响,左晓静笑了下,“行,那我就让你们见识见识。”

  到底是年轻人,有时故意卖弄一下,倒也在情理之中。
  左晓静走过来,铺开顾秋写的破阵子。
  “谭志方,你过来。”
  谭志方乖乖的走过去,左晓静道:“你说这字画是真的,其实不然。你看这墨,虽然采用的是市场上上好的油墨,但却不是郑之秋先生的专用墨。而且现在市场上的墨,多半掺假,成色远不如十几年前,此人故意用这种色泽光艳的浓墨临摹,显然是想骗取那些故庸风雅的人的眼光,因为他们不懂,看到这浓墨黑厚亮泽,以假象取人,觉得这一定是好东西。”
  “从着墨来看,很有可能也不是这个原因,或许此人在临摹之际,找不到郑老先生喜欢的那种墨,只好这市面上最好的墨来取代。如果是这样,他很可能在赶时间,完成这幅作品。”
  “哦!这你都能看出来?”
  谭志方已经佩服得五体投地。顾秋也是暗暗心惊,这位左小姐果然不得了,年纪轻轻,连这个都看得出来。
  左晓静脸上闪过一丝得意,俯身闻了下,“墨香清晰,没有半点陈旧之色,显然是最近新作的,不可能是十几年前的作品。”
  谭志方闻了闻,有些疑惑。
  左晓静道:“你没见过郑老先生的真作,是闻不出来的。”
  她指着这幅作品,“其实还有几个最大的疑点,完全可以断定此作品为赝品。”
  “那几点?”谭志方问。

  左晓静道:“第一,八百里分麾下炙的这个分,形到意不到,这一捺还要翘一点。第二,整幅作品的最后,可怜白发生的生字最后收笔的时候,这里应该有一小处空白,而这里没有。第三,落款上面,有问题,郑老先生的所有作品,写年庚的时候,都是写岁在某某,而这里不是。”
  谭志方惊讶地望着她,感觉到不可思议。
  顾秋更是觉得奇怪,这个左晓静真的不得了。
  她居然把自己的几个缺陷,全部都指出来了。其中二处,是自己故意露的破绽。还有一处,是谁也做不到的,除非是复印机。
  谭志方问,“为什么生字最后一笔,会有一处空白?”

  左晓静笑了起来,笑容里,充满着自信和年轻人的得意。“据说嘛,当初郑老先生在写到这个生字收笔的时候,突然飞来一只蚊子。他收势不住,把蚊子就压在笔下了。等墨迹一干,蚊子掉落,这里就留下一处空白,虽然小,却很有意思。生字的收笔处,空出来一只蚊子的形状,这个标志应该是仅无绝有的,别人就是想模仿也模仿不出来。”
  高,果然是高!
  左晓静的一番话,令三人都傻眼了。
  顾秋却在心里暗自震惊,难道左晓静见过师父的真迹?否则她又怎么可能说得这么清楚?师父的真迹,可是遗失很多年了啊!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留着白胡子的老者走进来,“静儿,你们在嘀咕什么?”
  “外公!”
  “师父!”
  左晓静跑过去,有点撒娇的味道。
  谭志方也马上打招呼。
  顾秋和吴承耀闻声望去,这位老人家怕有六七十岁,头发和胡子都白了。不过看他走路却非常稳健,精神矍烁。
  既然谭志方称他为师父,想必他就是省城有名的书画装裱大师张老先生了。
  顾秋走过去,“张老好!”
  老先生打量了他一眼,点点头,也没说话。
  吴承耀同样喊了声,老先生来到顾秋的那幅字跟前,“你们就是为了这个在嘀咕?”
  左晓静道:“外公,这是一副赝品,不过模仿的水平很高,有八分像,如果不是专业人士,绝对看不出来。”
  老先生的目光在作品上停留了会,“赝品就是赝品,永远都成不了真的。”
  顾秋道:“能不能请老先生帮个忙?价格上面……”
  哪知道老先生伸手一挥,打断了顾秋的话。“对不起,你找错人了。另请高明吧!”说完就走,根本不理会任何人。

  谭志方推了顾秋一下,摇头示意。
  这位老人家还真怪了,给钱都不作生意?那他开店干嘛?
  左晓静可能觉得外公这样说话,让人难以接受,她解释道:“对不起,我外公平生最讨厌假的东西,所以这装裱呢,非真迹不裱。你还是拿回去吧!”
  顾秋在心里道:“真不知道这位老先生开店,是为了赚钱?还是为了自己的爱好?在书画一条街,他这个位置好,门面大,偏偏耍个性,唉!”

  吴承耀道:“算了吧,要不去别家看看?”
  如果去别家,顾秋还不放心,否则他就得回楚河县去。只是楚河县相隔几千里,这么远,时间上也赶不及。
  谭志方道:“师父他就是个怪脾气,说不裱就不裱,钱再多也没用。”
  左晓静道:“的确如此,他就是怕假的东西流入市场,以假弄真,欺骗了收藏爱好者,破坏真迹在世人心目中的形象。”
  吴承耀道:“如果不流入市场呢?只做为个人爱好收藏起来行不?”
  谭志方摇头,“话虽然这么说,可万一有人起了心思,谁有保证他以后不流入市场?再说几十年,几百年之后的事,谁都难料。”

  顾秋心道,我只想找一个好一点的装裱师傅,没想到这么麻烦。他叹了口气,收起作品,“走吧!”
  和吴承耀出门,一名中年胖男子匆匆而来,跟顾秋撞在一起。顾秋手里的东西掉在地上,散开了。
  “对不起--”顾秋道了声歉,弯腰去捡那幅字。
  对方咦了声,等等!

  “这位小兄弟,你手里的东西能不能借我看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