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1012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廖燕北说道:“不是有多大,而是基本上可以肯定就是他干的……遗憾的是不抓到凶手就没法指证他。
  我们已经把车辆的型号特征发到了各分局,目前希望能找到两部参与作案的车……不过,奇怪的是院子里还有一辆切诺基轿车显然不是陆涛的。
  吴淼让人查了车牌,你猜怎么着?竟然是一辆被盗的车辆,并且是在案发前几个小时之内被盗走的,地点在燕山路的一个停车场……
  更奇怪的是,我们的人在附近一个村庄了解情况的时候,那里的一个村民说他家的一辆陈旧桑塔纳轿车昨天晚上丢失了,目前还不清楚跟本案有没有联系……”
  范昌明说道:“如果这两切诺基是案犯丢下的,那说明另外两部车也有可能是偷来的……”
  廖燕北点点头说道:“不排除这种可能性,罪犯死伤了两个人,有可能丢下一辆车,我已经通知四分局在燕山路停车场一带展开调查……”
  范昌明问道:“罪犯使用的凶器搞清楚没有?”
  廖燕北点点头说道:“五四制式手枪,一枪毙命……这一枪甚至有可能是在陆涛偷袭的时候仓促开枪的,证明罪犯很专业……目前现场还没有完全勘验完毕,后面也许还会有其他的线索……”
  范昌明叹口气道:“如果真是孙维林指使人干的,他找的肯定不是一般的罪犯,我对短时间之内破案不报多大的希望……你通知吴传普,让他集中精力做好拘留孙维林的准备,但愿周琴这两天就能跟我们联系……”
  廖燕北点点头,说道:“问题是我们要拘留孙维林的话,没法绕过廖声远,他要是不同意呢?”
  范昌明说道:“只要吴传普那边把孙维林非法挪用银行资金炒股的证据敲定的话,廖声远也没什么可说的。
  我也不怕孙淦知道,反正,我们的目的就是打草惊蛇,只要把孙维林关他十天半个月,孙淦只能自己出手了,就算孙淦沉得住气,孙维林也不一定能扛得住……”
  廖燕北犹豫道:“但你也要做好思想准备,你的压力也不会小,像孙维林这种人,挪用点银行的贷款也算不上十恶不赦的罪名,何况,他的公司还是民营性质……”
  范昌明说道:“所以,我们鼻祖在他被拘留的这段时间内找到突破口,眼下突破方向除了周琴的录音材料之外,陆涛的案子也给我们提供了机会,只要孙维林粘上一点就别想出来了……”
  廖燕北说道:“周琴的手机突然关机有点不正常,这女人善变,可别把我们耍了,如果他知道陆涛被人杀了,说不定会长期躲起来呢。”
  范昌明说道:“确实有点冒险,但我的第六感觉和经验都告诉我,值得我们赌一把,再说,我们也不完全是赌博,起码孙维林挪用资金是事实,关他几天孙淦也只能吃个哑巴亏……”

  说完,打了一个哈欠说道:“你去安排一下,我眯一会儿……”
  陆战林晚上接到陆涛的电话之后,并没有开自己的车去一笑亭农庄,而是在距离他藏身处不远的燕山路一个临时停车场里偷了一辆切诺基越野车。
  反正对他来说,街上停着的所有车都跟他自己的一样,想开走哪辆就开走哪辆,用几个小时也就扔掉了,丨警丨察永远也抓不到窃贼。
  只是,他没想到丨警丨察竟然找到了切诺基车的失窃地点,并且很快就在那个区域展开了搜索行动,顿时明白自己犯了兔子不吃窝边草的忌讳,早知道再走远一点的地方偷车了。
  虽然这些丨警丨察是冲着谋害陆涛的凶手来的,但如果运气不好的话,自己有可能成为这些丨警丨察的一个副产品。
  即便母亲和范昌明已经达成了协议,但他不相信范昌明会对丨警丨察说遇见自己的时候装作没看见。
  好在马仔的消息来的及时,趁着天色未明,他开着自己那辆陆虎越野车悄悄离开了藏身的地方,四十分钟之后,来到了市郊的一个带着院落的四合院。
  周琴从雁环路派出所逃出来之后一直躲藏在这里,陆战林还专门派了两个马仔来保护她,乍一看见儿子突然出现,周琴吃了一惊,急忙从床上爬起来迎了出来,问道:“这么晚了你来干什么?”

  陆战林脱掉外套,把挂在肩膀上的枪套仍在茶几上,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说道:“燕山路那边现在到处都是丨警丨察……”
  周琴吃惊道:“怎么?难道是抓你的?范昌明这个混蛋……”
  陆战林急忙摆摆手说道:“妈,你别急呀,这些丨警丨察跟我没关系,我只是担心被他们发现……不过,有件事要告诉你,阿涛被人杀了……”
  周琴一愣,脸色一变,失声道:“什么?陆涛被人杀了?谁……谁杀的?你怎么知道?”

  陆战林拉着母亲走下来,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今晚阿涛本来约我在一笑亭农庄见面的,我到那里的时候他已经死了……
  周玉露的兔崽子藏在楼上没被发现,没想到他竟然报了警,还好我跑得快,不然可能被丨警丨察就在半道上截住了……
  不过,我快到一笑亭农庄的时候,有两辆车从农庄里离开,当时我还以为是阿涛的朋友,后来想想,车里面坐着的应该就是凶手……”
  周琴沉思了一会儿,说道:“陆涛这个时候约你见面能有什么好事,该不会他想临死找个垫背的吧,阿林,我告诉你,从现在开始,你哪里也不许去,等我……”
  陆战林打断了周琴的话说道:“妈,不管怎么说,阿涛也是我的兄弟,我总不能看着他被人杀了不管吧,这件事肯定和孙维林有关,他可能已经怀疑你和范昌明做交易的事情了……他杀别人我不管,可阿涛不能白死,我要让他偿命……”
  周琴一听,挥手就给了陆战林一个耳光,站起身来用手指头点着他的脑袋厉声道:“你这个蠢货,难道就一点都不理解我的苦心吗?
  老娘这里就差点给范昌明脱裤子了,连你爸留下的遗产都不要了,你竟然还想着杀人,陆涛跟你算什么兄弟?在他眼里你不过是一个司机,一个杂种,你还以为他把你当兄弟吗?他只不过是想利用你做他的杀手。
  再说,陆涛即便是你亲兄弟,眼下也不是报仇的时候,哼,他这种人早晚要死,死了更好,只有他知道你还躲在本市,今后就再不用担心他出卖你了。
  阿林,我告诉你,你要是再不听我的话,还出去杀人放火的话,我就……就先死在你面前,省的到时候还要去给你收尸……”说完,呜呜咽咽抽泣起来。
  陆战林从小就屈服于母亲的淫威,尽管挨了一个耳光,可丝毫都不敢发脾气你,反而搂着母亲的肩膀说道:“妈,我这不就是说说嘛……再说,我现在也搞不清楚是谁杀了阿涛……”
  日期:2017-08-17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