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1011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范昌明说道:“这么多钱如果藏在银行,确实不太容易,但如果以现金的形式分别藏在几个小金库里也不是太难的事情。
  何况,我们猜测陆建民被抓之前已经把钱藏在了某几个安全的地方,甚至有可能埋在地下,而你却掌握着这些金库的详细地址……”
  陆鸣听得一颗心砰砰直跳,脸上却是一副滑稽的模样,笑道:“范局长,我不得不佩服你的想象力,如果这座城市的某个地方真的藏着一两百个亿的现金的话,这个消息一旦传出去,恐怕全市的老百姓什么都不干了,非要把这座城市翻个底朝天找到这笔钱不可,你的话不但令人难以置信,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范昌明板着脸说道:“是不是天方夜谭你自己心里很清楚,陆鸣,我现在不是谈你拿没拿这笔钱的问题,而是提醒你悬崖勒马尽快结束这场冒险的游戏,因为,眼看着你就玩不下去了,而且我的耐心可是有限的,也没有时间陪你继续玩下去……”
  陆鸣正色说道:“范局长,其实,我从来没有跟你玩过什么游戏,一直都是你一个人在自己玩,所以,不存在什么悬崖勒马的问题……”
  范昌明的脸色很难看,盯着陆鸣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如果我现在把你收监的话,你自信蒋凝香和你那些亲戚能救得了你?”

  陆鸣脸上也流露出狰狞的神情,小声说道:“你要是违背我们的协议把我收监的话,那我就让你给我母亲偿命……”
  范昌明一掌拍在桌子上,怒道:“陆鸣,你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陆鸣马上站起身来打断了范昌明的话,说道:“范局长,别说是罚酒了,你就是用枪指着我的脑袋,我也拿不出一百个亿,我的资产都在大将军公司,有本事你就去把我的公司查封了……”
  说完,转身就忘外面走,范昌明站起身来大声说道:“陆鸣,小心这笔钱把自己的小命弄丢了……”

  陆鸣站下来,慢慢转过身来说道:“我倒也想劝劝你呢,昨天下午我看见雁环路派出所门口有人朝你开枪,如果有一颗子丨弹丨击中你的话,这句话恐怕先在你身上应验……”
  范昌明楞了一下,气的伸手指着陆鸣喝道:“你……你……这件事是不是跟你有关……”说完就伸手拿起了桌子上的座机。
  陆鸣急忙说道:“我只是凑巧看见了,并且还拍下了一段视频,昨天晚上刚好碰见公丨安丨厅的田厅长,他也看了这段视频,你想往我头上栽赃也没这么容易……”
  范昌明听了陆鸣的话,喘息着慢慢放下了电话,眼睁睁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门外,沮丧地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没想到陆鸣忽然又走了回来,站在门口说道:“范局长,你还欠我几千万块钱呢,我给你十天时间,如果你还赖着不还,就到法院起诉你……”说完,转身逃走了。
  范昌明气的抓起桌子上的茶杯朝着门口砸过去,嘴里骂道:“混账东西……”
  话音刚落,只见廖燕北匆匆走了进来,还伸出脑袋朝外面看看,盯着气急败坏的范昌明说道:“太放肆了……老范,怎么不关他几天?”

  范昌明喘息了一会儿,伸手摸出一支烟,贪恋地吸了几口,最后摆摆手说道:“难道能关的住他吗?田振东说得对,这混蛋确实把我们都摸透了。
  我要是现在抓了他,岂不是授人以口实?到时候所有人都会说我是在打击报复,再说,以什么名义抓他……”
  廖燕北说道:“可他也太嚣张了。”
  范昌明摆摆手说道:“让他在嚣张几天,他越嚣张越容易露出狐狸尾巴……不过,刚才他明显是在试探我,听这小子话里的意思,竟然想用大将军公司那点资产顶账……
  我甚至觉得有那么一阵他对我开出来的条件有点动心,现在已经不用再有任何怀疑了,陆建民的赃款确实在他手里,只是不知道藏在什么地方……”
  说着,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站起身来说道:“对了,这小子竟然一句话点醒了我,如果陆建民的赃款真有上百个亿的话,你算算要装多少卡车。
  如果是藏在某个房间里,不可能藏在地板下或者墙的夹缝中,而是应该像仓库一样堆得满满的。
  即便埋在地下也不是一个小工程,我看这样,你马上组织各分局各派出所,对辖区内的所有住宅、地下室、车库进行地毯式的排查,尤其要注那些长期租赁的房间和库房……”
  廖燕北惊讶道:“那需要多少警力啊……这不是大海捞针吗?再说,如果赃款不是藏在城里,而是藏在乡下,那岂不是白白浪费时间?”
  范昌明说道:“陆建民这种人绝对不会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赃款肯定不会藏在一个地方,藏钱的点越多,被找到的几率就越大,虽然是个笨办法,可也是目前唯一有效的办法……”
  廖燕北还是一脸惊讶的样子。

  范昌明恼怒道:“你这么盯着我干嘛,你以为这是我的心血来潮?实话告诉你,从心理学上来说,陆鸣刚才说了一句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话。
  他说全城老百姓会把这座城市翻个底朝天找到陆建民的赃款,这句话虽然是随便说出来的,可分明是这小子心理上的一种自我暗示。
  钱有可能就藏在城里,起码有一部分会藏在城里……另外,你让吴淼马上去查陆建民有可能隐藏的房产,尤其是陆建岳或者孙维林公司开发的地产尤其要严格排查……”
  廖燕北说道:“王副局长对寻找陆建民赃款的事情一向都很积极,我看在这件事就安排他去吧,我们自己这边都忙的焦头烂额了……”
  范昌明犹豫了一下,点点头说道:“也行,在寻找陆建民赃款这件事情上,倒不用担心王副局长消极怠工……对了,陆涛案发现场有什么发现吗?”

  廖燕北说道:“已经对客厅里地下的其他血迹进行了化验,证明那些血迹不是陆涛的,起码有两个罪犯受伤,甚至有可能已经毙命了……”
  范昌明惊讶道:“陆涛一个残疾人竟然杀的了两个人?他的两个保镖不是死在外面吗?难道当时屋子里还有人?”
  廖燕北说道:“客厅里的两摊血迹里面竟然检验出了剧毒物质,显然,他们有可能是被毒死的。
  我认为罪犯一开始并没有杀陆涛,而是互相交谈过,也许是陆涛趁其不备进行了偷袭,并且用的是带毒的武器。
  刚才我们的人查看了陆涛的轮椅,证明我的猜测是对的,这小子的轮椅上安装有发射毒镖的机关,现场也找到了一枚毒镖。
  显然,他一直早有准备……另外,我们也在院子里找到了相同的血迹,很显然,罪犯把两个伤者或者是死者带走了,应该是担心我们查到他们的身份……”
  范昌明点点头,问道:“你觉得孙维林杀人灭口的可能性有多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