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帮父亲看病,我进了夜总会,那里我学会了很多……》
第92节

作者: 曲惋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负责推小拉车,厨师也就是站在一旁搭把手帮忙扶一下,免得车子一晃这些饭菜撒了做的白瞎了。还好皇宫夜总会的地板铺的平,再加上我巧妙掌控小拉车的技巧,全程除了轮子打了一次转基本无大碍到达禁区门口,我刻意停下来等待厨师去摁密码开门。
  我也趁机偷偷记下电子锁的密码。
  果然,我没有被怀疑到。
  厨师走在前面,我在后面,临迈进禁区那扇门的时候,我示意芍药赶紧跟上我,她的胆子很小,不敢离我太近,眼看着外门要关上,我赶紧把兜里的工牌掏出来仍在门缝那卡住它,没想到没等来芍药跟上来,反而引发了门上的报警器。
  门上的报警器嘟嘟的叫个不停,吓我一大跳。

  厨师听到后赶紧回来查看我的情况并问道:“小伙子怎么了?”
  还好芍药机灵,在厨师转身回头的那一刻,她提前闪到一边躲开了厨师的视线。
  我故意装出一无所知的模样道:“不知道啊,这门怎么叫起来了?”
  “是不是坏了?”厨师上前检查门是否存在异样,透过门缝,我赶紧用手指头对芍药比划了六个数字,匆匆忙吗,能不能看明白就看你的造化了。这时,厨师也发现了我仍在门缝那的工牌捡起来递给我道:“咳,小伙子你工牌掉了。”
  我故意装出一副恍然的样子接过来道挂在胸前:“怪不得呢。”
  厨师善意地提醒我道:“这东西你可得收好了,要是弄丢的话有你好受的。”
  “是是是,谢谢师傅。”我连连点头道。
  忽然,我身后传来一阵冷淡的呵斥声道:“怎么回事?”
  这会我还背对禁区,故意装出一副别工牌的样子,厨师先一步解释道:“没事没事,送饭的。”
  “别墨迹,快点的,兄弟们都饿坏了。”那人直奔拉车上的木桶看去道,“吆,今天伙食不错嘛,有我喜欢的糖醋排骨。”
  厨师好像本身就是一位好善之人,连连应道:“不要着急,量多,管够。”
  那人呵呵乐起来,他似乎看出我行为有异样,好奇地打量我问道:“他是谁?几组的?”
  这可把我问住了,我还真不知道自己是几组的,正想着蒙一个数字,厨师先一步替我解围道:“他是甲四十四,三组的,今晚店里不是来了贵客嘛,我那却送饭的人手,为了不耽误兄弟们的饭点,我就临时把这小伙子抓来给我充当劳力了,刚才那门上的报警器是不小心没关严实弄的,不好意思,给这位小哥添麻烦了。”

  “哦,原来是三组的,行了行了,快点进来吧。”那人不耐烦地摆摆手道。
  从始至终我都没敢抬头看他,生怕他跟那个黑皮鞋是同为一组,那样我就露馅了。但听他那话里话外的意思似乎并不认识我,我这才敢瞟了他一眼他的工牌号甲十二号,我简单的判断了一下,既然厨师说我是三组,那他们应该是二十人为一组,也就是说他是一组的,而且厨师对他的称呼也格外客气,我赶紧喊了一句叫了一声哥。
  没想到我这声哥喊的非但没有换来对方的满意,反而似是惹到了他,本来面无表情的脸突然多了一抹冷厉道:“不知道规矩吗?”
  这可把我说蒙了,喊你一声哥还有错了?
  就连厨师也批评我道:“你也不是新人了,怎么连这点规矩都不懂?同部门之间的同事必须叫工牌号。”
  窝草,谁知道你这定辣么多规矩,这下连厨师都不替我说话了。
  我赶紧低下头装出一副准备接受批评的样子,但眼看着甲十二号看我的眼神越来越冷厉,我顿感不妙,刚平静下来的心又开始忐忑起来。

  还不是以为多叫一声哥好办事,这可好画蛇添足,还平白无故地给自己惹了事。
  甲十二号从上到下从外到里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遍,最终还是没有为难我,只不过语气有些冷淡道:“今天就先放你一马,如果你下次还再犯,定不轻饶你。”
  “是,我知道了!”我低着头连忙应道。
  “进来吧!”
  甲十二号撂下这句话就径自向里面走去,态度傲慢,目中无人,工牌号还比我高,我倒是想直接叫你工牌号呢,可我哪敢啊,他一个冷冽的眼神就能把我冰冻的骨头都感觉不到了。

  “走吧走吧。”
  这下我可不敢乱说话了,老老实实地跟在厨师后面。由于刚才多次发生小风波,我都没有来得及观察这禁区里面的情况。刚才我们进的电子锁门只是外门,再往里面走几步还有一扇铁门,门上挂了一把带点锈迹的大锁,再加上这里经常有人进进出出,所以我猜测这扇门也就是个摆设,已经许久没有被人打开个过了。
  可好端端的地方,为什么还要上锁呢?
  我一边紧紧跟在厨师后面,一边往铁门后面瞄,里面比较黑,仅有少许亮光,根本看不清楚东西。厨师知道这里灯光太暗,善意地提醒我要小心。也不知道他是在关心我,还是在关心我手底下推的饭菜。就刚才我差点被甲十二号的时候,我看那厨师的脸都绿了,生怕我给他招惹麻烦。
  虚情假意,我算是看透了。
  有些事情看破不说破,我还是用刚才一开始见他的态度应道:“好的。”

  穿过铁门后,我们大概走了半分钟的路程到达灯火通明的地方,远远看去应该是休息区,那里一共坐了十二个人,甲十二号也在里面,突然画风突变,甲十二号像是换了个人似的开始对其他十一个人献起殷勤来,又是往那些人面前放餐盘,又是给人递饮料,不忍直视。
  我呵呵一笑,原来是个吃轮怕硬的种。
  “送饭的,来来来,赶紧过来。”甲十二号张罗完以后连忙向我招手,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只得乖乖地加快脚步将饭菜推到他面前,本想好意为他们盛菜,却换来甲十二号恶狠狠的剜了一眼。
  我看到甲十二号身边这人的工牌号甲一号,原来是他们的老大,难怪他这么殷勤。甲十二瞪我也是因为我抢了他献殷勤讨人喜的机会,我顿感一阵无语,赶紧将汤勺递给他,你来你来!
  我也乐得省事,安静地站在一边看着甲十二一脸谄笑地为那十个人盛饭菜。我也只是简单了扫了一遍这十个人,他们的工牌依次排到甲十一,原来甲十二是最小的。他们端坐在餐桌前也不互相说话,餐盘里有了饭菜也不吃,就这么干坐着,整的挺像那么一回事似的,还不是都在盯着坐在最头上甲一的动静。

  就在甲十二为他们盛饭菜的功夫,那个厨师竟然提前跑了,眼看着他满脸挂笑地凑到甲一身边一边指着我一边说道:“我厨房里还有点事,一会儿这些东西让那个小伙子送回去就行。”
  窝草,直接当我面抛弃我,你做人不厚道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