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事情根本不曾经历过》
第180节

作者: 假贾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师父那么年轻,气宇轩昂,发色浓黑,和大师兄站一起,人家也觉得这不象师徒,更象师兄弟。
  这位苏老先生看着已经是行将就木的人了……就算是比师父大几岁,也不至老成这样吧?
  “他是普通人?”晓冬也只能想到这个解释了。
  “他也曾经是修道之人。”莫辰的声音在风里听起来依然坚定而清晰:“我也是听师父说的,这位苏老先生当年也是被人交口称赞的好苗子,但因为魔道中人暗算,一身根骨尽废,现在身子连寻常人都不如。不过他虽然成了废人,却没有象有些人似的破罐子破摔,就此沉沦放弃了这条路,反而因为博闻广记,过目不忘,在诛魔之战时也出了不少力,到现在也十分令人敬重。”
  “原来是这样……那刚才苏老先生说见完了这一次未必有下次,是他……”
  莫辰沉默了片刻,轻声说:“他寿数将尽了。”

  晓冬也跟着沉默了。
  “大师兄,那……苏老先生真能从我刚才学的那两下子里看出什么端倪来?”
  “我想他是看出来了。”那封信被莫辰郑重的收好,带回去给师父看。苏老先生倘若没有把握,压根儿也不会只凭臆测就落笔写信让他带给师父。
  他至少也有七八成的把握。
  之所以没有当面说与他们两人,不是因为他拿不准,应该是因为苏老先生觉得事关重大吧?
  离得老远就看见姜樊了。
  他站在门前挂的灯笼下面,裹着厚厚的大氅,头上和肩上都落了雪,远远看去象个石墩子一样。

  看见莫辰的身影,姜樊眼前一亮,连忙迎了上来。
  “大师兄。”看着被他背着的晓冬,姜樊脚下一绊:“小师弟这是怎么了?”
  莫辰知道他误会了,低声解释:“不要紧,是睡着了。”
  刚背上的时候两人说了一会儿话,但晓冬从昨晚到现在一直焦虑不安,被莫辰背着,心里特别安生踏实,走了没多远他就睡着了。
  姜樊这才松了口气。

  “那就让小师弟睡吧,想必从昨天到现在他心里都难受着呢。”能踏实睡一觉也好。
  “你怎么到门外来了?出了事?”
  姜樊摇头:“没事。就是……师父和纪真人出去了,师兄你带着小师弟也出去了,连师姐和翟师弟也出去了,我在屋里待着也不踏实,就到门外头来迎一迎。”
  “玲珑他们也出去了?他们去哪儿了?”

  姜樊苦着脸:“我也不知道啊。师父不在,师兄你也不在,她就是最大的,我哪里拦得住她。就是翟师弟也劝不了,所以跟着一起去了。”
  老实说,有翟文晖跟着倒还能让人放心点儿,毕竟翟文晖稳重,比玲珑强多了。玲珑遇事儿总冲动,做什么事儿之前不会先想后果,有翟文晖把把舵,也省得她惹祸。
  话是这么说,可还是让人不放心。
  莫辰把晓冬送回屋去,李复林和纪筝还没有回来,晚饭烧好了也没有人有心思吃,姜樊平时饭量挺大,这会儿也只吃了一张饼,喝了一碗汤。其他人也吃的很少。
  外头天早就黑透了,只听着风声越来越紧,吹得人心里直发慌。
  “怎么还没回来……”姜樊在屋里坐不住,还想到门口去等着,还是莫辰把他拦下来了。

  “外头那么冷,你就安生待在屋里吧。今天你同其他人说过什么?对了,于师弟的后事,师父有什么交待?”
  姜樊坐下来灌了两口茶,定定神才说:“师父说,想把于师弟带回回流山安葬。”
  这是理所应当的。这里虽然是师父的老宅,可是从师父这么些年提都不提就能看出来,师父已经不把这儿当老家了。这回如果不是因为要离开回流山要找个暂时落脚的地方,又有宋城主要卸任这件事,师父也不会带他们到这儿来。
  来是来了,说的还是暂住,只看师父都没心思打理这宅子,只让他们收拾出一小块地方够住下就知道,他们不会在这儿久住下去,也许一年,也许两年,他们总要离开这里的。于师弟如果安葬在这里,将来其他人都走了,只有他孤零零的埋在这里,显然不妥。
  “今天没顾上,明天我就去置办棺椁,先将于师弟入殓了……现在天气冷,暂时在后院多停放些日子也成……”

  但是终究不能久放,等他们回去的时候,也不好千里迢迢的带着棺材赶路。如果师父一定要带于师弟回去,将尸身火化了带回去安葬也一样。
  “嗯,你回头带人把于师弟的东西收拾一下。”
  莫辰话里的意思姜樊明白,于师弟就这么没了,总得让他齐齐整整体体面面的走,入殓的时候得给他换身好衣裳装裹,他平时有什么喜欢的舍不得的东西,也给他一并带着。
  有句话莫辰不说,姜樊也想得到。
  于师弟被人所害,死不瞑目。不管是一年,两年,他们一定要报这个仇,才能告慰他在天之灵。
  “也不知道师父去了哪儿……”姜樊还是放心不下:“纪真人这个脾气啊,够师父操心的。”

  还有玲珑师姐,也让人放心不下。
  难道是回流山风水不好?女人一个比一个厉害暴躁,阴盛阳衰啊这是。
  晓冬睡的迷迷糊糊的,能听见隐隐约约的人声。
  师兄的声音?
  即使人没清醒,他也绝不会错认这个。
  “……要不我出去找找?”

  找谁?
  晓冬觉得自己象是沉在水底,动弹不了,水面的光亮离他那么远。
  好一会儿他才费力的睁开了眼睛,身上各处都酸乏的厉害。
  屋里点着灯,晓冬翻身坐了起来,一时想不起来这是什么时辰。

  莫辰走过来,掀开帐子,递了一盏温水给他。
  晓冬捧着水盏小口小口的把水喝完。
  “还要吗?”
  晓冬摇了摇头:“现在什么时候了?”

  “快到戌时了。”
  晓冬还记得的是他被大师兄背着……背着背着他就没意识了。从那会儿直睡到现在?那这一觉睡的可够沉的,连怎么回来的,怎么睡到了床上都一点儿没印象。
  “饿吗?”
  晓冬摸摸肚子,他一点儿都没觉得饿。

  “师兄你刚才在说什么话?要找谁?”
  “我们吵着你了?”
  话话功夫姜樊从外头进来,端了一大碗热腾腾的肉汤,还有两个在炉边烘得热乎乎的面饼子:“来来,你晚上没吃饭,睡到这会儿肯定饿了。”
  晓冬其实不怎么饿,但是不好拂了姜师兄的好意,赶紧下床穿鞋,把托盘接过来,坐在一边的小桌上吃这顿延迟了的晚饭。
  汤很烫,喝一口,脖子后面的汗都闷出来了。
  姜樊看他吃的香,还是没忘了刚才的担忧:“大师兄,我出去找找吧。”
  日期:2017-08-16 06:2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