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601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摆放好为止,以前怎么做生意,现在还怎么做,把兄弟们叫来,让他们来摆,我们选石头,选好料子开窗,开窗的料子贵,容易宰。”
  张奇笑了起来,立马去打电话,我看着店铺里的原石,我得把生意做起来啊,要不然,马玲的日子不好过啊,我可不想她整天被那群男人给盯着吃豆腐。。。
  店里来了二十几个弟兄,我让他们把料子分场口,分皮壳,然后在货架上摆好,人家进门,看你堆成一堆乱七八糟的,就不想看了。
  我们在楼下挑了一下比较好的料子,莫西沙的,莫弯基的, 木那的,好的场口都有,大的,超过十公斤的,都抬到楼上去。
  上了楼,张奇拿着开窗的机器,我让他开窗,只要料子开窗有好色,我都留着。

  机器嗡嗡的声音不绝于耳,马玲很疲倦,跟我说:“妈的,砍人都没这么累啊,那些人,光问不买,我喉咙都哑了,气死我了。”
  我听着就无奈的笑起来,我说:“这就是做生意,赌石生意就是说话多,你得会砍,还有,料子得好,得出料子才能有人来,你他妈的光卖不出料子,傻子也不会来你店里买吧?都知道是花钱打水漂的。”
  马玲撇撇嘴,说:“还是我们自己赌石比较轻松,妈的,多爽啊,省得磨嘴皮子。”
  我点了点头,但是赌石的生意赚钱,我十块钱买的石头,只要窗口开好了,有色,一万块都能卖的掉。
  “飞哥,没色啊,这都是垃圾料啊。”张奇不爽的说。

  我过去看着料子,拿起来一块,他开了一个小窗口,里面都是砖头料,我说:“你选的都他妈什么料子?两千万就他妈给我买这么多砖头回来啊?”
  张奇有点无奈,说:“那帮人说都是好料子啊,我看皮壳都还可以。。。”
  我把料子丢了,料子有好有坏,看运气,我说:“把这些料子都给我刷皮。”
  张奇把料子给拿出去,让兄弟们刷皮,刷皮就是把皮壳上的沙给刷掉,皮壳就会变薄,这样就很容易透,能够更清晰的看到里面的肉质跟情况,但是其实还是一样,只是虚色。
  我扒拉着料子,黑皮的料子都拿去刷皮,我不喜欢黑皮的料子,太难赌,我抓起来一块黄皮壳的料子,妈的皮壳粗的跟屎一样,是翁巴利的,我说:“你他妈的看料子了吗?这他妈翁巴利的都能买回来?这种料子种嫩裂多啊。”
  张奇看着料子,挠了挠头,说:“都他妈一锅闷的,那么多石头,一块一块挑,我挑到什么时候啊?”
  我说:“拿去刷皮啊,你看这个皮,他妈的跟屎蛋子一样,人家看到都不会买了。”
  张奇把料子拿过去,让兄弟们打磨刷皮,过了一会,我看着皮壳刷掉了,嗯,还不错,我过去把那块料子拿起来,我看着,说:“还不错啊,这块料子能开个窗。”
  张奇看着料子,说:“十公斤,开窗能卖多少啊?”
  我说:“开了才知道啊。”
  张奇拿着料子还有开窗的机器,然后在上面开窗,皮壳打没了,料子比较好开窗,过了一会,就开了一条手指粗细的窗口,他把料子给我,我看了一眼,拿着灯打光,我看着就挺高兴,我说:“糯化,晶体略细,水头略好,光泽度略好,色感偏蓝,色渐变感存在,达不到戒面档次,出牌子,正常尺寸,没大毛病,配合好工艺,单件市场价值大十万数范围。”
  “真的假的,我看看。。。”张奇说了一句,就赶紧看料子。

  我笑了笑,说:“拿下去,放在最显眼的位置,要谈就上来跟我谈。”
  张奇屁颠屁颠的就拿着料子下去了,很快就跑上了,我继续看料子,一块老橡皮的莫西沙料子拳头那么大,我看着就生气,妈的,这种料子这么大一丁点,要他干什么?我们不卖公斤料啊,哎,真的,张奇做事能有他泡妞一半认真就好了。
  料子还不错,就是小,我拿着刷子在皮壳上刷来刷去的,把皮壳上的沙都给刷掉,然后让张奇开窗,张奇活动一下手臂,说:“飞哥,我他妈的这么辛苦。。。”
  我点了颗烟,塞进他嘴里,说:“赶紧的。。。”

  张奇笑了一下,没二话,直接开窗,我看着钻头在石头上磨来磨去的,很快,他吹了一下水,把料子上的杂质给去掉,突然对我喊:“飞哥,快看,糯冰啊,糯冰,起胶了,握草,这料子可以啊。。。”
  我把小料子拿在手里,打灯看窗口,我不停的点头,确实还可以,糯化局部糯冰,晶体略细,水头较好,光泽度较好,棉絮感不突出,局部底色偏灰,出牌子,没大毛病,边角料可以蛋面的戒指,单件市场价值中十万的空间有,但需要取其精华。
  我说:“拿下去,放着,别开价,人家要,就往三十万了要。”
  “我的天哪,邵飞,你疯了,这么小一点,你要三十万?”马玲不可思议的说着。
  我笑了一下,我说:“别看小,但是精华在其中,二十万的大牌子是有了,这个能取三个牌子跟蛋面的戒指,看中了的人肯定会要的,还有,做生意就往死里面要,宰一个是一个,料子好,他们不怕被宰的。”
  “关键是料子不好啊。”马玲不服气的说着。
  我白了他一眼,我还没说话呢,下面的人就来找我,说:“飞哥,有人看中那块开窗的料子了。”
  我听了就站起来,我说:“生意来了。”
  我说完就拿着料子下去,小弟带着我去见那个客人,这个人是个年纪稍大的人,四十多岁,很专业的样子,灯,放大镜都有,穿着普通,带着眼睛。
  “大哥,你要料子啊?”我问。

  他看了看我,说:“是啊,这个翁巴利的料子怎么卖?”
  我看着料子,笑了一下,我说:“我做生意一口价,二十万,好处我跟你说,糯化,晶体略细,水头超级好,你看着水,还有光泽度很好,而且色感偏蓝,色渐变感存在,赌裂,有裂蛋面戒指一大筐,没裂大牌子一堆,二十万不多。”
  日期:2017-08-06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