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596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听了我的话之后,更加的主动,突然脱掉身上的睡衣,我眼前一亮,里面穿着吊带裙,而吊带露出雪白的粉肩外,低胸领口的诱惑鸿沟亦清晰可见。
  然而,轻盈柔软的花彩裙,玉腿高叉之处,若隐若现,亮出黑色镂空的蕾丝花边,真的很诱惑。
  “你是真的吗?还是我喝醉了,我的天哪,我从小的梦想,实现了吗。”我仔言自语的说。陈玲看着我,笑了起来,拉起低胸的领口,慢慢走到我面前。
  “你继续说吧!你的梦想是什么?是我吗?你告诉我,我很想听。”陈玲说着,我瞪着陈玲胸前那对高耸的山峰,脑袋很不清醒,感觉像是错觉,我喝醉了吗?不可能,我这个时候比谁都清醒。
  “你是爱我的是不是?你从小到大都是爱我的,现在也是爱我的,你才不会爱那个又丑又穷的丑小鸭的,你那么对我,只是报复我以前对你的不理不睬是不是?不会了,以后我们会在一起,彼此相爱,好吗?”陈玲抚摸着我的胸口说着。
  我大口大口的喘息着,陈玲站了起来,看着我,我看着她,小时候的记忆涌上心头,我觉得我是爱她的,从小就爱,但是感觉好不真实,脑袋也疼的厉害,她怎么就站在我身边呢?还穿成这样,我感觉像是在做春梦一样。。。
  “邵飞,我们今天结婚了,我的心愿也满足了,你能这样改变真是太好了,我做你一辈子的妻子好吗?不要在离开我了。”陈玲害羞的捂着胸口说着。
  “那你把衣服脱了,嗯,你还是不要自己脱,让我替你脱。。。”我兴奋的说。
  陈玲咬牙闭唇,满脸通红,走一步停一下,慢慢来到我面前。
  “虽然,很多次了,但是,我还是很害羞,不要太粗鲁,不要对我发酒疯。。。”陈玲双手掩在胸部上,颤颤抖抖的对我说。
  陈玲羞怯颤抖的表情,好比女人破身前心慌的恐惧般,脸上所泛起的红霞粉红透白,胸前的起伏使那一对高山荡漾不定,柔软的低胸领口翩翩起舞,图案上的波彩似飘落湖面的枯叶般随波泛动,十分诱人。

  我提起微微颤抖的手,逐渐逼近陈玲的胸前,鼻息不断加速的她,双手仍护在胸前,始终没有勇气把手放下,当我摸在她那柔滑的玉手上,她惊讶反捉着我的手,狠狠的把我的手按在她胸前,似乎得到了梦寐以求的东西一样,我很激动,我也得到了,是的,这就是我小时候想要的,是我的梦想。
  陈玲抬头仰天一望,眼泪掉下来,我想要站起来,擦掉她的眼泪,但是却只能抬手,她双手交叉的将玉指穿入肩上的吊带里,接着将粉肩轻轻一缩,玉指往外一拨,彩裙两边的肩带慢慢滑至玉臂,低胸的领口亦随着肩带的滑落,逐渐往下滑,露出大半个粉白的一对。
  羞答答的陈玲,始终不肯把头垂下,双手也护着胸前的衣领,不让它滑下。
  我也不想把她的手拉下,反正若隐若现的显得更加的性感和诱惑力,  “呼!呼!”陈玲的心跳不断加速,合拢的双腿亦慢慢张开,接着马上捉着我的手,媚眼半合,发出一声轻吟。
  “嗯。。。”陈玲情不自禁的吟了一声,随即脸红,压抑内心的颤抖,似乎掩饰内心的亢奋,可是胸前的起伏,说明她已丨春丨心荡漾,我顺手拉下她身上半挂的彩裙,原本她仍是按着不放,最后,叹了一口无奈的气,终于放弃城门,身上的彩裙,徐徐滑落至地面。。。
  陈玲朝着我走过来,双腿垮了上来,小心翼翼骑在我身上,她突然流下眼泪,羞怯的把脸凑到我面前,我伸出嘴巴迎向她的湿唇,她悄然合上眼睛当我即将亲在她珠唇的一刻,她颤抖了,我也颤抖了,但是身体上的一把火,却燃烧了起来。
  本能的原始欲望催动着我,我已经迷失了,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被那原始的欲望催动着,跟着欲望走,掉进那无边无际的深渊里。
  头晕,头疼,头像是炸了一眼,我捂着头,从床上爬起来,我看着身边的人,那洁白的身体,躺在我的身边,那丰满的一对,在我臂弯里荡漾着,我慢慢的撩开她的头发,看清楚了她是谁之后,我内心震惊了。

  “陈玲。。。”
  我倒抽一口冷气,我努力的回想昨天发生了什么,但是我怎么都想不起来,为什么我会在家里,为什么?我不是去马玲的家里吗?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爬下床,走到窗户前,拉开了窗帘,阳光照射进来,很刺眼,我本能的捂着眼睛,回头看着床上慢慢蠕动要爬起来的陈玲,我震惊了,我怎么会。。。
  陈玲起床,看着我,笑了起来,说:“你醒了?我饿了,去给我弄早餐。。。”
  我摇了摇头,看着她满脸期待的脸,我就添了添干枯的嘴唇,我去拿衣服,快速的穿上衣服,然后慌张的逃下楼,我看着张奇跟赵奎都坐在客厅里,看到我下来了,张奇就笑着说:“飞哥,你醒了,不错啊,做新郎很爽吧?”
  我深吸一口气,我愤怒的说:“我说了去马玲家里,为什么我会在这里?为什么?”
  两个人脸色变得有点惊讶,赵奎说:“马姐说送你回来,他说,你结婚。。。”
  “我结婚,我结婚了吗?糊涂,我只是要借钱,我才跟她结婚的,你,真是。。。”我愤怒的说着。

  我愤怒的挥着手,头疼的很,心情也很差,突然,我看到走下来的陈玲,她看着我,脸色很麻木,她问我:“你再说一遍刚才说的话。”
  我看着陈玲,急忙把口袋里的支票拿出来,丢到她面前,我说:“老子现在有钱了,滚,离婚。。。”
  陈玲把支票捡起来,然后给撕了,撕成一条一条的,然后对着我笑,说:“昨天晚上你可不是这么说的,不要跟我耍情绪了,我们结婚了,你有钱了更好,我爸爸也不会看不起你了,你大哥要给我们办婚礼,什么时候?”
  我咬着牙我说:“你别想了,我不爱你。。。”
  “我爱你就行了,现在你有钱了,就想把我甩掉是吗?好啊,我们离婚,分我一半的财产,我就离婚。”陈玲冷冷的看着我。

  我震惊了,我草,他妈的,一半?六亿?我草,我顶着多大的压力才赚那么多钱?我顶着多大的危险才赚那么多钱,这个贱人,居然要分我六亿?
  我看着陈玲,我说:“你休想。。。”
  “那你就好好跟我过日子,忘了你的陈玲吧,我们名义上是夫妻,实际上也是夫妻,把电话给我。”陈玲对张奇跟赵奎看着。
  两个人伸手把电话交出去,陈玲拿着电话,找了田光的号码,拨打了过去“喂,光哥,我是陈玲啊,弟妹,对,我准备跟邵飞在瑞丽办婚礼,你答应我的,什么时候帮我们操办啊?”
  我看着陈玲很轻松自如的跟田光说话,就深吸一口气,妈的,我以后再也不喝酒了,绝对不喝酒了。。。
  “你大哥说了,日子我们定,他会在最大的民俗餐厅还有什么五爷的餐厅给我们办婚礼,到时候马帮的人都会到,你们马帮有一千多人是吗?这么多人。。。”陈玲笑着说。
  我坐下来,无力的捏着鼻梁,我说:“陈玲,你放过我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