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593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马炮挠了挠头,回头看着那帮人,他说:“那还等什么呢?切啊,赶紧切啊,妈的,谁他妈的耽误我发财,老子剁了他。”
  我看着那帮人,他们都愣住了,我咬着嘴唇,我知道,镇住他们了,于是我对着张奇喊:“下刀,给我从中间切,我要看料子有多少,快切。”
  张奇点了点头,吼道:“让开,切死人不偿命啊。。。”
  他一声喊之后,切割机就动了起来,许多人都害怕的后退站在一边,我看着四叔跟五叔,也一脸懵逼的站在一边,没有人说话了,我很兴奋,站在一边,点了颗烟,走来走去的,张奇在安排,很快,料子就下刀了。
  马欣拿着支票高喊:“这里有两亿,我保证公司可以运转下去,你们不要乱动,都给我住手。。。”
  马欣的话还有点用,但是我知道,只是占时的。。。
  我看着巨大的切割机在料子的正中间下刀,这一刀下去,料子就对切了,如果是满料,这块料子至少有三吨一样都是冰种高绿的,而且还带着一点春色,哈哈,白底青的色就是过渡色,是的,就是过渡色,这块料子的皮真他妈厚啊,哈哈,三吨,就算只有三吨冰种阳绿的肉质,这块料子也涨了七八倍了,二十几亿不是问题,不是问题。
  我兴奋的握紧拳头,看着料子被对切,所有人都沉默了,没有人说话,只能听到轰鸣的声音,我很兴奋,我赢了,妈的,我赢了,我兴奋的蹲下来,又站起来,我这么多天的压力全部都爆发了出来,整个人有点上头了,神经质一样,那种兴奋的感觉,像是嗑药了一样,完全停不下来。
  第二刀从中切下,中间有一条像是莽带一样的色带,其实不是,像是风化留下来的沟槽痕迹,我看着料子从上到下切,那条二十公分的绿色带子沿着整个石头绕了一圈,延伸的最多的地方有四条带子。
  我们在旁边等了将近一个小时,没有人说话,都很紧张,都在等着,这一刀,掌握了很多人的命运。
  一个小时之后,料子被从中间给切开了,我急忙走过去,跟十几个人一起,把料子给掀起来,我急忙看着料子的切口,整个石头切完后,没有任何杂质,细腻莹润,我兴奋的哭了起来,眼要掉下来了,我急忙擦掉。
  “变种了我草,玻璃种的,快看,这个种水多透,这个色,看,阳绿,很少有这么浓的色泽之下的底子是玻璃种的。”我兴奋的喊着。
  马欣蹲下来,摸着料子的切口,喜极而泣,他握着我的手,说:“真美丽,真的很美丽。。。”
  我看着料子,这块料子的中间是玻璃种的,但是在向外面延伸的时候,料子的种有点变了,变得不是那么透,但是也是冰种的,如果是从外面朝着里面看,这就是料子变种的渐变的过程,我打着灯,看着料子的肉质,我初步估算了一下。全完美的玻璃种料子就有180公斤,仅仅这180公斤,初步估算就达10亿以上。
  我看着他们,看着哪些站着看着我发懵的人,我咬着牙说:“用这料子做成的手环最少也要千万,加上余下料子和手环心等这块大于价值超过20亿,这才第三刀,后面还有,我们发财了,这块料子,至少三十个亿。”
  我说完就握紧了手,我感受到了那种爆炸的感觉,什么是一夜暴富?我想着就是一夜暴富,我哽咽了起来,我之前所受的任何压迫,在这一刻全部都迸发出来了,妈的,老子有钱了,一切,我都要改变。
  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老子赢了!
  三刀,三刀,我的人生天翻地覆,三刀,哈哈哈。。。
  我站起来,在所有震惊的人面前,说:“料子赢了,我们赢了,还有谁要动我?是不是你啊?四叔?五叔?”
  我瞪着他们,两个人没有看我,而是看料子,脸上的表情有点扭曲,所有人都站着看着,我看着那表情,笑了起来,我走到田光面前,我说:“光哥,发了,料子暴涨,十倍,二十倍。。。”
  田光也很兴奋,搂着我的肩膀,使劲的拍了我两下,说:“还能切吗?”
  我看着料子,还能切一刀,中间的部分是最好的,渐变的颜色达到了玻璃种,我打灯看着料子的肉质,非常透,非常的绿,这个绿色,绿的像是湖底的绿油油的绿色一样,那刚阳的色泽,真的,非常美丽。
  但是这个部分只有一百八十多公斤,我看着后面最大部分的切片,打灯进去,有点杂质,也没有那么透了,这说明这块料子是变种的料子,前面是白底青的过渡色,中间两部分一个是冰种的,达到最中间的部分,肉质最后,达到了玻璃种,而在后面,种水可能会变。
  但是没关系,我说:“张奇,在来一刀,从中间竖着剖开。”
  张奇点了点头,说:“退后,退后,全部都退后。。。”
  所有人都开始往后退,没有人说话,都在等着我们把料子切开,马文很开心,拍着我的肩膀,说:“邵飞,不错,你挺住了,我本来就很看好你。”
  “我草,老爹,你不带这么变脸吧?刚才我砍人的时候,也没看你帮我啊?我不管,这块料子的钱,我要分一半。”马炮不爽的说着。
  “你出一千万就想分一半?没有可能?”马文不爽的说。

  我看着他们父子在打嘴仗,就笑了起来,而四叔跟五叔走过来,有点不好意思,四叔问我:“料子,料子还能分股吗?”
  “分你妈的头啊,草拟吗的,外面的血还没干呢?草。”马炮不爽的说。
  我没有说话,五爷无奈的摇头,说:“我是看不下去了,外面的敌人还在站着,你们却要在这里分钱,还要跟之前要打杀的同袍要股份,真的,你们两个。。。”
  五爷的话,让两个人很惭愧,五叔说:“都是那个王八蛋挑拨我们,真的,都是他,他威胁我们,我们也是为了生存嘛,邵飞,我帮你干掉他,你给我一股,怎么样?”
  我笑着摇摇头,我说:“我们是商人,不存在打打杀杀的,之前让你们投钱,你们不愿意,还来打杀我,我反正是没脸出来要股份的。”
  两个人听着很生气,五叔说:“妈的,王八蛋,害我不能开工,现在又损失这么多钱,老子收拾他,跟我走。。。”

  我看着五叔带人出去,四叔也站不住了,带着人朝着外面走,很快,我就看到上百人在外面打了起来,我看着王胜站在雨地里,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他突然就被四叔跟五叔的人袭击了,我无奈的笑了笑,这就是人啊,趋炎附势,有利可图,就什么都能改变,这就是人啊。
  张奇开始下刀了,我的心已经定了,但是依旧兴奋,我还在期待着下面一刀不要变种,这块料子的种水很长,但是皮也很厚,那白底青的皮壳过渡色,到达了十几个厘米,妈的,要不是切,你光是开窗,你根本就看不到里面的颜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