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圈子》
第1248节

作者: 白小旦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经媒体一曝光,韩东南当时紧急召开会议,做出了两项指示,一个是迅速进行整改,让施工单位重新施工,另一个是对具体负责工程的水利局长停职调查,以回应媒体的质疑。
  韩东南十分老辣,面对媒体,他应对得当,很快平息了事态,那名水利局被撤了职,记了大过,过了不到一个月,安排他为调研员,非领导职务,相当于是内了退,不来上班了。
  水利局长等于是平安着陆,而个中情形外人无从知晓,但是这个事情刘干知道一二,闻强最为清楚,这个水利工程施工单位只所以会把质量搞的这么差,一方面是他们心比较黑,想赚的多一些,而另一方面则是与这个工程被人层层盘剥有关。
  而从中谋利的人就有韩东南的亲属,不过他们从来不会走到台面上,他们有白手套在前面为他们服务,不知道这个工程被转了几手才到了施工单位手中,工程质量不发生问题那肯定是不可能的了。
  而当时韩东南根本没有让人调查这个事情,只是采取治标应付媒体之举,让施工单位整改,事后再给他们补偿,把水利局长撤职,以应付舆论,证明市委也是尽了职,把人给处分了,而这一些都是和水利局长谈过话安排好的。
  刘干就是从这个案子入手,来调查这里面的情况,闻强思前想后,觉得只有配合调查,才能从轻处理的希望,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涉嫌的金额越来越多,他面临的处罚将会越来越大了。
  现在刘干问起此事,闻强就把这里面的内幕讲清楚了,这里面进行协调,如何操纵工程,以至于案发以后,韩东南如何指示他联系媒体,把媒体给糊弄好,这些事情闻强都讲了。
  闻强讲完以后,刘干便知事情重大,且不说别的事情,就这一个事情,韩东南就要承担责任,不说他贪污受贿,起码是渎职了。
  陈功就把这个情况向省纪委主要领导以及刘振堂汇报了,同时还汇报了省纪委的那位领导干涉市里办案的情况。
  事情一汇报到刘振堂那里,没过多久,省纪委的那位领导就被调走了,离开了省纪委。
  紧接着,省纪委的人就来到了洛河市,他们来到洛河市的目的是重新调查十年前的那起水利工程**案,而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要针对韩东南的,韩东南也得知了这个消息,心里头就有些紧张起来。
  省纪委虽然没有查处他的权力,可是却是有向中纪委汇报的权力,不过他还是有着侥幸的心理,他觉得一个十年前的水利工程案,且不说现在不好调查清楚,就是调查清楚了,一个十年前的案子就能把他给打倒了吗?
  韩东南表面上显的十分淡定,省政协有什么活动都是正常参加,别人也不会想到他会出什么事情,这个事情过去那么久了,没有人会联想到与他有关,只有少数人才知道这个事情。
  省纪委一来到洛河,便把当初的那个水利局长给叫去谈话,直接从水利局长那里了解情况,查清内幕。
  第一千四百五十一章 刘干的想法
  水利局长此时已经退休三年了,可以说是在颐养天年,可是没想到这个时候又让纪委给弄去了,他从水利局长位子上被韩东南安排下来之后,就没有再去水利局上过班,等到退休的时候办完退休手续一切就完美了,平安着陆了,可没想到,现在纪委会重新把事情给翻出来找他问话。
  面对纪委的人,他一开始很不耐烦,那意思就是你们纪委是故意找事,我都退休了,你们找我干啥?
  等到纪委的人一问起当初水利工程的情况,他就说当时处理过了,是施工单位搞的鬼,与他没有关系,当时他是被冤枉才承担了责任,在纪委面前还叫了一阵屈。

  省纪委的人知道他不会轻易把情况讲出来,所以没有着急深入问他,就让他坐在那里想,坐了一会儿,水利局长就坐不住了,他想了想只好把事情往韩东南身上推,说这个水利工程只所以会出现问题,主要是韩东南当时指定的施工单位,他虽然是水利局长,却是没有决定权,出了问题,与他没有关系,都是当时主要领导安排的结果。
  他把事情往韩东南身上推,好让省纪委的人没有办法再把案子办下去,韩东南是省领导,中管干部,省纪委无权去调查他,所以他这样讲了,省纪委的人也没办法去核实。
  看到他这样讲,省纪委的人却是立刻起了兴趣,就问他韩东南是怎么安排的,让他把情况一五一十的讲出来。
  省纪委的人这样一问,他倒是一下子又不说了,他突然开始怀疑,现在纪委的人找到他,不会就是想搞韩东南的事情的吧?韩东南现在是省政协主席,并不是什么省长省委书记,这种退居二线的干部是最容易受到调查的,难道说省纪委的人要调查韩东南吗?
  如此一想,水利局长犹豫起来,省纪委的人一看他犹豫不讲了,也没有多问他,他想讲就讲,不想讲也不问他,而与此同时,就开始调查他本身的问题了。

  省纪委的人只所以会一点也不着急水利局长交代不交代,是因为已经摸清了水利局长身上的问题,首先水利局长的家族财产与他的收入明显不符。这名水利局长在全国各地有十来套房产,其子远在米国留学,每年的花费巨大,另外还查到他有着几百万的银行存款,这些财产远远超出了他的合法收入。
  省纪委以此为突破口,终于让水利局长低下头了,交代了当初韩东南如何安排他运作这个水利工程,以便让他的关系人从中谋取利益,出事后,如何安排他来承担责任,以把整个事件平息。
  从水利局长口中得到了这个情况,与闻强所说的相互印证,如此一来,韩东南在这个事情上的责任就坐实了。
  省纪委的此次洛河之行,主要是取得这方面的证据,然后好向中纪委报告,现在取到了这样的证据,回去之后,就向省纪委主要领导同志以及刘振堂作了汇报。
  经刘振堂同意,中纪委主要领导同志便去了京城向中纪委汇报情况了。韩东南此时也觉察到事情的严重性,虽然说省纪委奈何不了他,可是如果向中央报告的话,他就十分危险了。
  而且刘振堂一向想着把他这样的本地官员给向外面调,由于他是政协主席,不是那种实权派官员,所以才免于调外,但是不代表刘振堂不想让他这样的本地官员离开现在的位子。
  韩东南预感到事情不妙,在省纪委人员去京城的同时,他也去了京城,想着了解情况,然后想办法来摆平这个事情。

  但是去了京城之后,联系了几个朋友,却是不敢答应为他办事,而答应下来的,他分析了一下,又像是骗子,现在的政治风气与以前不一样了,有些事情不好办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