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44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告诉她这些当官儿的都逛窑子,这不是新鲜事,威胁不到他,官官相护下属就给压下了,唯独他泡了周容深的情妇,谁也不敢C`ha 手,刘厅长栽了这么大的跟头,以后绝对没胆量扒他底细。
  宝姐也知道就这么一条路子,她叮嘱我小心点,有事喊她,她就在对面守着,千万别让他给强了。

  正因为有宝姐在,我心里很有底,我跟着十来个外围进去选台,包房里空气特别难闻,腥臭,而且很骚,像是有人尿失禁了。
  桌角堆积了不少粘乎乎的纸团,似乎经历过一场酣战,沙发上坐着三个男人,两个年轻点的下属,中间是刘厅长,五十出头,样貌很丑,脑门上都是秃的,两边有头发,身材白胖,戴着一副眼镜,看上去色迷迷的,小眼睛闪烁着Y`in 光,专拣穿得少的姑娘看。
  宝姐安排我站在最醒目的位置,衣服也是艳红色,露着纤细的白腿,刘厅长第一个就把我挑上了,他指了指他旁边,示意我坐过去,我甜笑着说谢谢老板。
  我故意走得非常妖媚,臀部左右摆起来,他笑着问宝姐这些都是模特吗?
  宝姐说您挑上的这个可是名模,难怪你当大官呢,您的眼力一般人还真比不了。
  刘厅长哈哈大笑,他勾起我下巴,迎着灯光打量我,对面两个下属也是省厅的,在胡厅长寿宴见过我,当时就认出来了,愣了一秒钟站起身想和我打招呼,宝姐赶紧指使两个外围过去缠住他们,他们被女人又啃又摸的搞得意乱情迷,很快就把这茬给忘了。
  我给刘厅长倒酒时他又选了两个,丽丽还有会所的头牌,头牌很会来事,直接坐在了刘厅长大腿上,搂着他脖子娇滴滴发浪,问刘厅长是做什么大生意的,看样子有点想傍他。

  刘厅长二话不说先甩了一个戒指在桌上,告诉头牌给他伺候舒坦了,这就是她的。
  头牌很识货,更卖力气在他裤裆里摸着,小手摸得胡厅长很快就想要了。
  丽丽坐在我旁边对我努嘴,“何姐,就秃头这位爷,可讲究排场了,特装逼,进来就找妈咪要最好的小姐,张口就是五个,你进来之前刚玩儿了五鸡戏蛋。”
  五鸡戏蛋,这是江南会所才有的项目,五个小姐其中的两个,跪在男人脚下,用舌头戏弄男人的两个蛋,嘴巴里含着乃酪,乃酪是兑过酒的,会产生化学反应,泡沫很多,女人舔得满脸都是,伴随着呻吟和干呕,就像喷了津液,男人会特别剌激。
  另外三个女人和客人**,一个接吻,一个揉胸,还有一个就坐在胯上抽动,抽动的动作特别大,故意发出滋滋的水声,臀部会顶在舔蛋的女人脸上,旁边人看着都觉得过瘾,像杂耍一样。
  五鸡戏蛋,打底价格也要五万块,而且有规矩,必须是当晚酒水消费在五十万以上才能点,这位新来的副厅长保准是公款,否则拿不起这个数。
  我扫了一眼门缝,小红点在黑暗处闪烁着,那是宝姐刚才趁乱放的摄像头,我将斟满的酒杯递到刘厅长嘴边,笑着说,“只是腰包鼓的男人我能瞧出来,进了这地方都是土包子,您不像。”
  他斜目问我你看呢。

  “您这份气质,怎么也得是一位大人物。”
  刘厅长的真实身份只有宝姐和老鸨子知道,这群陪他的小姐都以为是个有钱人,毕竟他是公丨安丨的,和这边混熟了以后扫黄不好下令,所以很遮掩。
  他听我猜得这么准,既紧张又兴奋,问我有多大。
  我伸出一根拇指,“有这么大。”
  他愣了愣,一把推开他怀里的头牌,将我扯到他腿上,“猜得准,奖励你一阳指。”
  他手指在我裸露的大腿根儿掐了一把,指甲差点刮破了我丨内丨裤,他对我的手感满意极了,放在鼻子下嗅了嗅香味,“林宝宝手底下的就是娇嫩,身上和白豆腐一样,真是稀罕人。”

  他抱着我就要亲我脖子,我用掌心按住他的唇,“您先喝一杯啊。”
  我把酒喂到他嘴里,他迫不及待要搞我,喝得很猛,一连喝了七八杯,眼神有些飘,我唇贴着他耳朵朝里面吹气儿,“您还没告诉您是什么人物呢。”
  他嘿嘿笑,手在我身上乱摸,我问他您和周局长谁大啊。
  他一听死对头,立刻说当然是我大,我可以把他搞垮,你说谁大?
  我故作惊讶,“周局长可是公丨安丨局长,您为什么要搞垮他?”
  他说没那么多为什么,我比他大,我看他不顺眼,我就可以搞死他。
  我心里冷笑,宝姐准备的摄像头是带录音的,这个刘厅长酒色误事,别说搞周容深了,他不被自己这张嘴搞就不错了。
  筹码拿到手我松了口气,正想招呼头牌来伺候他,我好脱身,刘厅长忽然将我扑倒在沙发上,用力扒我身上的裙子,“宝贝儿让爷亲亲你小妹妹,摸摸你的乃子。”
  他上下其手,我一边阻挡他一边大喊了一声先把灯关上!
  这个暗号惊动了宝姐,她从外面推门进来,赔着笑脸说,“真是不好意思,有位爷叫她走。”
  刘厅长肥胖的身子还压在我身上没起来,他被人打扰有点醒酒了,很不满回头质问宝姐谁这么大胆子,连他看上的妞儿都抢,不懂先来后到的规矩吗?
  宝姐说哎呦,这位还真不懂,规矩就是他定的,人家是会所的大老板。

  江南会所一直是很神奇的存在,它名面上有三个老板,可真正的总瓢把子没露过面,到底是谁除了三个老板谁也不知道。
  这不是故弄玄虚,人家背景真硬。京城的天上人间和保利俱乐部后台都有极其显赫的高官作保,怎么也是正部级,还不是照样被扫了,江南会所在惊涛骇浪中稳稳当当干着,雨点都没溅上。
  刘厅长对这位神秘的主儿也有些畏惧,他从我身上坐起来,宝姐朝头牌使眼色,头牌笑眯眯靠过去,贴着他身子撒娇说我想让老板给我亲亲小妹妹,我妹妹可嫩了,保证您喜欢。
  我急忙跑到宝姐身后,她和刘厅长道歉说搅了您的好兴致,您的酒水我来请。
  她拉着我的手转身要走,脚底下顺便把摄像头踢了出去,刘厅长忽然在这时沉声叫住,“等一下!”
  宝姐拉着我的手猛地一紧,我心脏也提到了嗓子眼,这种花花绿绿的场所根本没有人权,只有高低贵贱,客人是祖宗,女人是玩物,让跪就跪让舔就舔,刘厅长真要是发现被我们联手算计了,后果还真不好扛。

  宝姐松开我的手,满脸媚笑转过身,“怎么,您还要亲自会会这位爷啊?”
  刘厅长让头牌给他点了根烟,他吸了一大口,若有所思眯着眼,“你和江南会所关系不错,这家后台是谁你心里有数吧。”
  宝姐一听是这事,她松了口气,“我也是来打野食的,给场子里送条件好的姑娘,别说这位大后台了,就是那三个老板我也没见全过。但肯定是有他在,这场子就倒不了。”
  日期:2017-08-17 07:3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