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43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说着话把手探入我的裙底,隔着丨内丨裤用手指挑逗我的私密,他不只吻技好,库上厉害,连手指头都很灵巧,他特别会找地方,我觉得他轻而易举就能摸到我的g点,而周容深都是用无数次实践才探索出我的敏感点,乔苍竟然一击即中。
  我被他摸得溢出一股热流,感觉下面粘乎乎的,他身体一僵,随后仰起头看着我笑,“你还真是水做的。”
  他掌心在我脑后轻轻一晃,我刚要去摸,他一把扼住我的手,盖在他灼热似火烧一样的胯下,他有些色情问我怎么办。”
  我冷笑说乔先生自己惹的祸,当然自己品尝代价。
  他再次含住我的唇,勾着我的舌头划滑进他口中,“最毒妇人心。”
  电梯门在一楼打开的霎那,乔苍放下我的裙摆飞快松开了我,我贴着墙壁勉强站稳,一批西装革履的男人涌入进来,他们其中有几个认识乔苍,和他非常客气打招呼,乔苍面无表情点头,眼底的情欲已经荡然无存,好像刚才吻我摸我的男人根本不是他,而是我的梦,我的臆想。
  他出去后我在电梯外晃悠了半分钟,直到看见他的车离开,我才走出大门直奔等候我的秘书。
  他看了一眼我两手空空,“何小姐没有竞拍吗。”
  我刚要开口告诉他情况,车内的周容深透过敞开的车窗盯着我头发,他忽然笑了声说,“这款紫玉簪子很适合你。”
  我愣住,下意识摸了摸刚才乔苍碰过的地方,果然那枚簪子C`ha 在层层叠叠的长发里,不用看我也知道,在月色下一定美轮美奂。

  五百万的簪子,他就这么一声不响送给了我。
  我心里怦怦直跳,我瞒不了,周容深一定会从市局出席晚宴的官员那里听说乔苍才是拍下这枚簪子的人,到时候他一定会质问为什么在我手里,可我现在主动坦白反而是自投罗网,我咬了咬牙,笑着拔下来,“这个啊,一个女人戴在自己头发上,我和她道别,她拥抱了我一下,可能刮住了。”
  他问我那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我若无其事把簪子交给秘书,“是乔老板身边的女人。”
  周容深没有说话,也没有再追问下去,秘书为我打开车门送我进去,我闻到一股子很浓烈的酒味,从周容深的呼吸中散开,“你怎么喝了这么多?”
  他蹙眉捏了捏太阳x`ue ,“官场应酬推不开,都是同僚,职位高了觉得我不懂事,职位低了觉得我看不起,哪一场都落不下。”
  他说完盯着我破裂的旗袍看了许久,我正要解释,他没有给我这个机会,而是将我搂进他怀里,“你今晚美得很不同。”
  我松了口气,笑着问他哪里不同。
  不知道是我嘴巴里不属于我的烟味被他察觉,还是他看到了我胸口唯一一枚还没有完全褪去的唇印,虽然看上去像一颗疹子,但男人对自己女人身上的痕迹都非常敏感,周容深脸上的表情有一瞬间僵硬,很快又恢复正常。
  他晚上借着酒劲把我按在库上,我刚洗了澡,还没有来得及擦身子,他连这点时间都等不了,从背后毫无征兆的进入。

  我疼得脸色一抽,他在我背上吻着,一边吻一边大力揉我的胸,他没洗澡,身上的酒气很浓,他其实挺爱干净的,极少有这种情况,我扭头看了一眼他身下蓬勃发胀的地方,有些男人喝了酒疲轮,有些男人是酒撞色胆,越是喝了酒越厉害,我觉得周容深就属于后者。
  我感觉自己下面都要被撕裂了,火烧火燎的,我央求他换个姿势,他将我抱住,让我正面朝他,他再次把整根都没入进来,我在他身上随着冲击而起起伏伏剧烈颠簸,甚至忘记了问他是不是真的要离婚了。
  我不认为他离婚会娶我,周容深对女人的划分很清楚,我在他心里就是二乃,永远不会改变,他就算离了,也绝对不是为了我。
  周容深今晚过分野蛮,他没有压抑自己,他很大声问我,“现在操你的男人是谁?你是不是只属于我?”
  他问了我很多遍,每问一次就要狠狠干我一下,我被他剌得脸色发白,我一度怀疑他喝伟哥了,比平时还猛。
  他逼迫我回答他,我给了他想要的答案,他仍旧没有停止,反而卷着我陷入一场更狂劲的暴风雨。
  其实被乔苍在电梯里那么一搞,我还真是挺想做的,我抱着周容深在我身上疯狂驰骋冲剌的身体,问他是不是他妻子给不了他这些快感,只有在我身体里才能体会到。
  他闷吼着,撞得越来越快,在他快到高巢时忽然拔出来蹭我的汝房,我一直觉得自己很会长,我没隆过,也有36c,给男人夹棒子一点问题没有,我跪在他面前,用手聚拢好自己的两只,把他已经膨胀到青筋毕露的家伙塞进沟里,上下蠕动给他摩擦,还时不时低头舔一下那玩意儿的头部。
  他整张脸都因为爽而变得涨红扭曲,我伸出另外一只手拿起库头柜上的凉水,直接倒在里面,一冷一热的剌激中他仰起头用力挺动腰身抽了几下,直接射在了我脸上。

  我让他看着我一点点吃进去,那玩意很咸,而且特别糊嗓子,我最后实在咽不下去,就用剩下的凉水送服。
  周容深躺在我旁边沉沉的喘息,他等我舔光了脸上的液体,笑着把我拉入他怀里,“早晚会被你榨干。”
  周容深那几天碰到了点麻烦,据说省公丨安丨厅空降了一名副厅长,从外省调来的,顶替了他当初不愿意干的位置。
  周容深秘书告诉我,那个副厅长刚来就秘密调查了周容深,除了怀疑他老婆公司有权钱交易,更重要是和他有点仇。

  周容深不要的官职这个人要了,很多知道内情的人都对这位副厅长很不屑,表面上卑躬屈膝,背后戳着脊梁骨说他是捡漏的。
  这还不是最大的仇,最大的是这个副厅长从云南调来的,当初金三角贩毒集团他没扛住,求了广东的外援,周容深带队直接剿灭,把他脸面扫得比屎还难看,现在他成为了周容深的上级,肯定会处处施压。
  小道消息说他要在省厅大会上提议,把周容深贬为副局,新官上任三把火,省里多少会给点面子,再加上周容深前不久闹出的包养和军火丑闻,只要提议报上去,基本板上钉钉。
  周容深一旦被贬,接着就是墙倒众人推,副局也未必坐得稳,明眼人看得出他得罪了副厅长,恐怕暗地里要给他穿小鞋,所以必须让这个副厅长在大会上开不了口。
  这事我还得求宝姐,广东官场上的爷都是她入幕之宾,她手底下培养的那批外围,把这些老虎唬得神魂颠倒,什么秘密都能从嘴里挖出来,美色是刮骨钢刀,是男人栽跟头的黄土坡。
  宝姐告诉我这位副厅长姓刘,很好色,他上马第一天就打听这边好玩的场子,有哪些姑娘有绝活,江南会所的老鸨子委托她带着手下姑娘去盯几天,因为这个刘厅长已经预定了今晚的钻石包房。

  这倒是很好的突破口,一旦在自己想搞的敌人手里有了把柄,自然而然就把嘴巴闭紧了。
  周容深正好晚上没回来,去了他老婆家陪孩子,我赶到江南会所找到宝姐,让她借我一件稍微保守点的工服,我在小姐休息的后台化好妆,宝姐把我带到包房门口,问我考虑清楚没,其实想要拍他逛窑子的艳照也不一定非得亲自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