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42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马太太见我没多大兴趣和她谈论这些,她讪笑了两声叫来钱太太和一个商人情妇打牌,我坐在马太太上家,和她们打了个招呼,就开始摸牌。
  我牌技不娴熟,手气也一般,玩了五把输了十二万,钱太太一直赢,好像是那个商人太太给她偷偷喂牌,我不由得多看了钱太太两眼,这女人挺彪悍的,在哪里都要压人一头,所以她和我套近乎我根本不理她,故意栽她面子。
  她有些不满,荫阳怪气问是不是她得罪了我,怎么对她这么大敌意。
  马太太扫了她一眼,“何小姐能对你有什么敌意,人家傍的是周局长,你还怕她抢你饭碗啊?”
  马太太脸色一僵,没好气甩出一张白板,随后又乐了,“官儿不在大小,得能捞钱,我家老钱对我可好了,当季的珠宝我总是能拿到最新的,他在外面还没有女人,羡慕吧?”
  马太太没理她,一连摸了几张都不太好,有点着急,脸也红了,额头冒出豆大的汗珠子,我知道她在等南风碰杠,我也用不上这张,就随手扔了出去。

  她看到立刻眉飞色舞,“何小姐真是我的福星,下回出去玩我叫上您,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是觉得和您投缘。”
  她哼着小曲码牌,钱太太忽然开口,“我听见一个大新闻,周局长和他太太要离婚了,这事你们知道吗?”
  我刚摸了一张六条,因为钱太太这句话顿时手一抖,直接溜了出去,三位太太都是一愣,看到我扔出的牌乐了,“哟,何小姐这是千方百计给我们喂牌吃啊。我们都找它呢,您倒是舍得。”
  马太太笑眯眯将牌拿走,推倒了手里一排,“我胡了!”
  那名富商情妇懊恼拍了下桌子,“钱姐哟,你还不如等会儿说呢,又让别人钻空子了,今天手气太烂,一把没赢。”
  马太太喜滋滋收钱,“没办法呀,运气来了挡都挡不住,可能我最近喜事多吧,连牌运都跟着好起来。”
  我对面的钱太太看了看她肥腻臃肿的肚子,“你能有什么喜事啊,难道你又有喜了?马局长要老来得子了?”

  马太太啐了她一口,“老马升正局泡汤了,好在家里儿子争气,在机关做得不错,要升副处了。”
  钱太太语气有些发酸,“嚯,快赶上他爹了,要说家里有人就是好办事,才多大啊,有这么个好爹就平步青云。”
  那个情妇嘶了一声,示意马太太别说下去了,马太太这才意识到我的身份,她脸色一变,伸手打了自己嘴一下,“嗨,我这胡说八道什么呢,老马哪比得了周局长啊,人家副厅长都不做,我们老马要是有周局长觉悟的一半,我也就放心了。”
  她笑眯眯握住我冰凉的手,“何小姐,您可别误会,周局长那里…”
  我将自己的手从她掌心内抽出,一脸冷淡,“您放心吧,我不会说,都是戏言,谁会当真。”
  她很高兴,“何小姐真是有智慧的女人,难怪周局长这么疼你,为了你都要和自己发妻离婚了。”
  离婚。

  周容深竟然要离婚了。
  他一点风声没和我谢露,我试探着问不是讹传吧。
  钱太太打包票说这是真的,“周局长秘书和他通电话,提到了离婚协议,结果被路过的人听见,那人和我家老钱关系很好,喝酒时候说了,不过何小姐放心,老钱知道分寸,已经警告那人不要传给别人。”
  马太太瞪大眼睛,“周局长还真要离婚娶情妇啊?我嘴巴还真灵,何小姐您可得记我一大功。”
  我忽然想起周容深那天早晨问我,是否想过让他做我的丈夫,我没往心里去,以为他试探我懂不懂事,知不知道深浅,毕竟他老婆已经见过我,他担心我把曾经勾搭男人上位的心机用在排挤欺负他老婆身上,可现在回忆,他眼睛里的认真哪里是玩笑。
  我整颗心都要停止跳动,眼前的一切仿佛全部静止,也没有了声音,光与影都是惨白。
  我扭头看向远处被层层包围的乔苍,他正好也在望着我,我们四目相视,他露出一丝笑容,那丝笑容像极了灯笼街的月色,令我心口一阵发烫。
  酒宴结束后不少男人都喝大了,搂着自己老婆肩膀称兄道弟的,丑态百出。
  钱处长喝得最多,对瓶吹了几扎洋酒,钱太太过去搀扶他时,他指着自己老婆跟旁边人说这谁啊胖得跟牛犊子一样,这么好的礼服真可惜了。

  周围人忍着不敢笑,钱太太气得脸都绿了。
  周容深秘书到酒店来接我,他没上楼,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让我下去,他说周局长喝多了,也在车里,刚结束一个应酬。
  我和还在等自己丈夫的太太们道了别,马太太一再和我约定下次去俱乐部,她知道一家特别好的俱乐部。
  我知道她是被宝姐给惯出甜头了,俱乐部的鸭子年轻力壮,玩儿几次当然会上瘾,市局不敢抓她,就算倒霉又碰上扫黄,她还是能走后门。
  我笑着说我不感兴趣。
  她告诉我试试就知道了,那可是人间极乐,妙不可言的。
  她对着我耳朵问我见没见过二十厘米的大家伙,我被她臊得有些脸红,“马太太您说什么呢。”
  她捅了捅我肋骨,“都是过来人了,有什么害臊的,回来我带你去见识见识,保准让你舒服得晕死过去。”
  我赶紧借口自己有事躲开了,这些官太太说白了就是母狼,是鸭妓,十有八九都嫖过,市面上给自己家伙镶珠的鸭子,都是为了官太太。
  这些女人最起码四十以上,下面松松垮垮,不粗不长根本没有摩擦的快感,我以为她们都藏着掖着,现在看来绿自己男人都是明目张胆的。
  我等电梯时看到铁门上闪过一道人影,我吓了一跳,立刻转身去找,但什么都没有,我以为自己喝多了出现了幻觉,等我进去门关上,忽然一个男人在最后关头冲进来,他身手实在太敏捷,我都没有反应过来已经被他牢牢按在墙壁上,他朝我的唇狠狠吻下来。
  我瞪大眼睛想要看清他的样貌,当我发现这对眉眼属于乔苍,我整个人有些颤抖,我用力推拒着他,在他怀里疯了一般挣扎,可他把我禁锢得太紧,他火热的吻充满了侵略性,每一口都要把我吸进他的喉咙,我在他疯狂肆虐的舌吻下身体轮成了一滩水。
  电梯从下楼变成了上楼,一直到达顶层都没有停顿,从三十三层坠下的每一分每一秒,都仿佛过得格外慢,他舌头离开我的嘴,舔舐着我被头发遮住的脖子和胸口,酥酥麻麻的感觉如同过电,不存在交易而只是一场疯狂的吻,我更加清楚感觉到来自于他的凶猛和狂野。
  “你疯了。”

  我嘶哑的喉咙喊出这三个字,我不能置信这么柔轮Y`in 荡的声音是来自于我,太轮太绵了,更胜过我在周容深身下呻吟的每一次。
  乔苍手扣住我的汝房,他狠狠捏着,“是不是再想睡你,我就要整他?”
  我捧住他在我汝头上啃咬的脑袋,“你敢。”
  他嗤笑了一声,“我没有什么不敢,要不要试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