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DNA亲子鉴定师,说说我遇到的那些人和事》
第501节

作者: 小鉴定师大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时警员们都以为这些人挖掘完毕之后就会消停下来,没想到居然在有心人的蛊惑下转移到了寺庙处,叫嚣着“要么交出尼坤,要么拆除寺庙!”
  从这一刻开始,这近万人也从愤怒的民众变成了“暴民”。
  暴民围攻寺庙事发突然,警员们来不及疏散法师,只能让他们紧闭大门,自身在庙门前组成人墙,将化解危局的希望寄托在“闻讯赶来的小城领导能说服民众”身上,刚才那位长者(小城的二把手),正是政府安排来和民众协商、化解危局的。

  但可惜的是,无论长者如何劝说,始终无法平息暴民们的怒火,长者也避祸而去,将处置大权交给了坦波。
  围在寺庙外“暴民”有近万人,而警员只有百余,一旦庙门告破,那几十名法师的人身安全就没人可以保证了。
  而现在,仅仅只过去了几十分钟,肯警官就说寺庙中已经空无一人了,这究竟是什么回事?
  肯警官接下来的讲述解除了坦波心中的疑惑。
  原来,肯警官接到有上万民众“武装暴动”的通知之后,就带着小卫匆匆赶到遍布小城的鲜花园中查看“暴乱”的情况,因为他手下的警员都已经被调派到各个分局,所以实际上是光杆司令一枚。
  在几个鲜花园中查看之后,肯警官发现绝大部分民众都在义愤填膺地挖掘着鲜花,而其中很少一部分则在到处流窜,那时候他就怀疑这群人有着其他的目的。
  湄林小城的几个政府机关接到“暴乱”的通知都已经吓得关门大吉,只有寺庙中的法师们巍然不动,他们一直坚守的信仰让其无法做出没有任何征兆就弃庙离开的决定。
  所以肯警官猜测,这些人的下一步动作,极有可能是煽动民众冲击寺庙!
  于是他安排小卫潜入寺庙中,等待有可能出现的“民众冲击寺庙”的极端情况。
  不久之后,果然这种极端情况出现了!
  在警员们组成人墙护住庙门时,小卫就现身出来并亮明身份,带着一众大大小小的法师悄悄离开了寺庙。
  枪响之后不久,小卫就已经发送了信息过来,说法师们已经抵达了安全的地方,寺庙中,已经空无一人了!

  坦波先是眉头一皱,旋即一脸恍然道:“原来如此,肯警官您果然料事如神,不亏是神探!”
  话音未落,坦波又颇为疑惑道:“但寺庙四周被暴民团团围住,我们的人也一直分散在四周警戒,没有看到一个人进出,卫警官是从哪里带着法师们转移出来的?”
  肯警官尚未答话,坦波一拍脑袋,自问自答道:“明白了,是那个地道!”
  肯警官闻言连连点头,坦波所说没错,小卫正是带着法师们从那个佛像的头顶进入,通过佛肚和地道,最终安全转移出来。
  既然法师们都已经安全转移,坦波终于能稍稍放下心来,不过他还是有点犹豫道:“寺庙中都是上百年的古佛,其中还有塑了金身(用金粉涂抹佛身)的,如果全部被砸烂了,我怎么向法师们交待?”
  “那你还有更好的解决办法吗?”
  肯警官的这句话,终于让坦波下定了决心,做了全体警员撤离寺庙的指示。
  日期:2017-12-15 21:16:34
  警员们刚刚奉命撤离,愤怒的民众就一拥而上将整个庙宇砸了个稀巴烂,这座有上百年历史的古寺,仅仅几小时就彻底化成了飞灰。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民众们发泄完毕时间也临近了傍晚,在一个当地有名望的老者出面说合下,这些民众终于消停了下来,各自回家休息了。
  那些别有用心者回去之后是否还有其他动静暂且不论,这次事态如此之大,却没有人员的伤亡,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坦波站在灰尘中欲哭无泪,曾经是信仰源地的上百年古寺毁于一旦,心中的悲苦自然难免。

  他所不知道的是:
  站在他身后的肯警官,眼里闪过一丝冷酷的寒芒。
  坦波将现场的事情安排妥当,和肯警官一同来到城西警局,小卫将法师们转移出来之后全部安置到了这里。
  (这里做个解释,我们一般习惯将和尚称为高僧,而泰国一般习惯称之为法师,得道高僧称之为大法师,这里是写泰国的故事,所以称谓自然按照泰国的习惯来。)
  “肯警官,幸不辱命,一共四十多名法师全部安全转移出来了!”小卫感概地看了一眼火急火燎冲进警局探望众法师的坦波道:“您真是料事如神,如果这次不是您的安排,估计那坦波下半辈子就要去里面蹲着了。”
  肯警官笑骂道:“查案的本事没什么长进,拍马匹的功夫倒是越来越熟练了!”
  小卫“嘿嘿”一笑,为了掩饰尴尬故意转移话题道:“这次寺庙全部被拆了吗?那些镀金佛像呢?”

  “寺庙几个小时之内就被拆了个一干二净,镀金佛像当然也被砸了个粉碎,上万人一起动手拆一座数千平方的寺庙,那场面真是精彩万分,你没在场看太可惜了!”肯警官啧啧感叹道,仿佛小卫没有看到那个场面是一个极大的损失。
  小卫略略有些奇怪,肯警官不是这么无聊的人啊,怎么说起拆庙宇一事似乎有点幸灾乐祸?
  他来不及细想,一旁的肯警官见四周无人,压低了声音道:“暴民十一点开始围困寺庙,你十二点半才给我发信息说安全转移,组织这四十余人从地道撤退最多一个小时,而你这次却用了一个半小时,是不是那件事情发生了?”
  小卫点了点头道:“我最开始就藏在庙门附近,暴民一来庙门一关,我就现身找到了洪,果然他叽叽歪歪说什么“佛在人在、佛亡人亡”的鬼话,我按照您的交待一开始假意答应,说先召集所有人商量一个对策出来,他没有疑心就带着我一同将法师们都召集起来,等人都到齐之后,他那句“誓与寺庙共存亡”还没说完,我就一枪托把他砸翻在地,将所有法师都带了出来。”
  肯警官闻言笑了:“你小子这手倒是简单干脆,就没想过万一这些法师中间有脾气暴躁的,见你砸翻主持不服你安排怎么办?”
  “就凭我这张三寸不烂之舌,还怕说服不了这些迂腐的法师?不过也正是因为要说服他们,所以多花费了半个小时时间。”小卫以前对法师颇为尊敬,而现在却给这其冠上“迂腐”两字,虽然算不上贬义,但这段时间他思想的变化可以窥见一斑。
  “万一这些法师中间还有拒不离开寺庙,和洪一样要与寺庙共存亡的呢?”肯警官故意考效道。
  “肯警官,这里我先向您请个罪!”小卫做出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道:“在我现身出来找洪之前,就偷偷给副队长打了个电话,假借您的名义要他安排几个人到地道口接应我,万一发生什么情况我一人处理不了,有那几个同事接应就没问题了。”
  “不错不错,这次脑子转得倒挺快!”肯警官促狭地笑道:“连以退为进都知道用上了,就算我想批评你也显得我这个做领导的小气不是?”
  小卫“嘿嘿”一笑,这次能将四十余名法师安全从寺庙中转移出来,面对主持洪“誓与寺庙共存亡”的煽动也能快速正确地应对,他确实立了大功一件。
  “肯警官,有一个问题我不知道该不该问您。”小卫神色颇为犹豫。
  “无妨,你问吧,方便回答我就回答,不方便回答我就当你没问。”肯警官难得地开了个小玩笑。
  “您怎么知道洪法师会一心要“势与寺庙共存亡”的?”小卫疑惑道:“一开始,我单纯只是以为您看穿了他的性格、掌握了他的心态,但现在看来,并没有这么简单。”
  “你从哪里看出不简单的?”

  “您提到庙宇被拆之后仿佛挺高兴,而洪却要誓死守卫这栋庙宇,所以我觉得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肯警官思虑了一下,正色道:“小卫,你很不错,能将这两点联系起来,说明你已经进入状态,现在也是时候将一些事情告诉你了!”
  肯警官闭上眼睛,仿佛陷入了无限的回忆之中,良久,他终于睁开眼睛,缓缓道:“几十年前,就在这个湄林小城,曾经发生过一起战争!而这次战争的名字,就叫做—佛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