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44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跟何县长这样的大人物坐在一起,陈燕有些不太习惯。如果是大众场合,人多无所谓了,她反而放得开,眼下这两个人吃夜宵,陈燕心里七上八下的。
  看来何县长经常来这里吃路边摊,连小摊的老板都混熟了,做为一个县长,不容易啊!换了任何一个人,恐怕做不到他这样子。
  何县长见陈燕一付心事重重的模样,便问,“招商办最近的情况如何?工作开展得顺利吗?”
  陈燕道,“承蒙县长关照,招商办一切顺利,目前又有两个项目在接触。”

  何县长点点头,“不错啊!看来我真没看错人,陈燕同志,你可要好好干,别辜负组织对你的期望啊!”
  陈燕老老实实地应道:“请县长放心,陈燕一定尽心尽力。”
  小摊老板马上炒了一个子然牛肉送过来,何县长道:“听说你酒量不错,来点怎么样?今天我们喝酒,也没个讲究,尽兴即可。”
  县长提出喝酒,陈燕自然不好拒绝。

  倒是旁边的司机,吃了一碗牛肉面,跑回车里抽烟去了。
  这里没什么好酒,都是些普通货色。要么二锅头,劲酒,还有本地的南阳大曲。
  二锅头和南阳大曲的度数高,老板就建议他们喝劲酒。
  一瓶劲酒,两个人,四个菜。就这样在路边小摊上喝开了。
  此刻吃夜宵的高峰期已过,人越来越少,何县长的酒喝得很慢,陈燕只能陪着他慢慢喝。快喝到一半的时候,何县长问起陈燕,“你应该是个本地人吧?”
  陈燕点点头,“土生土长的安平人。”
  何县长道:“改革开放都这么多年了,你觉得安平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陈燕想不出来,安平县一直以来,真没太大的变化。外面的城市已经进入现代化,人们的思想也随之改变。真要说变的,就是那些进进出出打工的人,从沿海带回来的新潮流。但是整个城市的格调和布局以及城市建设,真的是令人不敢恭维。

  陈燕说,“我还真说不上来!”
  “说不上来,那就是没有变罗!”何县长端起杯子示意,喝了口酒,“其实你心里非常清楚,只是不想说,或许不敢说。没关系,今天晚上我们两个只当聊天,不带任何因素和目的,你有什么说什么,畅所欲言,就当我是你的一个朋友。”
  朋友?
  跟县长交朋友,开玩笑!
  陈燕在体制内也混了四五年了,没吃过猪肉,还真见过猪跑。大人物呢,她攀不上,象谢毕升这样的小人物,官架子大得离谱。就拿她以前那个死去的公公李副县长,不管家里还是单位,整天一张阎王脸。

  据说这叫官威!
  当官的没有官威,别人就不怕你。
  不怕你,你的命令就无法执行下去。所以每个领导看起来,都是那么严肃,不拘一笑。
  但是领导问你话,你不能不回答。
  哪怕是违心的话,你也要说得跟真的一样。领导高兴了,你的日子就好过了。

  陈燕发现自己连违心的话都不能说,何县长看起来是那么的真诚。或许你可以骗任何人,你能骗一个对你真诚的人吗?
  何县长说,“成立招商办的目的,就是要利用投资者的资金,来发展我们这个城市。三年以来,招商办政绩为零,城市当然不会有任何改变了?当然,这也不能全怪招商办,政府部门也有很大的责任。在改革开放的步子上,迈得太小,甚至原地踏步,这是政府的责任,也是我的责任。”
  陈燕说,“你是一个好领导。”
  何县长笑了,“好领导有用吗?如果能把安平经济搞上去,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我宁可做一个坏领导。但是我到安平这么久,总有一种缚手缚脚的感觉,怎么也施展不开。”
  何县长跟自己说这样的话,陈燕心里暗自震惊。

  看来顾秋分析得一点都不错,何县长果然是善于潜伏和伪装自己,现在开始准备反击了。有时她不得不佩服顾秋这小子,象个神仙一样料事先机。
  只是他这样如此折腾,能不能解救得了从政军?
  陈燕望着何县长,“这是体制问题,并不是您的错。”
  何县长没说话,似乎在深思。他有可能并不是向陈燕询求什么,而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感慨。陈燕却想到了顾秋的那番话,忍不住说了出来,“目前的形势,就象两个高手下棋,一方强势无比,一方四面楚歌。至少表面上看是如此,实则不然。”
  何县长本来也只是一番感慨,没想到陈燕居然说出这样的道理来,不由心里一惊,“你说说看?”。
  何县长的表情,让陈燕猛然惊醒。
  糟了!自己一时情急,忘了祸从口出这个道理。怎么在何县长面前说这种话?可何县长正看着她,“说下去!”
  陈燕居然无法拒绝,把心一横,说就说吧!
  她不知道何县长是在试探自己,还是别有用意,陈燕心里想,都说到这份上了,不说反而显得自己对他不信任,立场摇摆。
  陈燕道:“我也不知道说得对不对,如果说得不好的话,还请县长海涵。”
  何县长今天兴致极好,摆摆手,“哪来这么多客套,说吧!怎么想就怎么说?”
  陈燕暗吸了口气,“其实可以换一个角度考虑,弱势那方并不弱。与其说,一方强势无比,一方四面楚歌,倒不如说,这也是一场老鹰捉小鸡的游戏。老鹰可以从任何一个角度,任何时机,袭击任何一个目标。而保护小鸡的母鸡,却不可能知道老鹰会在什么时候来袭击哪一只小鸡,因此,它只能每天提心吊胆,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陈燕说完,何县长那眼神,煞是亮了。不过他毕竟是一县之长,正处级干部,修为远非普通人能比。
  眼中明显闪过一丝喜色,陈燕的一番话,显然对了他的胃口。
  但这丝喜色,如果不太注意的话,绝对看不出来。何县长除了惊喜,还有惊讶,真没想到这个陈燕还有这等本事,能看清楚整个局势。
  何县长端起杯子,“我们喝酒!”
  陈燕跟他碰了下,把杯中的酒喝完。
  时间不早了,何县长朝小摊老板招手,陈燕跑过去,把单买了。

  “还真让你请客?这怎么行?”
  陈燕道:“欢迎县长来招商局检查工作,到时我们再好好喝几杯。”
  何县长说,“这个我一定会去的。”
  司机看到两人吃完了,忙打开车门。“去哪?我送你!”
  陈燕道:“我就住附近,算了吧!”
  俯下身来,对何县长道:“谢谢您,县长!”
  何县长摆摆手,小车离开。
  回到出租屋里,陈燕随手带上门,庸懒地往沙发上一躺。尽管已经很晚了,一点睡意都没有。打开电视机,也觉得索然无味。

  想给顾秋打电话,都十二点半了,估计这个时候顾秋应该还在路上吧!
  从今天晚上的情况来看,何县长果然有心思了。正如顾秋所说,他是一头潜伏的狼,正伺机而起。只是为什么,他要把这些告诉自己?
  他把自己当心腹?还是别有用意呢?
  陈燕躺在沙发上,就这样睡着了。
  何县长回到家里,却是完全失眠了。

  他一向认为自己是个沉得住气的人,但是今天在陈燕面前,为何情不自禁的吐露心思?这可是一种极为危险的做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