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43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燕道:“看来这个何县长,要想在安平展开工作,难呀!”
  顾秋笑了起来,“其实也不尽然,以我来看,何县长反而占了上风。”
  “怎么可能呢?他点什么上风?他在安平县孤家寡人一个,连个象样的帮手都没有。”

  顾秋道:“这个破局很容易,其实不难。”
  “四面环敌,危机四伏,如果是你,怎么破?”
  顾秋道:“现在安平的局势,看起来是汤书记尽占上风,所有重要部门的人,都归他管,他大可以一手遮天,对吧!”
  “难道不是?”
  顾秋道:“其实呢,事实上并非如此。汤书记在安平的确有基业,一般人撼动不了半分。但是受宠的毕竟只是小数几个,其他人呢?积压已经久,难免心中有些怨气。没有哪一个人敢说,自己可以把一碗水端平,汤书记自然也不例外。这些不受宠的人,慢慢就会产生异心,只是没有适当的机会让他们爆发罢了。”

  陈燕望着顾秋,觉得不可思议,反问顾秋,“如果是你,怎么破局?”
  顾秋淡定地道:“插手从政军事件,借此掀起反腐*,四面出击,看他汤书记怎么护盘?”
  “可何县长孤掌难鸣啊?”
  顾秋道:“你得换一个角度看。表面上是两个人对峙,汤书记带了一帮小弟来助阵。这样看起来,何县长这边的确势单力薄。但从另一个角度,而完全相反。”
  “这怎么看?”
  陈燕问。
  顾秋随手抓了一把黑子甩在桌上,又捏了一颗白子丢在中间。“如果这颗白子代表何县长,这些黑子代表汤书记的整个安平帮,那么从现在两人的身份,是基本相等的。汤书记要围攻他,压制他。何县长想反击的话,可以采取四处出击,不做正面交锋,偷袭他背后的子,如果你是汤书记,该怎么办?”
  “肯定要保护他下面那些人了?”
  “对!”
  “就是要他保护,但他怎么可能知道何县长要对哪一个下手?如果在这个时候,取得市委的支持,展开整风运动。汤书记怎么护?他忙得过来吗?”
  陈燕恍然大悟,“我明白了。高,果然是高。原来是逆境,也是顺境。”

  顾秋看看表,“好了,时间差不多了,单位的车子借我用一下,我要马上回楚河。”
  “现在?”
  “嗯,来不及了,我必须连夜走。”
  “需要多长时间?我派小李送你过去。”
  “不用了,回来三天应该差不多了吧!”
  “路上小心点。”陈燕很体贴地道。
  “放心吧!我会注意的。”
  顾秋走后,陈燕在心里暗自担忧,这可是拿两个人的前程在做赌局,要是传到某些别有用心的人耳朵里,又要有麻烦了。
  从家这事,结果如何?
  陈燕心里没底。

  顾秋走了,陈燕一个人呆在家中,突然觉得空落落的。
  这段时间她一直跟顾秋在一起,两人上班下班,吃饭做乐,觉得很开心,很快乐。
  这让陈燕突然想起自己的遭遇,本来是一帆风顺,幸福美满的日子,居然落到这般田地,人生啊!还真是一盘扑朔迷离的棋。
  呆在家里很无聊,想出去透透气。
  换了一身黑色的套裙,丝袜,陈燕漫步走在大街上。
  夏天的夜晚,微风徐来,大街上行人纷纷。

  路边的小摊上,不时传来一声声吆喝。
  还有一对对手拉着手,亲密无间的情侣。粗野的汉子,喝着冷冻的啤酒,划着酒拳。不知不觉,她又来到老县政府家属区。
  一楼的房间里,似乎永远都不会开灯。
  一个忽明忽暗的烟火,在窗前闪烁。
  陈燕远远望着,心思凝重。
  李沉浮,一个陈燕心中挥之不去的梦,一个终生永远解不开的结。

  虽然自己把第一次,交给了顾秋,但是她的心里,依然想着这个李沉浮。人都是有感情的,李沉浮对她的好,她铭记于心。
  至于李沉浮后来的转变,陈燕可以理解。
  做为一个曾经优秀的男人,居然碰上这种令人绝望的事,他怎能开怀?或许残废对他来到说,算了不什么?
  父亲之死,对他来说,还能承受。
  可车祸让他丧失了一个男人最基本的权力,这是他永远都不能释怀的。
  陈燕是一个只记恩,不记仇的女人,此刻她的心里,依然澎湃着过去的激情。

  脚步轻移,她想过去,却又突然止步。
  有人来了,陈燕转过身,默然离去。
  大街上,行人渐少,灯光迷离。
  陈燕一个人孤单单地走在路上,复杂的心思,让她变得有些彷徨。当然招商办主任,又能怎样?女人,或许,只需要一个安宁的港湾。
  想到顾秋,她又深深地叹了口气。
  或许,我错了!
  陈燕喃喃自语。

  嘀嘀--!
  两道灯光袭来,背后开过一辆八成新的桑塔纳。
  陈燕没有回头,只是把脚步移了移。
  车子开过去,又倒回来。
  车窗玻璃落下,一个声音响起,“陈燕!”
  陈燕回头一看,“何--县长。”

  “上车吧,我送你!”
  陈燕想拒绝,可看到何县长的眼神,心里一凛,人家一县之长热情相待,自己怎么可以冷面相对?可是让他送的话,似乎又不太好。
  犹豫间,何县长笑道:“上车吧!我正好想了解一下招商办的情况?”
  何县长从市委赶回来,风尘仆仆,连晚饭都没吃,不料在这里碰上陈燕。
  陈燕木然点头,司机匆忙下车,为她拉开了车门。

  “何县长,您这是从哪回来?”
  司机道:“县长周车劳顿,到现在都还没顾得上吃饭呢?”
  何县长望了司机一眼,似乎有些责怪。
  陈燕道:“哦,既然如此,不如由我做东,一起去吃个宵夜怎么样?”

  何县长对司机道:“那就找个安静点的地方。”
  本来这个季节吃宵夜,东外滩是最好的地方,可那里人多,吃酒划拳的,过往的车辆,还有两两相依的情侣,以及出来消暑的人太多了。
  陈燕心里想,象何县长这样的领导,一般人哪请得动?今天既然有这样的机会,不如就去紫荆园,紫荆园那是一个高级场所,也是待人接物最好的去处。
  于是陈燕建议,“不如去紫荆园吧?”
  哪知道何县长指着前面的路边小摊,“紫荆园就算了,这里不错,前面停车。”
  司机和陈燕都有些惊讶,这可是路边小摊,堂堂一县之长在这里吃宵夜,象样吗?可老板发话了,司机哪敢有意见?将车子停稳。
  何县长就下了车,陈燕愣在那里,这地方太不雅了吧?
  何县长望着她,“你不是要请我吃宵夜吗?怎么舍不得了?舍不得就我请。”

  陈燕一脸尴尬,“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这里是不是太寒酸了点?”
  何县长已经坐了下来,“什么寒酸不寒酸的?你们看这么多人在这里吃,他们能吃,我们也能吃。”
  陈燕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得在何县长对面坐下。
  司机要了碗牛肉面,远远坐开。
  小摊老板跑过来,“何县长,老规矩吗?”

  何县长道:“今天我有客人,你自己看着办。”
  小摊老板乐了,“好类!我这就去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