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42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汤书记冷笑了声,“去哪里都没用。这是组织原则,如果他从政军真有问题,去市委,去省委就能免了他的错吗?去,不用理她。”
  汤立业书记当然没有把一个小小的从彤放在眼里,他在官场多年,什么事情没有见过?不要说一个从彤,比从彤更厉害十倍的人物,照样乖乖的给他趴下。
  这让汤书记想了两年前的一件事来,这件事情当时差点就闹到省里去了,还不照样给摆平了?
  在这个圈子里,没有人情,只人利益。

  从彤沮丧地坐在茶楼里,顾秋正在劝她,“先不要急,总会有办法的。现在你这样瞎跑也不行,反而给你爸带来麻烦。这样吧,让我想想看,有消息再通知你。”
  从彤疑惑地抬起头,“行吗?”
  顾秋拍拍她的肩膀,“相信我,天无绝人之路。”
  晚上九点半,从彤和陈燕坐在茶楼里。两人不时看表,焦急万分。

  九点四十六,顾秋匆匆而来。
  从彤迫不得已站起来,“怎么样了?”
  顾秋拉上门,三人都坐下来,“你家里是不是有一只盘龙玉瓶?”
  从彤道:“这个我不太清楚,怎么啦?”
  “问题就出在这里,有人举报,你爸收取巨额贿赂。据说这东西价格好几十万。”
  从彤和陈燕都吓了一跳,本来这种事情,陈燕不宜介入,但她碍于朋友的面子,还是出来跟从彤见面了。
  盘龙玉瓶的事,从彤真不知情。

  顾秋道:“你回去问问看,到底有没有?”
  从彤有些担心,万一有呢?那怎么办?
  陈燕道:“有就交出去,免得他们眼红。”
  “不,绝对不能交,一旦交出去,从局长受贿的罪名就坐实了。”
  “那怎么办?”
  顾秋道:“你打电话回去问问,确定之后再说。”

  从彤马上给老娘打电话,此刻的从夫人,有如惊弓之鸟。
  从彤的确不知道家里还有个盘龙玉瓶,从彤妈当然清楚。告诉女儿后,从彤说稍等,此事暂时不要告诉别人。
  顾秋确认了这个消息,对从彤道:“你马上回去,拿了这东西去市组织部。把它交给左部长。”
  “这样行吗?”
  “只能这样冒险了,否则我真想不出来还有其他的办法。”
  从彤马上离开,顾秋对陈燕道:“陈燕姐,你先回去吧。我还要去有点事!”
  陈燕点头道:“你小心点,千万别把自己也搭进去了。”
  顾秋说,“你放心吧!我自有分寸。”
  离开茶楼,连夜去了书画市场,买齐了文房四宝和宣纸。
  陈燕正准备睡觉,看到顾秋抱着这些东西回来,不由有些奇怪。“你这是要干嘛?”
  顾秋道:“到时你就知道了。”
  看着顾秋拿了这些东西摆在书房里,她跟了进去。顾秋把一个砚台和墨交给她,“既然你这么好奇,干脆帮点忙,磨墨吧!”
  陈燕道:“你倒是会差遣人。为了你的红颜知己,把姐姐都使唤上了。”

  顾秋笑笑,“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功德无量。如果不帮她,从局长可能有牢狱之灾。”
  陈燕拿了墨出来,闻到一股香味,“咦,这墨是什么做的?还有香气。”
  顾秋道:“这可是特殊的专用墨,花了二千块钱买的。”
  “什么?这玩艺居然值二千块?”
  看着手里不到二指宽,一指厚,五六公分长的墨块,陈燕有点惊讶。
  顾秋道:“墨香,墨香,好的墨本来就带有香气的,不象我们平时用的墨,臭死了。”

  铺开宣纸,拿出一支手指粗的毛笔,屏气凝神。
  陈燕在旁边见了,暗自奇怪,他这是要干嘛?这样也能救从政军?
  真搞不懂这家伙!
  把墨磨好,轻轻地放在旁边。
  只听到顾秋喃喃自语:“师傅,冒犯了!弟子这也是迫不得已。”说完,他才拿起笔,落在砚台上。
  醮饱墨汁,只见顾秋提笔而起,霎时间运笔如飞,纸上一阵龙飞凤舞。整个书房里,没有丁点声音。此刻的顾秋,也似完全换了个人似的,神情专注,目光炯炯。
  唯有手腕快如灵蛇,如行云流水一般。
  漆黑的浓墨,在宣纸上留下一行行草书。
  陈燕看不太懂,只知道个大概。
  其实也就十来分钟的时间,陈燕却象过了漫长的几个世纪,主要是这一刻的气氛太紧张了。等顾秋写完,她才看出最后几个字,破阵子?宋?辛弃疾。
  落款是,郑之秋。乙丑年五月。
  顾秋写完,额头上都渗出汗了。
  陈燕立刻递过一条毛巾,顾秋接在手里,“好久没有写了,差点就找不到感觉了。还好,马马虎虎。”

  陈燕问,“你这都写些什么?好象是一首词。”
  顾秋点点头,“这是南宋著名词人辛弃疾的大作,破阵子。”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

  “你写这个干嘛?”
  顾秋神秘地一笑,“山人自有妙用。”
  “妙用?你不要告诉我,这个也能救从局长。”
  顾秋道:“哎,你还别小看它,说不定能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陈燕打死也不信,“你又不是什么名人,书法家。”
  顾秋指着上面的落款,“我不是,他是。”
  “郑之秋?他是谁?”

  “不会吧,陈燕姐,连他你都不认识?不过也不能怪你。他早在十几年前已经不再出现了,这位郑之秋先生,可是当代最有名的书法家。只是他淡薄名利,归隐田原,市面上很少再有他的作品,一旦出现,不要说价值连城,没有几十万可是拿不下来。”
  “什么?就这东西,值几十万?”
  “艺术品这东西,在识货的人眼里自然值,在不识货的人眼里,无疑一张废纸。”
  “你跟他很熟吗?”
  “不熟,认识而已。”
  顾秋放下毛巾,拿了重物压住四角,把门窗关了。“我们出去吧,等它干了再说。”
  陈燕还是不明白,回到客厅里,依然在问,“你费这么大劲,搞出这玩艺,真有用?”
  “有没有用不去试怎么知道?”
  陈燕一脸怀疑,“真看不出来,你还会这些,快说,到底还有多少秘密瞒着我?”
  顾秋道:“哪有秘密啊?全身上下你不都看光了吗?”
  “去你的!”陈燕踢了他一踢。顾秋啊哟抱着大腿间坐下去。

  陈燕马上跑过来,“你没事吧?”
  顾秋反手一把抱住她,按倒在沙发上。
  客厅里,响起陈燕的一声尖叫,“啊——不要!”
  “哎,你说这件事到底是什么原因?”

  陈燕端着杯子,用脚尖踢了一下顾秋。因为墨迹未干,顾秋陪陈燕在客厅里说话。
  顾秋道:“还能有什么原因?无非是有人想整从政军。”
  “听说从政军最近伍秘书来往甚密,一个星期居然去县长办公室四次,别人可没有这样的待遇。会不会因为这件事情,触怒了汤书记?”
  从政军在安平很多年了,一直处于那种不冒尖又不沉底的状态。何县长决心把安平经济抓起来,大搞城市建设,多次召从政军去办公室谈公事。
  顾秋倒是也听说了,难道仅仅是因为这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