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41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安慰了几句,顾秋告辞,从彤送他到门口,顾秋道:“别太担心,会有办法的。”
  从彤神色黯然,看着顾秋离开后,她才关上门。

  回到出租屋,陈燕还在沙发上躺着看电视。
  “回来了?”
  顾秋点点头,“你还没睡?”
  陈燕开起了玩笑,“是不是舍不得?去那么久。唉,你什么时候跟从彤认识的?我居然一点都不知情?”
  顾秋一脸尴尬,“陈燕姐,别这么八卦好不好?我跟从彤只是认识而已。”
  陈燕道:“别骗我,从彤看你的眼神,分明就含情默默的,看得姐姐我心里都酸死了。”
  “真的酸?酸你还给我介绍什么女朋友?”
  陈燕躺在顾秋身上,“唉,我真是这么想的,如果我们两个结婚,不太现实。就想给你介绍一个女朋友,没想到见你和从彤这么好,又那么般配,我真有些后悔。”
  顾秋抱着她,“我跟从彤真没什么,只是认识而已。”
  陈燕摸着他的脸,“顾秋,你要是在外面有女人,一定要告诉我,不许瞒着我!”
  顾秋哭笑不得,换了一个话题,“从局长被检察院带走了。”

  “什么?”
  陈燕吓了一跳,立刻坐了起来,“这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刚才我送从彤回去,刚好看到检察院的车子,把从局长给带走了。”
  “没理由啊?”陈燕嘀咕着。
  顾秋拿起茶几上的烟点上,“这种事情没什么理由的,而且你对从政军也不是太了解。他到底有没有经济问题,只有他自己知道。”

  陈燕道:“据我的了解,从政军在安平这圈子里,口碑还不错。要抓贪官,也不应该先抓他,比他贪的多的是,再说现在又不是什么运动。”
  “那就只有一种可能。”
  “有人要报复他?”陈燕马上想到了。
  “应该是吧!不过这一切,都只是我们的猜测。”
  陈燕突然问,“会不会是几大势力之间的一次较量?可真要下手,也不该从他那里开始啊?拿下他,没有说服力。”
  顾秋问道:“从政军有没有生活作风问题呢?”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陈燕含着笑,望着顾秋,“小坏蛋,你有没有?”
  从政军的问题,很快就有了眉目。
  有人举报他在任职期间受贿。检举信是直接寄到纪委的,纪委书记征求汤书记的意见。汤书记刚开始也没有表态,后来不知为什么,突然改变风向,在上面批示了两个字。
  查查!
  纪委书记对此,感觉很疑惑。
  汤书记的意思是什么呢?

  如果只是一个字,那就很干脆,查!
  可偏偏是两个字,这查查是什么意思?查查看?查查再说?还是无奈之下的一种勉强?查查吧!
  对着汤书记的批示,纪委书记可是伤脑筋。
  查查两个字,显得那么没底气,他还真不知道汤书记是什么用意。
  后来听秘书说,从政军前两天晚上十一点多,还从何县长家里出来。纪委书记这才明白过来,马上派人带走了从政军。
  从政军还是沿着谢毕升这条线,搭上汤书记的,他在国土局这个位置上,已经四五年了。本来他有希望在下一届,混个副县长什么的,这么一闹,只怕是麻烦大了。
  从彤哪能眼睁睁地看着老爸被带走,而无动于衷?
  她来到纪委,要求见纪委书记。
  纪委的几名副书记心里明白,一个个躲着不出来见人。
  从彤直接就闯进了纪委书记办公室,要求给个说法。纪委书记当然不会出来见她,秘书将她拦在外面。
  “从彤同志,你也是一名国家公务人员,就这么没有一点组织纪律?从政军同志的事情,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这是国家法纪,该怎么处理,组织上自然有他的说法,你回去吧,好好呆在家里等消息就是。”

  从彤道:“我相信我爸是清白的,他不会干这种贪赃枉法的事。”
  要不是看在从彤一个女孩子的份上,秘书早发火了。“你相信有什么用?得用事实说话,用证据说话,你以为我们纪委是乱来的?你这种态度要不得。”
  从彤很固执,“如果你们不给个说法,我就去市委,去省委。”
  秘书的脸拉下来,“你要是这样说,我就没办法了。现在从政军同志只是接受调查,并没有对他采取任何不正当的措施。要是你不听劝告,对你,对他都没有任何好处。你自己回去好好想想吧!”
  从彤没有办法,一些领导都躲着她,现在老爸怎么样了?她也不知道。反正对方就一句话,从政军同志正在配合调查,不宜见任何人。
  她在纪委跑了很多次,都无功而返。
  何县长坐在办公室里,喊来了伍秘书,“国栋,你对这个从政军了解多少?”
  伍秘书道:“这个怎么说呢?”
  “你知道什么就说什么?”
  伍秘书想了下,“从政军这个人总体上来说,还是不错的。单位上下,口碑很好。也没听说过有什么作风问题,但经济上这事嘛,可大可小,我也说不准。”
  何县长手里拿着笔,不知道在琢磨着什么,过了会,他又问,“听说他老婆和女儿正到处在跑,这是怎么回事。”
  伍秘书心道,“这种事情明显就是有人想打击从政军,也不知道他得罪了谁?按理说,从政军的问题,没什么好查的。一个正科级干部,单位一把手,经济问题你说完全没有?似乎不太可能。但是会大吗?也不太可能。偏偏有人在这上面做文章,怕是别有用心吧!”

  但这话他不好说,也不能说。
  只是道:“这事我不太清楚,从政军的女儿好象是在大秋乡挂职,具体情况我了解不是很多。”
  何县长挥挥手,伍秘书就轻轻带上门出去了。
  何县长在心里想,难道是我最近让从政军汇报了几次工作,来往较密,汤立业起了疑心?要杀鸡骇猴?真要是这样,汤立业这人也太小心眼了。
  最近何县长有意大力城市建设,多次接见何政军,跟他了解一些情况。但这样的事情,似乎不足以让汤立业急成这样啊?
  应该还有其他的内幕。
  何县长最近也很焦虑,自己来到安平,寸功未立。难道就这样平平淡淡呆几年吗?
  何县长手里的笔,突然咔嚓一声断裂。
  咚咚咚——外面有人敲门,何县长立刻将断了的笔扔在垃圾筒里,“进来!”
  伍秘书道:“大秋乡的吴乡长来了四次了。”

  何县长道:“你告诉他,下周二吧,我会亲自去一趟。”
  伍秘书离开后,何县长站起来,背着双手。这可是个僵局啊!该如何撕开汤立业这张大网?想到自己正当壮年,如果不能干出点政绩来,大好的仕途就这样担误了。
  看来我得管管从政军这件事。
  县委汤书记办公室,秘书正在汇报,“书记,从政军的女儿,正在四处喊冤,影响十分不好。纪委那边的路都给她跑烂了。”
  汤书记脸上的皱纹明显加深,“这件事情,完全取决于他从政军。是黑是白,他心里清楚得很。跑什么跑?没有法纪了吗?”

  秘书小心翼翼道:“她说再不给个说法,就要去市委,去省委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