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40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最尴尬了,一个是自己刚刚确定的情人,一个是有个口头协议的女朋友。怎么这般巧?都碰到一起了。
  看到从彤的那一刻,顾秋有些不太自然。因为这样的场合,很难应付,万一露出马脚,真的会遗臭万年。
  陈燕呢,当然有些意外,自己还准备给他们做介绍,哪知道人家早就认识了,看样子还很熟。只是自己天天与顾秋在一起,怎么就不见他提起,也不见从彤跟他联系呢?
  到底是见过大场面的人,陈燕道:“既然你们都认识,省了我再介绍,坐吧!”
  三人落坐,顾秋问,“喝点什么?”
  其实顾秋最担心的,就是从彤当面说出两人的关系。不管怎么说,他可是陪从彤去见过父母的。
  幸好从彤没这么张扬,也是个极为低调的女孩子。
  有陈燕在场,从彤并没有表现出那种格外的亲热,再说,顾秋不主动,她哪好意思倒贴上来?
  陈燕问,“喝点什么?要不来瓶酒?”
  从彤道:“我不喝酒。”
  顾秋也说,“酒就算了吧,喝饮料。”
  陈燕道:“那就饮料吧!”
  吃饭的时候,从彤和陈燕在聊天,顾秋也不插嘴。他觉得这样吃饭,是一种煎熬。还得小心翼翼地防着,两人会不会说漏什么?

  陈燕或许不会,但是从彤呢,很难说哦。
  陈燕道:“从彤,你干嘛想办法调回来算了,呆在乡政府没什么意思。要不要进我们招商办?”
  从彤说,“过段时间再说吧,目前形势有点乱。”
  几天前,谢毕升夫妇又带着儿子来登门,提到了那桩婚事。从政军一改以前的态度,变得暧昧起来。
  谢毕升很生气,饭都没吃,就气冲冲的走了。
  回去之后,一个劲地骂从政军不仗义。自己还没完全死掉呢,他就开始见风使舵。谢毕升发誓,要给从政军点颜色看看。

  其实从政军一直在考察,谢毕升的儿子谢步远,论人品真的不咋的,当初提起这婚事,自然考虑到很多政治因素。既然你谢毕升自身难保,儿子又不怎么样,还要把女儿往火坑里推?
  从彤说的,正是这个原因。
  陈燕对这些知道的不多,顾秋可是心里明白。
  吃完饭,陈燕对顾秋说,“你送一下从彤吧!”
  顾秋自然不好拒绝,而从彤呢,难得回来一次,心里也盼着顾秋送自己。但嘴上却说,“不用了,我打车回去。”
  顾秋看了陈燕一眼,跟从彤一起出了门,他去拦的士的时候,从彤道:“别拦车了,散散步吧!”
  顾秋回头望了眼,陈燕没有跟上来,估计是故意躲开了。

  两个人走在大街上,从彤问道:“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起过呢?”
  顾秋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说什么?”
  “你跟陈燕姐的事!”
  顾秋笑了,“这样的事情我怎么可能逢人就说,我认了个姐姐?”
  顾秋是外地人,从彤知道的,他在这里没亲人,所以陈燕介绍的时候,她就明白,两人是结拜的那种姐弟。
  从彤道:“陈燕姐这人很好,只不过吃了太多苦。真没想到,你居然认了她做姐姐。”

  顾秋问,“你们很熟吗?”
  从彤点了点头,“刚才你没来的时候,她还在劝我,说谢步远这人人品太差,要给我介绍个男朋友,没想到是你!”
  顾秋开了句玩笑,“那你同意了没?”
  “讨厌!”
  从从彤那里了解到从政军夫妇对谢家态度的转变,顾秋笑了起来,“这是好事啊!总算没有人再B你嫁了。”

  从彤侧过头望着顾秋,“这样你也可以解脱了,对吧?”
  顾秋道:“解脱什么?象你这样的女孩子,哪个男孩子会不动心?还解脱,我还指望着被你套一辈子。”
  从彤的脸忽地红了,白了他一眼,“油嘴滑舌!”
  在从彤面前,顾秋感觉到很轻松,没什么压力。跟陈燕在一起,他一直是小心翼翼的,生怕触动了她心底的伤痛。

  有些话,不该说的,他绝对不说。
  从彤的家很快就到了,在国土局家属区门口,两人正要分手,两辆白色的警车开过去。直接在从彤家那栋楼停下,几名穿着制服的工作人员匆匆上楼。
  没多久,从政军被带出来。
  “爸——”
  从彤大惊,马上跑过去,“爸,爸——”

  这是怎么回事?
  顾秋也犯迷糊了,堂堂的国土资源局局长,就这样被人带走了?警车上印着“检察”的字样。从彤扑过去,被两名穿制服的工作人员拦住。
  从政军大喊,“你们这是违法的,我要见汤书记。”
  一名中年男子道:“现在又不是正式抓你,只是要你去配合一下调查,你急什么?”大手一挥,两名工作人员立刻将他推上车。
  “爸——爸——”
  顾秋赶过去,拉住从彤。
  “冷静,从彤,你听我说!”
  从彤哭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先回去看看吧!”
  顾秋提醒她,因为刚才从政军被带走的时候,从彤妈一直没有下楼,难保家里不出点什么事。两人匆匆上楼,从彤妈果然倒在地上。
  “妈,你醒醒,你醒醒!”
  从彤妈幽幽地醒过来,看到从彤,一脸悲切。
  从彤急了,“妈,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顾秋走过来,“先把阿姨扶到沙发上吧,地上凉。”两人一齐努力,把从彤妈扶上沙发。顾秋给她倒了杯水,“阿姨,发生什么事了?”
  从彤妈毕竟是官太太,懂的不少内幕,看到有外人在,她什么也不说。顾秋明白,“阿姨,我回避一下,你们聊。”
  从彤道:“妈,顾秋不是外人,你就说吧!”
  顾秋什么时候成自己人了?想到女儿上次说的,他们已经在一起了,她就在心里叹息。难道这就是命?
  “有人检举你爸,纪委的人过来就把他带走了。”
  顾秋暗思,光凭几封检举信,就把人带走是不可能的,肯定有什么把柄落在他们手里。按纪检委的工作程序,收到检举信,必须经过县委书记批准,才立案调查。
  如此说来,从政军的问题不轻啊。
  发生这种事,往往有两种可能。
  一是从政军问题的确严重,已经到了病入膏肓的地步,非收拾不可。

  二是有人看他不顺眼,要拨掉这颗钉子。
  到底属于哪种情况?顾秋暂时无法下结论。不过据顾秋的猜测,做为一个单位的一把手,不管查与不查,问题总是摆在那里。
  国土资源局局长,权力不小。人事,财务,方方面面的问题,都要经过他的。国土局是个油水部门,关系到土地资源问题。
  从政军被抓,也在情理之中。
  这种问题,就得看怎么去分析了。
  从彤道:“妈,你放心吧,爸不会有事的。”
  顾秋也这样说,“阿姨,别担心了,从局长不会有事的。只不过是协助调查而已。说不定晚上就回来了。”
  从彤妈叹了口气,哪象你们想象中这么简单?

  从彤站起来,“顾秋,你先回去吧!我跟妈会没事的。”
  顾秋想自己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还碍着她们母女说话,不如离开。找个机会打听一下,看看从政军到底是为什么被纪委带走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