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嫂子南下东莞,遇到的厂妹都很凶猛……》
第217节

作者: 隔壁老赵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等我坐上了面包车了之后,艾菲儿着急的跑了出来,看着她有些落寞的身影、担忧的眼神,我的心里也有些不好受。
  看来,艾菲儿似乎已经大致猜出来我们要去做什么了,不然也不可能跑出来。
  我给她挥了挥手,让她回房间,然后让赵德住开车。
  坐着车,抽着烟,我的心里想到了很多很多的事情。这次要杀的可是狱警,事关重大,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谁都说不好,说不定我会因此而付出生命的代价。
  只是,他的做法让我真的很不爽;都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可能是跟着林鹏、轩辕飞待在一起的时间太长了原因吧,我自己看待生命竟然也变得漠然了起来。
  “一会让我动手!”
  赵德住虽然在专心开车,可眼睛会不时的看向我,说:“他刚刚的那么打你,必死无疑,可咱们两个也要因此而付出代价,可能是要死人的,这个锅我背,要死我死。”
  他的声音古井无波,就像是普通聊天一样,可却是像针一样,狠狠的扎进了我的心里面。让我在这个钢筋水泥浇筑的城市里面,再一次的感受到了久违的温暖。

  兄弟这个字眼,不是喝醉了以后,吹天侃地彼此称呼的,不只是口头上随便喊一声,而是要用实际行动来进行最完美的诠释。
  赵德住愿意为了我去死,可见,我在他的心中的存在,其实就跟兄弟是一样的,从某方面来说,甚至是超出了兄弟的范畴。
  “不用,我自己的锅我自己背!”
  我拍了拍赵德住的肩膀以示安慰,让他专心的开车;三十多分钟后,我们来到了监狱的大门外面,我让赵德住把车停在一旁的黑胡同里之后,随便找了附近的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便利店坐了下来。

  这家店很小,可门口的位置却又一些关东煮之类的小吃,坐在门口,正好可以看到监狱大门,这也是我选择坐在这里的原因。
  等待的时间很无聊,我跟着赵德住喝着啤酒,吃着关东煮,静静的等着那个人下班;到了后半夜的时候,地上的啤酒瓶铺满了一地,这可把小店老板给吓坏了,一直劝我们不要喝了。
  南方人喝酒不行,跟我们北方人完全不在一个档次;在东莞、深圳这些日子,每次去外面吃饭的时候,让老板给我们拿酒,他们几乎都会按照人头来算,一人一瓶,能喝四五瓶的,在他们的眼睛里面就是酒量特别好的人。
  可在北方喝酒的时候,却完全不是这个样子,无论你去几个人,只要是说喝酒,北方的老板就会给你拿来一筐啤酒,并且还会给你说,不够了说,再给你拿。
  这也跟性格息息相关,北方人豪爽,越是往北越是这样,特别是到了东北的那个地方,冬天太冷,需要喝点白酒暖身子,这样的传统文化流传了上千年,以至于现在小孩子都会喝酒,更不要说是女人了。
  在东北的街头随便找拉一个女人,她几乎可以喝倒南方绝大数人;当然了,一些西部地区除外……
  小店老板见我们还要酒,突然之间就明白了过来,说:“你们是北方人吗?难怪这么能喝了,还要不要喝了?我再去给你们拿!”
  我笑着点头,让店老板去给我们拿酒,虽然已经喝的晕乎乎的了,可意识却真的非常清醒;虽然我平时很少喝酒,可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我还是想要喝酒,最好喝的酩酊大醉。
  酒壮怂人胆,或许我骨子里就是一个怂人,想要喝醉了以后,麻痹自己的意识,让自己什么事情都不记得,这样才会在杀狱警的时候,不会心慈手轮。
  我跟赵德住就这样慢慢的喝酒,一点也不着急,等到了六点的时候,被我们锁定了一夜的监狱大门,终于被打开了。
  几个狱警勾肩搭背的走了出来,一副醉醺醺的样子,想来他们昨天晚上肯定也喝了不少酒,这还真是天助我也。
  我并没有着急跟上去,目光远远的锁定在目标的身上,见他走路摇摇晃晃的,跟别人分开了之后,这才走了过去。
  他一个小小的狱警,座驾竟然是一辆价值几十万的跑车,不知道都做了什么样昧良心的事,竟然富成了这个样子。

  看到他这个样子,我心里的罪恶烟消云散,这个人渣,死不足惜。
  赵德住魁梧的身躯,在他没有任何察觉的时候,一步跨到了他的面前,一把勒住他的脖子,让他嘴里发不出半点声音。他看到了是我们以后,顿时慌了神,眼睛里满是惊恐。
  赵德住把他塞进他车里的后备箱,然后驱车离开,把他带到了我早就物色好的山头上;山紧挨着大海,海浪拍打着崖壁,发出轰隆隆的震耳欲聋的声音,看着海浪滚滚,我的嘴角得意的上挑了起来。
  这里就是杀人的好地方!
  “你……你们要做什么?”
  他被赵德住绑在树上,一脸惊恐的看着赵德住,看我的时候,眼睛里会闪烁出凶恶的亮光;我从监狱离开的时候,给他说过,会让他生不如死,现在抓了他,他自然明白我要做什么事。
  “你……你不能乱来,我可是国家的人,杀了我罪加一等!”他是真的慌了。

  在这里,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别说直接杀了他,就算是把他的肉一片一片的割下来,他惨痛的叫声也不会引来一个人。
  早上七点,怎么可能会有人来这种荒山野岭的地方,所以我根本就不担心。
  “杀了你,谁知道呢!”
  我点一根烟,抽了几口以后,把赤红的烟头摁在了他的脸上,他顿时就发出了一阵杀猪般的惨叫声,一阵烧焦的味道飘出。
  “你个小王八蛋,赶快放了我,不然……不然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他见求饶无望,竟然开始威胁我。
  听着他的威胁声,我开心的大笑了起来;他还真是天真啊,我本来都准备杀他了,他还要威胁我,就算以后我会死,可他也看不到那一幕了。
  虽然说,我们混黑社会,想要做大、混的时间长,就要跟这样的人打好关系,而我们的关系,就像是狼狈一样,可是,我的心里还是非常厌恶这种人的。可能是因为跟我贫苦出身有关系吧。
  因为我从小就是贫穷人,所以最恨的就是那种官商勾结的人,那时候,我恨不得杀机天底下所有人贪官污吏;可是,我今天却成了原来自己最痛恨的那种人,只不过,我没有任何办法。
  我穷够了,我不想一辈子成为被人欺压,我想要成为人上人,我拯救不了全世界的穷人,只能拯救自己的贫穷;而唯一的途径,就是跟他们成为沆瀣一气的人,这也是没有任何办法的事情。
  “你说什么都没用,今天你必死无疑!”
  看着他因为恐惧而恐惧的脸庞,我的心中竟然莫名兴奋了起来,抬起脚,踹在了他的身上,听着他杀猪般的惨叫声,我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不是说要杀了我吗?看来你这辈子是没有机会了,呵呵,不过,我可以杀了你!”
  我突然想到了一个有趣的惩罚他的办法,给赵德住说:“很久没有钓鱼了,要不要钓鱼!”

  “钓……钓什么鱼?”他脸色铁青无比,惊恐开口问我们。
  我也不搭理他,开始跟着赵德住准备钓鱼的事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