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1010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鸣一愣,说道:“我怎么知道?可能是我认罪态度好吧?或者我的律师厉害……”
  范昌明说道:“你就别装糊涂了,你应该很清楚,你当年被判缓刑的时候,有人暗中替你补偿了那家工厂一百万块钱,你才获得了缓刑的机会,要不然,工厂总要找个替罪羊,怎么能这么轻易放过你?你知道是谁在暗中帮助你吗?”
  陆鸣一脸吃惊地说道:“怎么?难道你知道?你告诉我,哪个贵人这么关照我?说实话,要真有这事,我还要好好感谢人家呢,不过,不会吧,一百万?世上哪有这种活雷锋?我跟他非亲非故的……”
  范昌明打断了陆鸣的话,说道:“我们确实找到了这个人……”
  陆鸣一听,心里暗自吃惊,心想,这个人即便不是财神遗嘱中的监督者,起码跟监督者有着密切的关系。
  难道这个人已经落到了范昌明的手里?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有可能就是周琴母子,可陆战林并没有被抓到啊,难道是周琴被抓以后泄露了秘密?
  “什么人?跟我有什么亲戚关系吗?”陆鸣装糊涂道。
  范昌明没有回答陆鸣的问题,而是说道:“当年你那家工厂的几个头头拿到那一百万补偿之后,没有把那笔钱打入工厂的账号,而是私自瓜分了。

  没想到前一阵东窗事发,几个人目前都在号子里呢,并且,根据我们的调查,你的法官在对你的案子进行判决的时候,也有可能受到了贿赂,这样一来,你当年的判决就是无效的,我现在如果把你收监绝不会有人替你喊冤……”
  陆鸣忍不住一阵紧张,说实话,范昌明曾经威胁过他好几次,可都没有这一次来的严重,只是不清楚他是不是在讹诈自己。
  不过,听他说的有鼻子有眼的,起码他应该已经知道了当年财神确实在外面安排什么人替自己的案子活动的事情了。
  “范局长,你说的这些事情我确实不清楚,反正我没有贿赂过法官,我也没有那个能力……另外,你不要忘了,我们可是有协议的,你把我收监没问题,可你要对我母亲的死给个交代……”
  李翠莲的死好像是范昌明的软肋,听了陆鸣的好像忍无可忍了,怒道:“你母亲的死跟我有什么关系?

  即便我们的警官在办案中有失误,可已经给与你适当的赔偿了,这件事今后就不用再提了,我不会受你的胁迫……”
  陆鸣针锋相对地说道:“不错,我确实拿到了三十万赔偿,并且还被迫跟你们签订了协议,但我那时候没办法,只能听凭你的摆布。
  现在可不一样了,我可以请全国最好的律师跟你们打官司,即便你还能继续当这个公丨安丨局长,但绝对不是三十万就能了事……”
  顿了一下,缓和了语气说道:“范局长,你自己说,我妈算不算冤案错案?现在全国的公丨安丨系统都在纠正冤案错案,难道你就能搞特殊?
  我可以马上把这个案子抄的全国都知道,就算跟你范局长没有直接关系,但起码要负领导责任吧……”
  范昌明哼了一声道:“陆鸣,你以为这么一点小事就能把我吓倒?就会听任你窝藏着陆建民的赃款?你也太幼稚了。
  我今晚找你来是想最后一次跟你谈谈,千万不要执迷不悟,别以为我们没有证据就那你没办法。
  我问你,陆建民为什么会让人拿出一百万巨款为你一个素不相识的小混混做赔偿,为什么不惜贿赂法官为你判缓刑?你以为我们都是白痴吗?”
  陆鸣听了范昌明的话,越发确信财神安置的那个监督者已经被公丨安丨局掌握了,显然是以前自己打工的那家工厂暴露了他的身份。
  不过,如果那个监督者就是周琴母子的话,他相信范昌明还没有抓到人,否则就不会在这里跟自己多费口舌了。

  想到这里,辩解道:“范局长,你也知道,我给陆建民献过血,救过他的命,所以他是出于感恩的目的才找人帮我办了缓刑。
  如果还有其他目的话,可能就是让我帮他带出了那些银行账号,而那些银行账号我已经交给你们了,你们也找到了二十个亿……”
  范昌明哼了一声道:“可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陆建民的赃款绝对不止这二十个亿,那些银行账号不过是你和蒋凝香释放的一个烟幕弹,目的是为了掩盖陆建民更多的赃款……”
  陆鸣苦笑道:“范局长,做为丨警丨察,你有怀疑一切的自由,但最终还是要凭证据说话……”
  范昌明盯着陆鸣说道:“等我拿出证据的时候,你还能这么跟我说话吗?陆鸣,咱们今天就把话说明了。

  不管你是通过什么方式渠道得到了陆建民的赃款,只要你老老实实交出来,我绝对不会追究你刑事责任。
  并且,你以前给我们做过卧底,我们甚至可以宣布陆建民的赃款案子是你破的,你可以顺理成章地进入公丨安丨系统工作……
  当然,凭你目前的资产,自然不会对一个丨警丨察职位有兴趣,这也没关系,其实陆建民的赃款并没有一个确定的数目,我甚至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允许你留下一笔钱做为奖金,让你这辈子衣食无忧。
  你可以像个正常人那样过着富足的日子,难道不比藏着一笔巨款整天担惊受怕强多了吗?何况,这么大一笔巨款除了给你带来牢狱之灾的风险之外,基本上没有多大的意义,你何必要这么贪婪呢……”
  说实话,范昌明开出的条件对陆鸣确实有着莫大的吸引力,他很想知道范昌明对财神赃款数额的预期是多少。
  甚至有种想跟他谈谈奖金数目的冲动,如果既能保住一大笔钱,又能把延续了几年的烦恼彻底了结的话,岂不是两全其美?
  但有两个顾虑遏制了他的冲动,一是范昌明的信用度太低,谁知道他是不是开的空头支票。二是自己如果贸然把钱交给了丨警丨察,就意味着违背了财神的遗嘱,很可能马上就会招来杀身之祸。
  而范昌明一旦把钱搞到手,恐怕不会有时间和精力来顾及自己的死活了,甚至可能为了掩盖和自己的交易内幕巴不得自己被人灭口呢。

  不过,陆鸣心里还是忍不住好奇地问道:“范局长,这么多年你一直在追查陆建民的赃款,按照你的推测,这笔赃款究竟有多少钱?”
  范昌明好像很乐于回答陆鸣的这个问题,盯着他说道:“根据建行提供的情况,这笔赃款起码在一百个亿到两百个亿之间……”
  陆鸣一听,脸上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神情,吃惊道:“你认为我手里有一百个亿到两百个亿的赃款?”
  嘴里这么问,心里却想到,范昌明说的数目差别也太大了,如果按照他的说法,算上已经交出去的二十个亿,自己只要交出一百个亿基本上就能过关了,显然,公丨安丨局对陆建民赃款的估算确实差的太远了。
  日期:2017-08-17 07:3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