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1009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鸣被带回市公丨安丨局之后范昌明并没有马上来见他,而是把他软禁在一间办公室里,让一个丨警丨察陪着他。
  陆鸣坐在那里抽了三支烟,看看手表,已经是深夜三点多了,再过两个小时天就亮了,可还是不见范昌明的踪影,于是认不出冲那个丨警丨察问道:“警官,这是怎么回事?范局长到底来不来?总不能让我在这里等到天亮吧?”
  没想到那个丨警丨察懒洋洋第说道:“只要在明天天亮之前来见你都算正常,出了这么大的案子,范局这会儿忙着呢……”
  陆鸣气的无言以对,明白跟这个丨警丨察发脾气也没用,说实话,前一天晚上在陈丹菲身上用功过度,有在电视台折腾了一场,他还确实感到疲惫不堪了,眼皮子沉重的直往下耷拉。
  “那我可以睡觉吧?”陆鸣冲那个丨警丨察问道。

  丨警丨察摊摊双手说道:“随你便。”
  陆鸣一听,站起身来就把几张椅子拉到一起,然后直挺挺地往上面一躺,没想到那个丨警丨察只是看了一眼,竟然没有过来阻止。
  硬邦邦的椅子上躺着虽然不舒服,可不到五分钟,陆鸣竟然真的迷糊过去了,只是睡的不太踏实,老是梦见陆思岳那双仇视的眼睛。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觉得有人在摇晃自己的身子,顿时惊醒过来,还以为自己是睡在床上呢,刚想翻个身,嘴里一声惊呼,一个身子竟然掉在了地上,脑子顿时就清醒了,这才明白自己身处何方。
  “范局有请,快起来……”丨警丨察把陆鸣从地上拖起来说道。

  陆鸣看看窗外,天好像都已经蒙蒙亮了,心想,公丨安丨局的人怎么都是夜猫子,这范昌明也一把年纪了,这么熬夜居然也受得了,凭良心说,他也不容易啊。
  范昌明也确实疲倦了,陆鸣走进他办公室的时候,只见他正靠在自己的椅子上闭着眼睛假寐呢,不过,陆鸣一走进去他就马上睁开了眼睛。
  陆鸣跟范昌明虽然打交道不多,可也私下接触过几次,恍惚中只觉得这个公丨安丨局长和自己已经是老熟人了。
  所以也没有客气,不等范昌明说话,就在一张沙发上坐下来,然后掏出半包烟,拿出两支,一支扔给范昌明,自己点上了一支。
  那支烟在范昌明的办公桌上滚动了一会儿,停在了范昌明的面前,不过,他并没有拿起来点上,而是两眼盯着陆鸣说道:“你倒是挺像经常进公丨安丨局的老油条啊,你该不会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办公室了吧?”
  陆鸣没有理会范昌明的问题,而是正色说道:“范局,我看你也挺累的,咱们就别兜圈子了,既然你是因为周玉露儿子的一句话把我弄到这里来,那就赶紧开始吧,那问题说清楚了咱们都赶紧回去睡觉……”
  范昌明伸手拿起陆鸣仍在桌子上的烟,在桌子上敦了几下,还专门看看香烟的牌子,然后拿起桌子上的打火机点着了,深深吸了一口,说道:“你很清楚,我今晚让你来不是那个孩子的几句话……”
  陆鸣笑道:“我明白了,你肯定是因为公丨安丨局搞错了那份DNA鉴定,所以想给我赔礼道歉吧……范局,这就不必了,其实我也没有往心里去,事情过去就过去了,你也没必要老惦记着……”
  范昌明哼了一声道:“你装糊涂的本事我早就领教过了……说起昨晚的电视节目,我倒想问问你,听说你在节目中指名道姓跟我叫板,是不是有点太张狂了,如果我是个小心眼的人,难道你就不怕我找个理由报复你……”
  陆鸣一脸恐慌地说道:“范局长,你把握带到这里来该不会就是为了报复吧,说实话,我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节目中说了什么……

  你不知道,我是第一次上节目,确实紧张的要命,电视台的人就让我喝了几杯酒,也不知道是那酒有问题,还是别原因,没想到就醉了,所以,你就别把我的几句醉话当真了,你是堂堂公丨安丨局局长,我怎么敢得罪你呢……”
  范昌明今天好像特别有耐性,对陆鸣的心口开河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大度,虽然说不上“温柔”,可也没有发脾气。
  只见他眯着眼睛抽了两口烟,盯着陆鸣问道:“有件事我很纳闷,既然周玉露的儿子是你的干儿子,但他为什么这么恨你呢,小小年纪竟然恨不得置你于死地,能告诉我原因吗……”
  陆鸣知道范昌明跟自己扯这些不着边际的事情应该只是铺垫,公丨安丨局的人都会这一套,在谈正事之前喜欢胡扯一通,让你有种他们正在跟你拉家常的感觉,不但拉近了距离,而且还会让被讯问者放松警惕。
  妈的,他难道还把自己当菜鸟呢?既然他想胡扯,干脆就陪他扯远一点。
  “范局长方,这事说起来跟你也有点关系……”陆鸣一脸严肃地说道。

  范昌明稍稍一愣,说道:“哦,竟然还能扯上我?”
  陆鸣点点头说道:“你难道还不知道?那孩子是周玉露和陆建岳的私生子,要不然他怎么会把陆涛叫哥呢……”
  说着,偷偷查看了一下范昌明的脸色,见他一副不置可否的样子,继续说道:“以前周玉露一直隐瞒着她儿子和陆建岳的这一层关系。
  后来,陆建岳死后,她母亲也不知道出于什么考虑,竟然私下去找陆涛,那自己外孙的身世告诉了他,而陆涛也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开始关心起自己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了……

  我和陆建岳父子本来没有什么仇,要不是因为他们害死了我母亲的话,说不定还会跟他们一起做生意呢,而你又是我母亲意外死亡的始作俑者,你说这件事跟你有没有关系……”
  范昌明好像很忌讳陆鸣提起李翠莲意外死亡的事情,马上转移话题道:“可刚才那个男孩大喊大叫的原因是你睡了他母亲,还偷了她家里的钱……
  当然,我倒是不太相信你会当小偷偷人家的钱,不过,据我的理解,那个男孩的意思并不是说你偷了周玉露的钱。
  他应该是站在陆涛的立场上说这句话的,翻译过来就是你偷了陆家的钱,准确点说就是偷了陆建民的钱。
  因为在陆涛看来,那些钱应该属于他或者他的家族,所以,那个男孩理所当然地以为你是为了钱杀了陆涛,你觉得我这么理解有没有道理?”
  陆鸣认真地点点头说道:“有道理,我也是这么想的……毕竟,外界一直有传说我得到了陆建民的遗产,陆涛这么想也很正常。”
  范昌明说道:“传说?你还以为这是一个传说?”
  陆鸣一脸疑惑道:“那你认为是什么?故事?差不多吧……”

  范昌明倒是没有就这个话题深入下去,而是又提出了一个新问题,问道:“你知道自己当年为什么被判缓刑的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