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33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去哪了?我到处都找不到你?”
  “哇——!”
  陈燕呆呆在望着顾秋好一阵子,突然扑进他怀里,伤心的痛哭起来。
  任顾秋怎么问,怎么喊,她都不说话。两个人就站在雨里,拥抱着,任他风吹雨打。
  顾秋抱着她,“我们回去吧!”
  陈燕趴在他身上,几乎是被顾秋背着回去的。
  看到陈燕这付模样,顾秋有些心急,“到底怎么啦?是不是谢毕升欺负你了?”见陈燕不说话,顾秋气愤地站起来就走,“这个王八蛋,我现在就去找他!”
  走到门口,陈燕就扑过来,从背后抱着顾秋,“别去,不是这样的!”
  顾秋停在那里,“那你刚才去哪了?我几乎跑遍了整个安平县城,都找不到你的影子。”
  陈燕望着顾秋那梭角分明的脸,“如果我真被人欺负了,你怎么办?”
  顾秋道:“我绝不放过他!”

  “要是我哪天不见了呢?你还会不会这样去找我?”
  顾秋道:“不管你到天涯海角,我都要把你找回来!”
  陈燕咬着唇,把脸贴在顾秋胸前,一只冰凉的手摸着顾秋的脸,“傻瓜,我不值得你对我这么好。”
  顾秋道:“陈燕姐,放心吧,我会照顾好你!”
  陈燕在心里一声叹息,“好吧,下次我再出去的时候,我一定告诉你。免得你满世界的乱找。”
  顾秋拍拍她的背,“先去洗澡吧,小心着凉!”
  今天晚上的水有点凉,陈燕在洗澡的时候,脑子里乱糟糟的,有点懵懂。
  洗了很久,还站在蓬头下淋水。
  顾秋喊了几句,她才反应过来。
  裹着浴巾出来,顾秋去洗澡的时候,她换上了睡衣。
  “我想喝酒!”
  顾秋知道她心情不好,拿了瓶泸州老窖出来。
  陈燕道:“这么小气,一瓶酒,两个人哪够?你喝还是我喝?”
  顾秋道:“你真想喝醉?”
  “醉就醉吧!怕什么?”

  “可是——”万一喝醉了,两个人乱来怎么办?
  陈燕看着他笑了起来,“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顾秋咬咬牙,“行!”
  又拿来了一瓶酒,全部打开。

  家里没什么菜,只找来了两包花生米和几只鸡爪。顾秋苦笑道:“早知道家里应该放点什么零食。”
  “真正喝酒的人,不需要菜。”陈燕拿起杯子倒酒,一倒就半杯。
  “干杯!”
  “干杯!”
  两人喝了口,顾秋问,“说吧,你到底有什么心事?”
  陈燕道:“我想停薪留职,离开这里。”

  “为什么?”
  陈燕又喝了口酒,“今天我把谢毕升给打了一耳光!”
  “他又骚扰你了?”顾秋骂了起来,“这个混蛋!老子迟早收拾他!”
  陈燕不否认,“他把我叫到办公室,拿副主任位置来诱惑我。我没有同意,结果他又过来拉我,耍流氓,我当时很气愤,顺手就是一耳光。”
  “打得好!”顾秋端起杯子,“为你这股勇气而庆祝。”

  陈燕的脸都红了,“说实在的,打过之后,我又有点怕了。”
  “怕什么?你不打他,他下次还这样。”
  陈燕长长地吁了口气,“顾秋,我现在很彷徨。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有时我真想一走了之,离开这个地方。”
  “你在担心什么?怕谢毕升为难你?”
  陈燕摇头,“不全是。”

  顾秋喝了口酒,“我向你保证,他在招商办这个位置,呆不长久了。”
  “你要干嘛?”
  顾秋不说话,端起杯子跟她碰杯。
  房间里静下来,只听到外面雨声哗啦哗啦的下着。

  过了会,陈燕端起杯子,对顾秋道:“谢谢你!”
  “谢我什么?”
  陈燕扬起脸,“我发现这段时间,你成了我的依靠。如果没有你,我只怕已经崩溃了。”
  顾秋很平静,他在心里已经有了下一步的计划。望着陈燕那张脸,顿生怜惜,“如果我猜得不错,你和他的感情,一定出问题了。”
  陈燕低声道:“不只是出了问题,而是完全断裂了。”
  喝了口酒,她才道:“今天我去民政局办事,这才知道,他已经把我们的婚姻了断了,从此之后,我不再是李家的人。”
  “这估计就是你打谢毕升的原因吧?”

  陈燕望着他,笑得有些勉强。
  “他以前对我很好,我总觉得自己欠他的。”
  “其实你大可不必,内疚解决不了问题,你应该有新的生活。”
  “但愿吧!”陈燕放下杯子,“不喝了吧,我头晕。”
  “随你。我们家一向都是女人说了算。”顾秋开了句玩笑。
  陈燕瞪着双眼望着他,“行啊,什么时候学会油腔滑调了?”

  打了个呵欠,她站起来道:“睡吧睡吧,总是熬夜对身体不好。跟你在一起这段时间,每天都那么晚。”
  顾秋坐在那里,望着陈燕俏丽的身影走进卧室。猛喝完了杯中的酒,也回了房间睡觉。
  刚脱了衣服上床,陈燕抱着毯子出现在门口,“我睡不着!”
  顾秋让出半边床,陈燕走过来,放下毛毯躺过去。
  呼吸着陈燕身上散发出来的酒气与香气的混合气体,顾秋有些心动。陈燕幽幽地道:“你说,我们两个这种友谊,能延续下去吗?”
  顾秋说,不能!
  “为什么?”陈燕看着他,“是不是你不想要我这个姐姐了?”
  “不是。据我的了解,男女之间恋情无不从友谊开始。要么转变成亲情,要么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淡化。”
  “真的吗?”
  “假的!”
  “唉!”陈燕叹了口气,一只手伸过来,握住顾秋的手。
  “叹什么气?”
  陈燕不说,转过头来望着他。仔细看着顾秋的脸,却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被一个美女,如此近距离的盯着,顾秋有些冲动。哪知道陈燕突然把嘴凑过来,“啵——!”
  “睡吧,时间不早了。”
  晕!!!!
  这算什么?调戏吗?
  顾秋掀开毯子,钻进陈燕的被窝里,陈燕双手死死地护住胸前,“别闹!”
  顾秋说,“行,我不动。这样行了吧!”

  “不许乱动哦!”
  “嗯!”
  身子贴过来,紧紧贴着陈燕的屁股。陈燕嘀咕了一句,“搞什么?”
  顾秋受到刺激,强行将陈燕的身子扳过来,就要去吻她。
  陈燕想躲开,可哪有他的力气大?
  终究敌不过一个男人,很快就在顾秋的强势下臣服了。

  吻着陈燕的檀香小嘴,双手借势攻入上半身的堡垒。
  那一刻,顾秋有点疯狂了。
  陈燕推了几下,根本就推不开他。
  只得放弃上半身,苦守最后一道防线。
  “别闹了,顾秋!”
  顾秋见她真的不从,只得停下来,“怎么啦?”
  陈燕望着顾秋,“再给我一点时间吧,让我考虑一下。”
  看来还是有思想负担,顾秋只得放开她。陈燕转过身来,摸着顾秋的脸,黯然道:“对不起!”
  顾秋搂着她,“别这么说,睡吧!”
  “嗯!”
  两个人就这样很快沉沉的睡去。
  谢毕升这人是不能留了,一定要想办法干掉他,这是顾秋心里的想法。
  犯我顾秋者,绝不容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