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32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谢毕升没有象以前那样急色,反而很悠闲地坐下来。
  点了支烟,笑眯眯地看着陈燕。
  目光在陈燕那水灵灵的身子上游走,就象欣赏着一只唾手可得的猎物。“陈燕,上面下来的那个文件,你应该也看到了吧?八位副主任中,只能留下四个职位。”
  陈燕点点头,“这个我知道。”
  谢毕升心道,几位副主任都往我家里跑了很多次了,你真的知道吗?八个只留四个,而且人人可以参与竟争,你也有机会啊?
  看到陈燕没有下文,他就跟陈燕道:“我想提你上来当副主任,你怎么看?”

  陈燕当然明白,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个道理,谢毕升这是在钓鱼啊!
  拿这个职位来引诱自己,陈燕心道,我当这个办公室主任就够了,才不跟他们抢呢?现在招商办里,一个个跟狼似的,看到谁都眼红。
  他们个个都防着陈燕,陈燕跟谢毕升走得近,谢毕升也的确有提陈燕上来的意思,可他不会白白提拨你,必须有所付出。
  陈燕道:“谢主任,我的能力只怕有限,还是老老实实呆在办公室吧!”
  “话可不能这么说。”谢毕升站起来,朝陈燕走去。“没有哪个人是天生的能人,能力也是靠培养的嘛,这段时间你表现得不错,非常好,这可是他们这些副主任望尘莫及之事。再说在这招商办,要是我提名让你上来,谁敢放一个屁?”
  那只手伸过来,落在陈燕的肩膀上。

  陈燕心里发毛,“多谢主任关照,我还是不争了。”
  谢毕升道:“不是不争,是你的就是你的,怕什么?有我在,你大可放心。”谢毕升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房卡,“考虑一下吧!我不会亏待你。”
  看到这张房卡,陈燕马上就明白了,这个老色鬼果然不怀好意,连这个都准备好了。她站起来道:“谢谢了,我真的不想当这个副主任。”说完就要离开。
  谢毕升急了,这样都不行?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是不是三贞九烈。
  就在陈燕要开门的时候,他一把抱过去。
  陈燕吓了一跳,“谢主任,你不要乱来。放开我!”
  谢毕升哪肯就此罢休?将陈燕抱过来,按倒在沙发上。陈燕急了,顺手一巴掌扇过去。

  “啪——”
  一记清脆的耳光,在办公室里响起——!
  被下属在办公室里打了一耳光,这恐怕是谢毕升一辈子都没想过的事吧?
  或许陈燕只是本能的反应,打到谢毕升的时候,她也愣了下。谢毕升完全傻眼了,呆在那里,半天没反应过来。
  陈燕借机推开他,拉开门跑出去。

  直接出了招商办,也不知道往哪去了。
  谢毕升一阵无由的恼火,自己对陈燕早想入心扉,只要她同意迁就,自己没什么不能答应她的,哪知道她这般不能面子,谢毕升气得把杯子一摔,坐在那里生闷气。
  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还真不知道自己姓啥名啥了。
  人家单位的下属,不用领导暗示,自己就送上门来了。自己堂堂一个一把手,热脸贴上去,你倒是一冷屁股坐下来。
  谢毕升越想越不爽,自己这个领导当得也太窝囊了点。
  他想恨下心来,把陈燕踢出去,办公室主任也不要她干了。但一想到陈燕的身材,谢毕升心里又痒痒的。
  此刻的陈燕,就象曹*当时的鸡肋,食之无肉,弃之有味。
  谢毕升心里很矛盾,反反复复想啊想啊!
  不行,我不能这么算了。
  要把她套在手里,时不时为难她一下,倒是要看看她能耗到几时?
  想到陈燕的家境,谢毕升心里有数了,阴阴地笑了起来。摸着被陈燕打痛的脸,叹了口气,这一巴掌打得值啊!
  顾秋下了班,不见陈燕。

  平时陈燕下班,都及时回家。只是为了避免有人说闲话,他们两个一前一后走的。等到七点多钟,也没见她回来。
  顾秋有些奇怪了,陈燕没有手机,无法联系。房间里放着她的衣服,丝毫未动。
  不知为什么,顾秋心里隐隐不安。
  两人同丨居丨的这段时间里,那么默契,那么随和,好象彼此成了对方生活中一部分。要是哪天没有对方的消息,心里就不踏实。
  就象上一次,顾秋半夜去见二叔,陈燕就一宿没睡,坐在沙发上等。

  这种牵挂,是两个人心与心灵之间的一种关爱。
  顾秋坐在沙发上,又等了半个小时。心道陈燕是不是回家去了?可回家的话,也应该给个电话,或说一声啊?
  轰隆——!
  啪啪——!
  沉闷的天空中,打雷了,一道闪电划过,发出劈哩啪啦的声音。
  狂风,暴雨——!
  毫无征兆的光临了这个城市。
  顾秋再也坐不住了,拿了一把伞冲出去。他必须找到陈燕。
  老县政府家属区,一道闪电,劈碎了这一切宁静。
  变压器着火了,叭地一声,所有的电路中断。

  黑暗,笼罩着这一切。
  倾盆大雨,如山洪暴发般袭来。
  肆虐的狂风,在城市的上空久久哀号。
  树木随风摇摆,一些脆弱的枝叶,随风零落。
  一道黑影,静静地坐在一楼的窗前,他的身影,在闪电下时隐时现。

  长得有些难看的头发,遮住了他大半张脸。
  眸子中,带着一种无比的颓废与消沉。凭何人都看得出来,他已经徘徊在绝望的边缘。只是绝望中有一丝顽强的意识,带着仇恨的火花,让他继续痛苦的生活下去。
  这个人,就是前任常务副县长,那个玉树临风的儿子李沉浮。
  自从三年前那场灾难降临,再也没有人明白他的心思。
  就在前几天,他亲手葬送了自己这段有名无实的婚姻,此刻的李沉浮,呆呆地望着黑漆漆的天空,突然一声怒号!
  “贼老天,你劈了我吧!”

  轰——!
  一个炸雷响起,整个城市象恶魔来临一般,大地震撼。
  李沉浮的嘴角,微微颤动。他突然催动着轮椅,出门了。
  雨,越下越大。
  积水越来越深,顾秋撑着伞,在大街上寻找陈燕的身影。依稀记得陈燕说过,她以前住老县政府家属区的房子,在一楼。
  顾秋赶到的时候,院子里一片漆黑。

  陈燕不在,每户人家房门紧闭,有的亮起了烛光,光影晃动。
  顾秋踏入雨水中,沿着几条主要的街道继续寻找。
  二百米开外,有人催着轮椅,与他远远擦过。
  陈燕在哪?
  在大街上苦苦找了一个多小时,也不见陈燕的影子。顾秋郁闷了,看看表,已经九点多钟。
  这么大的雨,一把伞根本撑不住,浑身湿漉漉的。
  找不到人,只好回去看看,说不定她这个时候已经回出租屋了。
  顾秋来到楼下,又打量了一番,楼梯口连湿了的脚步都没有,很明显,陈燕并没有回来。顾秋不由有些头大,这该如何是好?
  不会被谢毕升搞什么阴谋诡计,给带到哪个宾馆去了吧?

  想到这里,顾秋的心紧张起来。
  要不去办公室看看?
  正准备离开,路灯下,一条失魂落魄的人影,朝自己走来。
  “陈燕姐!”顾秋扔了伞跑过去,“陈燕姐!”
  陈燕点点头,没有说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