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30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要是顾秋早一点说,自己就不会这么被动,看到顾秋那老实巴交的样子,态度蛮好,他又坐下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顾秋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谭总在倒车的时候,跟步远的车子刮擦了一下,等我赶过去,步远已经把谭总给打了,我当时心急,可能伤到了步远。”
  谢毕升心里那个火啊!
  但他偏偏又无处渲泄。
  顾秋不是来道歉的,而是来告诉他,你儿子被我打了。要不是谭经山的事情还需要顾秋,谢毕升只怕早就发火了。
  一个小小的科员,老子随便一句话,就能将你打入冷宫。

  断了你的仕途!
  忍,我忍!
  谢毕升在心里暗道,小不忍则乱大谋,反正合同签下来之后,这个顾秋迟早被自己踢开。再忍忍吧!
  无奈地挥了下手,“年轻人之间磕磕碰碰很正常,这事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顾秋走的时候,谢毕升眼里喷火。
  如果怒火能够杀人,顾秋一定被他千刀万剐了。
  “小顾!”

  顾秋走到门口,谢毕升又喊了一句。
  “谢主任,什么事?”
  “谭总那边跟紧一点,你抽个时间约约他,我要当面给他赔礼道歉。”
  顾秋点点头,“我尽力吧!”
  发生这件事后,顾秋明白,自己快要在招商办呆不下去了。以谢毕升的为人,肯定容不下自己。
  谭经山的合同,肯定是要签下来的,自己必须在这段时间内,争取主动权。要么把谢毕升推下去,要么自己调走。
  真要是自己灰溜溜的走了,还谈什么立足呢?
  谭经山见到顾秋的时候,听说谢毕升要请客,给自己赔礼道歉。他就想打退堂鼓,顾秋道,这个时候你不去,他们反而心里不爽,哪怕是逢场作戏,这戏也不能演砸了。
  约好时间,晚上七点在紫荆园吃饭。

  紫荆园是整个安平最上档次的地方,这里集消费,娱乐为一体。除了吃饭,还有K歌,洗脚,喝茶等多种娱乐休闲活动。
  谢毕升订的包厢就在二楼,顾秋和谭经山赶到的时候,陈燕也在。谢步远带着一张阴郁的脸,坐在那里没说话。
  看到谭经山过来,谢毕升马上迎上来,一付极为热情的样子,握着谭经山的手,“谭总,今天您能来,实在是我谢某的荣兴。非常感谢,非常感谢!
  谭经山跟他套客了几句,“哪里,哪里,谢主任这么热情,我哪敢推辞。”

  陈燕招呼着,“请坐,请坐!”然后去叫服务员上菜。
  谢步远看到顾秋,眼中闪着恶毒的光茫。***,被他扇了一巴掌,还要自己道歉?若不是谢毕升在这里,他肯定又要扑过来拼命了。
  谢毕升看了儿子一眼,给了一个眼色。
  谢步远挺不甘心的走过来,“谭总,昨天晚上的事情,实在是对不起,我不知道是您。要知道是您的话,借我十个胆也不敢乱来。”
  谢毕升就在那里打圆场,“年轻人不懂事,多喝一点就出洋相,还望谭总海涵。”

  谭经山摆摆手,“这点小事就不要再提了,哪能比得上我们之间这种交情?来,谢主任,今天我一定要好好敬你一杯。”
  桌上摆满了菜,足有三十几个,而且样样精致。酒也是五粮液。顾秋在心里暗道,谢毕升这次出血本了,架势不小啊。
  他望了陈燕一眼,陈燕撇撇嘴。
  谢步远在老爸的暗示下,举杯敬酒,再次给谭经山赔不是。
  要他给顾秋敬酒,他不干。顾秋却笑了,举起杯子走过去,“步远,昨天晚上的事情,也有我的不对。当时看到谭总的车被砸,人被打了,一时没控制住。来,我敬你一杯酒,希望一笑抿恩仇。”
  谢步远瞪了他一眼,还一笑抿恩仇,要是我抢了你的女人,你还能一笑抿恩仇?再说,顾秋刚才可是话里有话,故意提起打人,砸车的事,谢步远哼了一声,随手把杯子一扔,“对不起,我不喝酒。”
  谢毕升看在眼里,暗自气闷。看人家表现出来,要多体面有多体面,自家儿子也太显得小家子气了。为了不冷场,他马上换了一种花样,从包里拿出一个装有二万块钱的信封。
  “谭总,这是一点小意思,给您的损失赔偿。”
  谭经山哪里敢要?马上站起来,“使不得,使不得!都说了这事已经过去了,谢主任你就不要折杀我了。”
  就在这个时候,包厢门被人推开,何县长走进来,“听说今天晚上有贵宾在,我也来敬杯酒看看。”

  众人马上全都站了起来,“何县长好!”
  何县长的出现,的确令人意外。
  晚上他没带秘书,司机站在外面。
  四十出头的何汉阳,身高一米七五,略显单瘦。他一进来,所有人都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力。陈燕机灵,立刻给县长倒酒,“何县长,请!”

  何县长看了陈燕一眼,微笑着点点头,托起酒杯,对谭经山道:“经山同志,得知你今天晚上在这里吃饭,我可是特意赶过来的。这杯酒我敬你,希望你跟和我们安平的合作愉快。”
  谭经山虽然以前在别人的煤矿里当矿长,可哪里受到过这种礼遇。一县之长,亲自给自己敬酒,光是这份诚意,已经很难得了。
  顾秋见他有些紧张,悄悄地推了他一下。
  谭经山肃然起敬,“何县长客气了,哪能让您敬酒,这杯酒,应该我敬您才对。”

  何县长道:“远来是客,今天在酒桌上,没有县长,没有主任,大家都是朋友。我代表安平几十万群众欢迎你!来,干杯!”
  谭经山勉为其难,把酒喝了。
  何县长把杯子一翻,“谢谢!”
  谭经山变得有些诚惶诚恐,很拘谨地道:“何县长请坐,请坐!”
  陈燕拿起酒瓶,“何县长,再喝点吧?”
  何县长摆摆手,“不了,我还有事。大家一定要尽兴,今天晚上这酒钱算我的。”目光瞟过顾秋一眼,“小顾啊,你把单买一下,回头找我报销。就不要让谢毕升同志私人掏腰包了。”
  谢毕升的脸色,刷地一片苍白。
  他跟顾秋在何县长心目中的份量,孰轻孰重,一目了然。谢毕升心道,难怪这小子如此嚣张,原来有何汉阳做后盾。
  看来何汉阳此举,意在警示自己,不要打顾秋的主意。
  念头闪过,谢毕升客气地道:“这哪行?今天晚上是我给谭总赔礼道歉,怎么能让县长您买单。”
  何汉阳道:“说到道歉,我这个做县长的也有责任,让经山同志受委屈了。”
  谭经山一脸腼腆,“没有,没有!真的没有。”
  何汉阳道:“你们开怀畅饮吧,我先走一步。”
  他来得快,去得也快。众人准备相送的时候,他挥手一扬,众人只得作罢。看着何汉阳的背影,谭经山早已经被臣服得一塌糊涂。

  顾秋心里暗道:别看何县长为人低调,笼络人心的手段非同一般啊!
  有他刚才这句话,谢毕升就是想动自己,恐怕也有些顾忌了吧!
  晚饭后,顾秋送他回房间。
  谭经山道:“何县长真是热情,顾秋,我是不是可以把合同给签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