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29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燕看到顾秋提着饭盒回来,再次弯腰,递给顾秋一双拖鞋。
  目光透过领口,顾秋的心又变得狂野起来。
  跟这样一个尤物同丨居丨,顾秋发现自己的自制力越来越差了。害得他昨天晚上还做了个春梦。
  “还愣着干嘛?进来啊?”
  陈燕接过顾秋手里的塑料袋,顾秋这才缓过神来。

  要不要跟陈燕在一起,其实顾秋也有顾虑。如果说自己娶了从彤,家里还能接受的话,那么娶陈燕,家里肯定不会同意。
  一来陈燕大了这么多,二来陈燕是己婚女人,三来自己家势显赫,父母要求必定很高。
  再说陈燕受了这么多苦,顾秋真心不愿意在一个受伤的女人身上,再添一道伤痕。因此,坐到沙发上,看着陈燕满脸欢喜的模样,顾秋问了句,“还喜欢吗?”
  一个酸辣鸡杂,一个油淋茄子,都是陈燕最喜欢的菜,还有一个汤,全部是现炒的,没有第二个人动过筷子。

  看到这些热气腾腾的饭菜,陈燕心里也有些感动。
  坐下来吃饭的时候,她看着顾秋问,“再吃一点吧?”
  顾秋摇摇头,“吃得太饱了,晚上睡不着。”
  “睡不着,就一起聊天呗。”
  “不行!”顾秋笑了起来。自从陈燕搬进这里,两个人经常一起聊天到很晚,但始终没有跨过那道界限。其实顾秋很想尝试一下女人是什么滋味,可陈燕心里有压力,担心坏了顾秋的名声。她毕竟是一个已婚的女人,不能有太多的奢望。
  “为什么?怕我了解你太多?”
  顾秋道:“我很透明的,你一眼就能看透底。”
  陈燕的表情有些不屑,“以前是,现在你越来越高深莫测了。”然后她坐过来,“我背上痒死了,帮我抓一下。”

  顾秋伸手过去,落在衣服上。
  “进去啊!肩膀下边。”
  进去?顾秋的手滞了下。顺着衣服下摆。
  “是这里吗?”
  “再上去点。再上去点。”
  陈燕耸耸肩膀,顾秋的手已经摸到了内衣背后的搭靠。“是这里吗?”
  “嗯!用力一点。”
  “这里有根带子挡住了,不好用力。”

  陈燕又耸了几下肩膀,大概是挠到了痒处,她不动了。一边吃饭,一边享受着顾秋给她挠痒痒,两个人看起来是那样的自然。其实顾秋这个时候,正忍受着异性带来的某种煎熬。
  “你跟谭总谈得怎么样了?”
  “没戏了!”
  顾秋回了一句,手指划过陈燕的背。那根内衣带子很讨厌,顾秋真想解开它。
  “怎么回事?”
  顾秋把手抽出来,拿了支烟点上,“谭经山被人打了,估计不会再签约了。”
  陈燕变得紧张起来,“怎么会这样?”
  顾秋道:“这件事情变得有些麻烦,到时再说吧!”他站起来,“我去洗澡。”

  望着顾秋离开的背影,陈燕在心里嘀咕,“难道安平县就这么倒霉。两笔投资都半途而废,龚老板准备投资的时候,煤矿出事。
  谭经山刚刚到安平,又被人打一顿,唉!
  碰上这种事,估计又要泡汤了。
  陈燕的担心果然被验证了,第二天一早,谢毕升兴冲冲的跑过来,拉开架势,准备带人去酒店签约。
  跟谭经山联系的时候,对方怎么也不接电话。
  谢毕升气懵了,“这个谭经山,又要搞什么鬼?”
  陈燕站在旁边,也不说话。
  谢毕升就问顾秋,“你知道吗?”
  顾秋正要说话,办公室的电话响起,谢毕升接过电话,伍秘书很不客气地道:“谢毕升同志,请你马上到县长办公室来一下。”
  这是怎么回事?
  谢毕升哪里知道其中的原因,只是感觉到这事要出妖蛾子。
  当他急匆匆赶到何县长办公室,伍秘书直接将他带进去。
  何县长平时挺温和的,今天看到谢毕升就发火,“你自己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谢毕升这才发现谭经山坐在那里,难道是谭经山在告状?可自己没有什么地方对不起谭经山啊?一没索拿卡要,二没有借机要胁,自己还把他当大爷一样供奉,他有什么理由告自己的状?
  谢毕升道:“何县长,这是怎么回事?我真的一点都不知道啊?”
  何县长指着谭经山道:“你自己睁大眼睛看清楚,谭总脸上这伤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
  谢毕升当然不知道。
  可谭经山脸上,的确红肿了一坨。
  谢毕升心道,昨天晚上你来安平,我毫不知情,难道要怪我招待不周?
  何县长很恼火,“谭总昨天晚上被人打了,车也被人砸了。”
  “啊?”
  搞了半天,他终于明白,谭经山遭受的一切,正是拜他儿子所赐。

  难怪县长发这么大的火,发生这样的事情,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外地人,当然只能投诉。何县长对此事非常重视,立刻处理,决不容辞。
  谢毕升心里明白,何县长这是卖自己一个面子,否则直接叫公丨安丨局拿人了。
  谭经山离开的时候,何县长拉着他的手,“谭总请放心,这件事情我们一定会严肃处理。包括您的一切损失。希望不要给你这次安平之行带来不愉快!”
  谭经山摆摆手,“何县长亲自过问,我已经心满意足了,非常感激您百忙之中接见我。”
  何县长心里明白,当对方说客气话的时候,说明他心里已经有离开之意,但招商这种事,强拉是不行的,做为一县之长,他只好顺势而为。
  谢毕升跟到楼下,一再表示,“谭总放心,我马上就叫这逆子给您当成道歉,至于您的损失,我赔,我赔!”
  “赔?怎么赔?”

  这是个问题。
  谭经山也是经常外面跑的,知道方方面面的关系。
  这种事,只宜小,不宜大。
  一旦闹大,对他自己也不利,正所谓得饶人处且饶人。再说这中间,还有一个县委书记的儿子。年轻人,做事没有个度,总是争强好胜。

  昨天晚上本来是小事一桩,谁能料到会闹成这样?
  谢步远两人也没有讨到好处,他还被顾秋扇了一耳光。谭经山当时在想,这个顾秋还真不怕惹事,这可是人家的地盘,连书记的儿子都敢打。
  当然,要是在顾家自己的地盘上,象谢毕升这种正科级干部,他说捏死就捏死,绝无二话。
  谢步远和汤洋,本来就吃了暗亏,谭经山自然也不会得寸进尺。他客气了几句,执意离开。

  眼看招商的事就要黄了,谢毕升就算是再护短,一时也无法平息心中的怒火。
  刚回到办公室,顾秋就在那里等他。
  “谢主任!”
  谢毕升正想找顾秋去挽留谭经山,看到顾秋那恭恭敬敬,规规矩矩的模样,不由有些奇怪,“怎么啦?”
  “我是来道歉的。谢主任!”
  “道歉?”谢毕升哪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心情不好的谢毕升道:“说吧,什么事?”
  顾秋老实得就象个小学生,“昨天晚上我跟谭总在一起吃饭的时候,不小心跟步远发生了一些小矛盾。”
  靠!

  谢毕升霍地站起来,“你怎么不早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