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28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谢步远喝了口酒,“要不是我爸拦着我,我早干死他了。”
  “姑父拦着你干嘛?”
  “不知道,好象是听说这小子从赣江挖过来一个投资商,老爸说要等合同签下来之后,再允许我动手。”
  眼镜男道:“凡事要动脑子,玩死一个这样的人,还用得着大费周张?”
  “你有办法?”

  眼镜男笑了起来,脸上带着一丝阴郁。
  顾秋听到这里,不由一阵恼火,谢家的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想事成之后把自己一脚踢开,门都没有!
  吃了饭后,谭经山要抢着买单,顾秋说下次吧,等你正式在安平落脚,有的是机会。谭经山一想也是,以后免不了还得靠顾秋罩着,找个机会再报答他吧。
  于是他去开车,顾秋在前台结账。
  有人说每个人都有一个发财的梦,当官还不是为了更多的财富?谭经山自然不例外。今天晚上的酒喝得很尽兴,脑海里一直在琢磨着,当了煤老板之后,自己要怎么怎么样?
  倒车的时候,根本就没提防背后的车,同样朝自己倒过来。
  嘭——!

  两辆车子撞在一起,车身抖动了几下,几乎是同时熄火。
  谭经山还没有反应过来,后面那辆丰田车里冲下来一名年轻男子,“你MB的,没长眼睛?”
  谭经山拉开车门下来一看,这不尽是自己的责任啊,两个人同时倒车,尾部撞在一起,后果不太严重。
  谭经山只说了一句,“又不是我一个人的责任!”

  对方看到他是外地车,二话不说,一脚踢了过来。
  谭经山急了,“你怎么打人?”
  “老子打的就是你,不长眼睛的东西。老子不但要打你,还要砸了你的车。”车上又下来一个戴眼镜的男子,叨着一支烟站在那里,欣赏着这场毫无悬念的战争。
  年轻男子将谭经山推倒在地上,踢了一脚,怒气冲冲的从车里拿出一把扳手,朝谭经山后面的玻璃砸过去。
  “住手——”
  顾秋闻声赶来,一把抓住对方的手腕。
  “是你——”
  两个人同时一愣,顾秋心里一阵恼火,随手一推,谢步远喝高了,哪里经得起顾秋一推,顿时跌出老远,一屁股坐在地上。
  顾秋走过去扶起谭经山,“你没事吧?”

  谭经山摇摇头,嘀咕着,这人太野蛮了,真不象话。
  谢步远看到顾秋,本来就一肚子火,夺妻之恨,此仇不报,有如自宫。
  抓起地上的扳手,“草你ND,老子今天*!”
  本来他老早就想找人搞顾秋了,苦于没有机会。今天这是旧仇添新恨,手里的扳手砸过来,顾秋知道他的身份,手下留情。
  一把抓住谢步远的手腕,“你疯了!”
  谢步远恼怒道:“放屁,你才疯了。从彤的事情我还没跟你算,你居然敢打我?”使劲抽了抽手,抽不动。
  顾秋并不想伤他,看到谢步远这种没有素养的无赖行径,不由在心里叹息,从彤真要是跟了他,这辈子算是冤死了。
  松开谢步远,“你最好别闹了,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谢步远哪受过这种气?偏偏这人还是自己老爸的手下,这下把他惹毛了,瞪着顾秋道:“靠,你敢把老子怎么样?老子今天还真跟你没完。”
  说着,又拿着板手砸过来。
  顾秋一闪,砰——!
  扳手砸在车窗玻璃上,哗啦一声,碎了一地。
  谭经山看到自己的爱车被砸,那个心痛啊,钻出来指着谢步远,“你这人怎么没完没了了?到底想怎么样?”

  说完就摸出手机,准备打110报警。
  谢步远抢过手机,一脚踢过来,“报你娘的警!老子的哥哥就是公丨安丨局的。”
  叭——!
  手机被砸,摔了个粉碎。
  顾秋看不下去了,冲上去一把揪住谢步远的衣领,“别B老子动粗!”
  谢步远轻蔑地一哼,指了指顾秋的手,“放开,放开!”
  顾秋也是火气来了,瞪着眼睛道:“信不信我打你!”

  “你敢?你不打就是老子的种!”
  “啪——”
  一耳光扇过去,谢步远当时就懵了。顾秋居然打人?他捂着脸愣了好一阵,这才歇斯底里吼了起来,“草,你敢打老子。我跟你拼了!”
  抓起扳手,还没扑到顾秋面前,顾秋一脚踢过去,谢步远立刻飞了出去,摔出四五米远。面对黑波他们这群混混都不怕,还在乎你一个谢步远?
  要不是顾忌对方的身份,十个谢步远也被自己干掉了。

  一直站在旁边抽烟的眼镜男见状,不知什么时候从车里拿了只空酒瓶摸到顾秋背后,照着顾秋的后脑勺砸过来。
  “小心——!”
  谭经山喊了一句,顾秋哪里来得及?脑后传来一阵风声,他本能地一闪。
  嘭——!
  酒瓶子还是砸在了脑袋上,顾秋吃痛,反手一巴掌扇过去。
  啪——!
  嗖——!
  一付眼镜飞出老远,落在马路上,被飞驰而来的一辆汽车压了个粉碎。眼镜男的确没什么力气,被顾秋一巴掌打倒在地上。
  酒瓶子磕碎了,划了他一手的血。
  顾秋平生最讨厌这种不光明正大,喜欢暗算的小人,因此下手比较重,对方的脸上,立刻出现一片浮肿。
  看到眼镜男被打,谢步远爬起来,“表哥,表哥。”
  眼镜男扬扬手,摸着被打痛的脸,两眼冒火。只可惜没了眼镜,看不太清晰。谢步远指着顾秋,“你有种,连汤书记的儿子也敢打!”

  汤书记儿子?
  顾秋的心咯噔了一下,糟糕,坏事了。
  得罪谢毕升不要紧,把汤书记也一并得罪了,这下还得了?
  不过人都已经打了,急也没用。
  顾秋指着两人,“你们两个无法无天,敢打投资商,我这就跟伍秘书打电话,看你们怎么收场。”
  谢步远本来准备报警的,叫几个丨警丨察来收拾顾秋,眼镜男听说谢步远刚才打的是外商,立刻拉住他的手,“这件事情我们自己解决。”
  顾秋说要报警,谭经山听说对方的身份,也出面阻拦,“算了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顾秋知道他的心思,投资还没开始,就得罪了地方领导,这对他以后不利。考虑到这一点,顾秋只好作罢。
  顾秋和谭经山两人离开后,谢步远很不甘心的道:“表哥,干嘛就这样算了?进了派出所,我看他怎么嚣张?”
  眼镜男叫汤洋,汤书记的儿子。汤洋沉下脸,“刚才那个中年人,可能就是从赣江来的投资商,如果他的身份属实,不要说想讨点便宜,只怕我们两个吃不了兜着走。”
  “那我们就让他白打了?他还打了你一巴掌!”
  汤洋摸着脸,“等投资的事一定,你还怕搞不死这小子?”
  谢步远恨恨地道:“王八蛋,总有一天我要活剥了你!”
  顾秋回到家里,陈燕正在拖地。
  宽松的家居服,让陈燕的腰肢完全暴露出来,浑然天成的臀部,看起来有点夸张。刚刚洗过澡的她,头发上还带着一阵温漉漉的发香。
  顾秋打开门,一眼就看到陈燕。二十七八岁的年纪,熟透了的身材,能不惹火?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