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帮父亲看病,我进了夜总会,那里我学会了很多……》
第87节

作者: 曲惋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唉,都怪我,如果找不回锦凡来,艾文还不得扒我一层皮。”条子叹息道。
  最后我们没有等到陆晴雪回来,却等来了皇宫夜总会送给各位来宾的彩蛋。

  就在酒会渐入尾声的时候,玫瑰走上会场最前面的高台上讲话道:“各位来宾,大家晚上好,相信大家这会已经喝得尽兴,玩得尽兴,接下来请大家稍作休息,一会儿我们皇宫夜总会会为大家奉上期待已久的节目。”
  “好!”台下的所有来宾都拍手叫好道。
  我不由得有些纳闷,难不成酒会过后还有其他节目,看那些人一个个期待的眼神,更加让我好奇起来。突然一名服务生礼貌有加地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并递给我一张纸条道:“叶先生你好,这是陆小姐托我给你的。”
  陆小姐?不就是陆晴雪吗?我接过来并说了一句谢谢,打开后上面只写了四个字:“顶楼来见。”
  “她还说什么了?”我还打算向那名送纸条的服务生再问点其他信息,一抬头发现人没了。

  窝草,走这么快?我四处一瞧,服务生的身影确实已经消失不见。
  条子见我神色异常连忙过来询问道:“小飞哥,怎么了?”
  “陆小姐来消息了,她让我们去顶楼上见她。”我将纸条递给条子道。
  条子一听陆晴雪来消息,高兴地像个孩子急迫地说道:“那还等什么,咱们快去啊!”
  我没有说话,反而将目光落在前面高台上主持工作的玫瑰身上,看她有条不紊地布置现场工作并没有任何异常,再看看陆晴雪留给我的纸条,我突然心中起疑:罗锦凡真的是被玫瑰抓走了吗?
  陆晴雪为什么非得邀我去顶楼相见?
  条子早已按捺不住,很不得一下子冲到顶楼上见陆晴雪,我连忙制止他道:“条子,你过来一下。”
  我让条子离我近一点,凑到他耳边小声吩咐了他有些事情,然后条子就离开了。我们现在正站在别人的地盘上,说话处事不得不多加小心。

  趁着现场一片混乱,我趁机离开了会场,尾随一名服务生来到他们的工作间,趁其不注意,我一下溜了进去找了一身男服务生的衣服换了下来,顺便把特意为此次酒会做的发型随意打乱一改新发型,正当我处理的入神的时候,突然工作间走进来一名偷溜回来休息的男服务生,他也没有想到这会工作间竟然还有人,他看到我有点陌生顿时喝道:“你是谁?”
  他这一进来,把我吓得不知所措起来。
  我在第一时间寻找出口或者可以藏身的地方,但是工作间太小了,根本无从躲藏,只好硬着头皮转过身应对他傻傻一乐道:“是我啊,前几天新来的。”
  男服务生似是偷喝了会场的酒,看他的眼睛在四下发飘,整个也晕乎乎地道:“前几天新来的?我怎么没有印象,你叫什么名字?”

  “我……”
  男服务生见我支支吾吾形迹可疑突然警惕性地看着我问道:“你的工牌呢?”
  “我……”
  “你不是我们店的人!”男服务生顿时变得清醒,一步步朝我走来。
  窝草,被认出来了!眼看着男服务生步步逼近我,我的心脏跳的越来越快,忽然我瞧见了我拿衣服的衣柜里放着一瓶喷发啫喱,我快速拿起它来冲到男服务生面前狠狠朝他的脑袋上一砸,可能是我力度不够,一下竟然没有砸晕他,而且男服务生似乎有点打架的底子,稍一反抗,我就落了下风。
  男服务生逮着机会就要转身出去喊人,我上去就是一脚将他踢倒在地,趁他喊出来之前,拿着喷发啫喱朝他脸上胡乱一喷,然后再次朝他的脑袋上砸了好几下才把他打晕。

  不过打完他以后,我都懵逼了,男服务生的脑袋上全是血,而且我的手上也有,可把我吓了一跳,我这可是故意伤人,情节非常严重,我赶紧查看了一下他鼻下的呼吸,还有气息,没死就好,我瞬间缓了一口气。
  工作间里没有安装摄像头,我快速处理了一下现场的血迹,并把被我打伤的服务生捆起来嘴巴上填了一块抹布并把他塞进了衣柜里,省得他醒来给我找事。
  处理好一切后,我将他的工牌戴在自己胸前,七十八号,然后离开了工作间。一进酒会现场,所有来宾正陆陆续续从条子和罗锦凡之前进去的那个门口向外走,我也趁机混到了服务生里跟了上去引导大家有秩序离开。
  一出门口,果然如条子所说,里面有很多条走廊,稍不注意,很容易迷路。要不是我紧跟在来宾客人的后面,早就丢了。
  “七十八!七十八号,叫你呢!”我耳边突然传来一个声音,第一时间我都没有反应过来,转身一看,一个和我同样打扮的男服务生在叫我,他的工牌是五十号。越是遇到这种情况,越得保持临危不乱,我扯了一个笑脸迎上去热情地说道:“哥,您叫我?”

  五十号一脸疑相地打量了我一番,当他看到我工牌号的时候顿时恍然大悟道:“原来是新来的,难怪我叫你半天没反应。”
  我连连应承道:“对对对,哥,我是新来的,对咱们这的业务流程还不是很熟悉。”
  五十号似乎十分待见我,格外热情地拍打着我的后背一副老大哥的模样道:“兄弟没事,你我既然这么投缘,我又比你早先到店里,以后你有什么事,尽管来五组工作间找我,哥哥我但凡能帮得上你的一定帮你。”
  “谢谢哥。”我连连道谢道,没想到我还能遇到这么虎的人,眼见着来参加酒会的宾客越走越远,我可不想被遗落在外面,等会再找不到地。
  但这五十号大哥就是硬拉住我不让我走道:“你瞧瞧你总是跟我见外,走走走我带你去瞧个好东西。”

  本来我是要拒绝的,但是五十号大哥体型比我壮硕,力气又比我大的多,我实在拗不过他,硬是被他拉的离宾客的大队伍越来越远,但我又不能直接表现出来,只好被迫顺从问:“哥,咱们这是去哪儿啊?”
  五十号大哥带我走的路与宾客走的路是两条岔开的路,看五十号大哥轻车熟路的样子,应该已经是这里的老员工,正好可以从他嘴里套套皇宫夜总会的信息,我故意与五十号大哥套起近乎。
  这会我才知道皇宫夜总会里的所有员工都是直接用工牌号称呼的,只要你进了这里面,就得放弃你的名字。比如我是七十八号,其他同事看到我后就直接叫我七十八号,既保留了个人隐私,又简单方便。当然,每个人的工牌都是一对一的,人事部档案里都有记录,还好我这个情况情况特殊,新人一枚,不会有人注意的。
  我问:“哥,你来这里几年了?”
  五十号大哥想了一下叹了口气道:“已经三年多了,唉,自从进了皇宫夜总会,我就彻底与家里人断了来往,也不知道他们现在过得怎么样了。”
  与家里断绝来往?这倒让我大吃一惊了一下,难不成是离家太远回不去?恍惚一瞬间我从五十号大哥眼里看到很多忧伤,看他样子也就二十出头,正值青春年少,怎么会有这个年纪不该有的忧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