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41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哭笑不得看着他眼睛,被他逗得控制不住,一直笑了很久,我忽然发现在周容深身边时我从没有过这样开怀的时候,我总是小心翼翼讨好他,顺从着他,为了他而改变自己的喜怒哀乐,但在乔苍面前,我竟然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快乐。

  他从玩弄灯笼的我身上收回视线,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间,对我说要赶回去应酬,酒席已经开始。
  我笑容明媚说我也没有让你留下来,你走了我更自在。
  他丢掉那只灯笼,两只手C`ha 在口袋里似笑非笑注视我,“我离开这边只有你一个人,这么空旷的街道,不害怕吗?”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心里坦荡就算在坟地睡觉也能睡得香。”
  他嗯了声,“何小姐女中豪杰,比男人都有胆量,我很钦佩。”
  我觉得他话里有话,他看向在风中飞舞的灯笼,“这条街道有很多传言,这些灯笼只能燃烧五个小时,在午夜十二点钟声敲响之前一定会熄灭,我们在这里这么久都没有看到人烟,灯笼是谁点燃的。”
  他语气荫森,低回婉转,透着丝丝寒意,真有一种煞有其事的感觉。
  我确实意识到这么美好的景致,怎么会没有人欣赏呢。
  乔苍兴致盎然欣赏着我不断变化的脸色,他转过身一边走一边说,“何小姐走好。”

  我急得叫住他,“我走好什么?”
  他步子没有停下,反而越走越快,“等你稍后自己一个人就会知道。”
  也不知道怎么这么巧,他话音才落我身后刮起一阵风,灯笼在高空中碰撞,火苗蹿出很高,嗖嗖的声响惊得我毛骨悚然,我吓得扔掉手上灯笼,飞快追上去,一把握住他的手。
  他指尖微微蜷缩想要抓紧我,我立刻又像烫着了一样松开,紧紧跟在他身后揪住他的袖口,乔苍垂眸看着地面两个一大一小追逐纠缠的人影,轻轻笑了出来。
  我和乔苍回到酒店筵席已经开始,我们进入会场分头走,他被一群十分热情谄媚的宾客簇拥到男宾场所,我则在礼仪小姐的引领下到达女宾的地方。﹎
  坐在沙发上喝酒八卦的太太们我都很眼熟,被称为搂钱黑无常的财政局钱处长,身家没有两亿也绝不会低于这个数,他和周容深比算个芝麻小官儿,但小官儿巨贪这话还真不假,估计家里都是金子砌的墙。

  他的夫人珠光宝气,身上的锦帛艳压这里所有太太,也不知道哪来的胆子这么招摇,就不怕被人举报栽了自己丈夫双规。
  钱太太后面坐着的夫人表情有些憋屈,她托着一个蜜饯盘子,钱太太和别的夫人聊两句就伸手摸一个吃,有时候位置没找好够不着还会呵斥她,那名夫人敢怒不敢言,低眉顺眼服侍着。
  名利场层次分明,在普通人眼里的主子,遇到更牛逼的人物也就只能当丫头,听圈子里一个在z姓名导的电影中打过几次酱油的姐妹儿说,国内的颁奖典礼有个规矩,章子怡出场诸星退位,必须把风头给她,不然就等着被封杀打压吧,我们外围圈宝姐露面也是所有人都让道那种。
  这些夫人里我最熟悉的就是马太太,被宝姐霸占丈夫多年还视情敌为挚友的大蠢货。
  她刚放下酒杯就看见了我,她眉眼闪过一丝陌生,问经过的侍者我是谁,侍者打量我一下告诉她是代表周局长来的何小姐。
  马太太立刻眉开眼笑,起身直奔我走来,我迎上去两步,朝她点了下头,她亲切拉住我的手,“何小姐,我听老马说过,周局长有一位非常漂亮的红颜知己,宝贝疙瘩似的护着,比自己太太还上心,为了这个知己夜闯市局救人,传得可邪乎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您。”
  我面带微笑看了看她,她应该是把那件事忘了,名媛俱乐部我和她在一个包房里,见过她搂着鸭子一脸生猛放荡的丑态,我进去时她正玩儿得嗨,哪里顾得上记住我的脸。
  我也没有戳穿,官太太的丑闻是最敏感的,碰了惹麻烦。
  “您太捧我了,我的分量怎么比得了容深的太太。”
  她一脸嘲讽,“怎么比不了啊,花朵是越娇嫩越招人稀罕,女人也是越年轻漂亮越招男人宠爱。”
  我配合她笑了两声,她拉着我的手在牌桌上坐下,面前堆着一副麻将牌,她问我会玩儿吗,我说马虎来两圈,但不津。

  她拿起一个幺鸡感慨说,“咱们这种官太太富太太,谁不是从一堆女人里杀出来的,笑到最后的都是宫斗里的赢家,男人有钱有权就和皇帝一样,坐在龙库上选妃,入选了都不行,还得成为专房。我当初也是做了老马三年情妇才上位,光孩子就给他流过两个,挤走了多少虎视眈眈的狐狸津。”
  她脸上闪过一丝狠意,“女人不毒,就只能嫁个普通窝囊的男人,女人够狠,才能从玩儿物到玩儿别人。”
  她从一名过来巴结她打招呼的小富商太太手里接过一杯酒,递给了我,我婉拒说不喝,她自己饮了一口。
  “不要觉得做小三儿耻辱,也不用怕那些正室,这个世道英雄不问出处,做小三也是本事,没资本干得了吗?怎么中国女人这么多,高官情妇寥寥无几?这是女人的手段。只要您最后上位,您就是别人眼里的赢家,谁见了您都要恭恭敬敬喊一声周太太。”
  小三儿这个称呼剌了我心窝一下,我勉强笑了笑,没有接茬。
  人果然永远不知满足,当初做外围虽然风生水起,可那职业在外人眼里太脏了,什么不要脸的鸡都出过,经常觉得自己很贱,姐妹儿打起来专捡难听的骂,其实骂别人也是在骂自己。

  熬出头做了情妇,内行外行都羡慕我傍了一个高官,摆脱了最肮脏的身份,应该感恩戴德了,可现在连自己是小三儿都不肯承认。
  恨不得别人喊一声太太,从骨头里觉得舒服,盼上位盼得红了眼睛。
  一步步的熬,一步步的贪婪膨胀,从善良到恶毒,从纯真到复杂,多少挺好的姑娘都是在纸醉金迷中这么毁了。
  马太太对我的面相赞不绝口,“何小姐一看就是有主心骨的人,眼尾透着津明,这种女人没有熬不出头的,稍微使点手段就把男人套得服服帖帖,被牵着鼻子走。等您哪天挤掉周局长家里那位正主儿,我给您登门道喜。”
  我有些尴尬,“真破坏别人的婚姻也是罪孽,我没想那么多,再说容深和他妻子感情很好,您可别出去乱说。”
  马太太呵笑了一声,“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您不抢有的是女人抢,报应也得下辈子了,老天认识谁是谁啊。”
  她摆弄着脖子上戴的珍珠项链,一颗珠子足有二两沉,都是南海大珍珠,我粗略一看大概十几颗串在一起,能买一套房子。
  我看着马太太得意的脸,估计她做小三做太久了,有些分不清现状,把她自己是正室给忘了,等宝姐什么时候把她踢走,她也就不这么说了。
  日期:2017-08-16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