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40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我喊出三百三十万的价格后,整个会场鸦雀无声,都在看这场好戏,乔苍笑着说,“何小姐觉得自己有多大把握拿走。”
  “你不抢了就是我的。”

  他闷笑出来,对台上又一次举牌,“五百万。”
  周容深给我的上限是五百万,再多他虽然拿得出,但他的身份不允许他暴露自己的财力,我只好放下牌子。
  我有些败兴,站起身想离开,他在这时握住我的手,我大惊失色,他笑着对我说,“你怎么知道簪子不是我给你买的。”
  我盯着乔苍的眼睛,他笑得意味深长,“何小姐喜欢的东西,我当然不会横刀夺爱,我只是想要送你一份礼物,来感谢不久前的夜晚何小姐让我感受到的人间极乐。”
  我脸一红,下意识看了看周围的人,“你别胡说八道。”
  他反问我难道不是吗,还是他的梦里有一个和我一模一样的女人,缠着他叫得那么婉转动听。
  他越说越露骨下流,我慌忙从椅子上站起来,跟着稀稀拉拉的宾客快步走出会场,推开门的一刻我回头看了一眼,乔苍从我委托的那名礼仪小姐手里接过西装,又小声和她吩咐了句什么,礼仪小姐循着我离开的方向看了看,直接引领他进入后台。
  我站在外面长廊上,身后走出来的宾客议论刚才的紫玉簪子,其中一个人说,“乔老板仪式开始前就问过这个簪子的典故,我听说好像很有说道,不知道他拍下来是不是送给女人。”
  “这还用猜?不送女人难不成还送给男人啊?”
  他们哈哈大笑,“一会儿酒宴找乔老板喝两杯,这尊大阎王,不在他面前混点人情出来,以后没你我的好日子过,差点把周局长栽了的人物,能是好惹的吗?”
  我盯着他们窃窃私语远去的背影,稍后的酒局我不感兴趣,周容深不在我只能自己交际,喝酒我不发怵,就是怕说错话给他惹麻烦,可不去还不行,我只能多磨蹭会儿,等酒局过半再去,那些人喝多了,也就认不出我是谁了。
  我伸手拦住路过的男服务生,问他酒店有没有什么景观可以看,他指给我西南方向,“那边有灯笼街,晚上所有灯笼都会点亮,可是很荒僻,去的人少。”
  我拢了拢身上的披肩,朝他说了声谢谢,按照他指给我的路找过去。
  我听说过这个地方,没想到竟然就在这家酒店的后湖。
  这座城市有一条夜晚令人窒息的街道,狭长幽深,入夜五颜六色万种风情,白天颓败得如同废墟。
  我小心翼翼走出后门,已经完全看不到人影,寂静得只剩下风声,还有远处一片璀璨的火海。
  成千上百盏纸灯笼挂在两排篱笆墙上,灯笼与灯笼之间是一团团锦簇的桃花,含苞待放或并蒂盛开,红白相间非常好看。
  我刚走过去想摘一朵白桃卡在头发上,忽然看到地上有一团逐渐靠近的影子,像是一个男人,我脊背一寒立刻转过身去看,本来以为是某个陌生男人闯进来,结果是乔苍。
  他换了一件白色衬衣,应该是为了一会儿的应酬特意打扮正经了点,两只袖口挽上去,露出津瘦的半截手臂,他朝我一步步缓慢靠近,眼神似乎在看着我,又仿佛在看我身后燃烧的火海。
  狭窄的灯笼街容纳不了两个并排的人,于是我们一言不发前后交错,他身上有浓烈的烟气,在夜风内吹散弥漫,清幽月光从墨碧色的天海垂下,洒了一地洁白如玉的银霜,他从时光深处走来,背后拖着蔓延到这条路尽头的无数灯笼,一盏盏随风拂动,光影交错间他陷入其中。

  灯笼似海,浓密得透不过气,他此时英俊得惊心动魄,昏暗柔和的烛火映照在他脸上,我心里的某根弦忽然被触动了一下。
  他走到我面前看了看我落在桃花上的指头,忽然伸出手臂,温热的掌心扣在我手背,指尖灵巧的滑进去,摘下了我看中的那朵白桃,他朝我靠近,在我惊诧失神的片刻,为我戴在了头发上。
  细长的发丝勾住他手指,他很轻柔拨弄开,笑着看了看我说,“还可以。”
  我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盯了他一会儿,犹如看一樽瘟神,然后将那朵桃花直接从头发上撸下,随手扔在地上,毫无留恋。

  乔苍没有恼怒,他淡笑注视那惨遭抛弃的桃花,意味深长说,“女人倔强起来很讨厌,但爱屋及乌,在我眼里你发脾气特别有味道。”
  我朝远一点的位置挪了几步,和他保持开距离。
  这里的灯笼实在太美,包住蜡烛的灯罩糊的是江浙一带最有名的剌绣剪纸,我举起手臂想要摘一盏,可灯笼挂得太高,我在原地一遍又一遍的跳起来,每一次刚要摸到灯笼下的短穗儿,身体就极速坠落下去,很快我脸上浮出了一层密密麻麻的细汗。
  乔苍不知何时绕到我身后,在我用力踮脚勾那盏最矮的灯笼时,他毫无征兆将我拦腰抱起,我在一瞬间升高了许多,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我尖叫一声僵直了身体,披肩滑落到地上,他呼出的热气透过旗袍渗入我脊背的皮肤,湿热滚烫,引起我一阵颤栗。
  “你干什么?放我下来。”
  乔苍抱着我一点也不吃力,他朝和我近在咫尺的蓝色灯笼扬了扬下巴,“摘下来。”

  我蹙眉不动,脸色很凶悍,他仰面瞧了我一会儿,忽然被逗得大笑出声,“你以为我愿意抱你?快点拿下来。”
  我将灯笼从树梢摘下来后,乔苍果然没有食言,他没有借机轻薄我,而是迅速把我撂在地上。
  我提着灯笼看他整理自己身上微微褶皱的衬衣,他的脸在灯火内湮灭得格外模糊。
  他刚毅流畅的线条突出在衬衣之外,能看到坚实如铁的胸膛。
  我垂眸看着手中的蓝色灯笼,“乔先生怎么不去应酬权贵,跑到后湖来偷懒。”
  我歪着头笑,“不是故意来和我偶遇吧?”
  乔苍的脸被烛光笼罩,此时满满都是巢红,轮廓朦胧而柔和,他正在摆弄一只挂在最高处的灯笼,他手臂修长身形矫健,不用像我那么丢脸,轻而易举便凌空跳起,指尖敏捷一勾,握住了灯笼的流苏穗儿,然后一点点从风中扯下。
  灯笼内的烛火恨不得冲出牢笼,有些固执闪耀着,他握在手中看了一会儿,脸上笑容越来越深,“这盏灯笼很像你,姿态倔强得让人想要把它毁掉。”
  我微微一怔,胸口噎得难受,他就是有这个本事,大煞风景。

  我仰起头在树梢间寻找还有没有其他我想要的,他站在我身后旋转着手中那盏粉色灯笼,幽深的眼神仿佛盛下了黛色远山和江枫渔火,“可毁掉又于心不忍。”
  我提着灯笼在原地跳舞,他唇角凝笑看着我,红彤彤的光束把他五官变得温柔似水,我在转身的霎那好像捕捉到了一束强光,正对着我闪烁,可我看过去时乔苍没有丝毫异样,他西裤口袋里微微鼓起,我脸色一沉,“你拍我?”
  他挑了挑眉梢,“拍你?”他说完掌心轻轻拂过我脸颊,忍不住发笑,“你的癖好还真特别,可遗憾是我从来不打女人。”
  我指着他口袋,“你刚才用手机拍我了,不信你拿出来。”
  他捏住口袋问我,“谁不信?”
  我说我不信。
  他哦了一声,“你不信我为什么要拿我的手机给你看,这是我的隐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