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1007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警官,我是来接我干儿子的……”陆鸣说道。
  一名特警问道:“你干儿子是谁?”
  陆鸣觉得有点说不清楚,解释道:“他就在案发现场,他可能吓坏了,刚才给他母亲打电话,他母亲在陆家镇赶不过来,让我先来看看……对了,他才十岁……”
  “你叫什么名字?”特警问道。
  特警的态度还不错,拿起对讲机不知道和什么人交谈了几句,然后冲陆鸣说道:“车留下,人进去……”
  陆鸣这是第二次来一笑亭农庄,上次是因为陆老闷和陆建岳火拼,结果兄弟两都死在了书房里。
  他记得当时在走廊里偶然遇见陆涛,当时他还说了几句威胁的话,可仔细想想,这么长时间以来,陆涛除了怂恿陆邦制造点谣言之外,实际上倒也没有跟自己发生什么直接冲突。
  可也不知道是他还没有腾出手来,还是在等待合适的机会,没想到世事无常,他还没有等到跟自己正面交锋就已经死于非命了。
  眼下的陆家,除了上了岁数的陆建伟之外,就只剩下陆邦那个废物了,陆建伟虽然野心勃勃,但毕竟大势已去,恐怕连财神也没有料到自己的大家族最后只剩下一群娘们,说起来还真让人有点伤感。
  “阿鸣,你怎么来了?”
  陆鸣正自站在门口拉起的警戒线外面徘徊,忽然听见身后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转身一看,只见一个女人坐在一辆警车里朝着他招手,仔细一看没想到竟然是徐晓帆。
  想起刚才蒋凝香让他给徐晓帆打电话的建议,不得不佩服干妈料事如神,没想到不用自己打电话,她竟然已经在这里了。
  难道蒋竹君的预言是对的?徐晓帆并没有白公丨安丨局开除,而是为了来自己身边卧底而演的一出戏?
  “你怎么在这里?”陆鸣一脸狐疑地反问道。
  徐晓帆拉开车门跳下来,小声道:“玉露让我先过来帮忙照顾孩子……”
  陆鸣一阵恍然,心想,周玉露毕竟对自己还不太放心,所以又委托了徐晓帆,也难怪,她毕竟当过丨警丨察,自然比自己熟门熟路,周玉露的想法也算正常。
  “蒙蒙怎么样?”陆鸣问道。
  徐晓帆看看车里面,说道:“人在里面呢,显然受到了不小的惊吓,什么话都不说,正准备送他去医院做个检查,恐怕要不少时间才能恢复过来……”
  陆鸣朝着车里面看看,只见后座上还有一位女警,身边坐着一个小男孩,脸色惨白,一副痴痴呆呆的样子,显然是受到刺激了。
  “陆涛真的死了?”陆鸣小声问道。
  徐晓帆点点头,说道:“丨警丨察赶到的时候就断气了……”
  陆鸣问道:“会是什么人干的?”
  徐晓帆摇摇头说道:“这我也说不上,听说客厅里有过激烈的搏斗,地上到处都是血,显然来杀陆涛的不是一个人,并且也有人受伤了,陆涛的两个保镖也被人勒死了,尸体藏在小树林里……”

  陆鸣没想到陆涛一个残疾人竟然还和杀他的人进行了激烈的搏斗,一时心里倒是挺钦佩,有点气愤地说道:“杀一个残疾人,亏他们也下得了手?还好他们还有点良心,没有对小孩下手。”
  徐晓帆说道:“这倒不是他们不想下手,还好这孩子机灵,藏在了衣柜中,丨警丨察还是从衣柜里找到他的呢。”
  陆鸣想起那天凌晨蒙蒙拿着菜刀幽灵一般站在自己床前的情景,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失神道:“难为他了……这么小的年纪……”
  徐晓帆的心思好像不在陆思岳身上,盯着了陆鸣问道:“你还没有回陆家镇?最近忙什么呢?”

  陆鸣说道:“也没忙什么,今天参加了一档电视节目……”
  徐晓帆一脸惊讶地说道:“电视节目?你上电视了?怎么不提前通知我,也好看看你的光辉形象……”
  陆鸣有点失望,他还以为很多人都看过节目了呢,仔细想想这档节目也没有丁璐吹的那样家喻户晓,也就是像自己这种身世不明的人会关心一下,一般的人也不会去看,起码自己认识的人好像都没有看到,到现在都没有一个人给自己打电话说过这件事呢。
  “也就是一个嘉宾……”陆鸣油有点不起劲来,甚至有点后悔,觉得自己不应该去电视台参加节目。

  徐晓帆好像对陆鸣参加电视节目的事情也没多大兴趣,说道:“我陪蒙蒙去医院吧,你就别待在这里了……”
  陆鸣也觉得有徐晓帆在这里,自己也帮不上什么忙了,说实话,他要是知道周玉露也通知了徐晓帆的话,说不定就不来了。
  “周玉露应该已经忘城里赶了吧?”陆鸣问道。
  徐晓帆点点头说道:“再过两个小时应该就到了吧,今晚她就住我那儿了……”
  陆鸣一听心里有点不安,毕竟周玉露知道那个金库的事情,他可不希望徐晓帆跟她走得太近,奇怪的是,在周玉露出了车祸之后,她和徐晓帆几乎已经形同陌路人了,怎么忽然又又有来往了呢?
  “怎么?你们已经见过面了?”陆鸣问道。
  徐晓帆说道:“她可能从竹君那里听说了我的事情,年前给我打过电话,前几天她请我去家里吃过一顿饭……”
  陆鸣一听徐晓帆去过陆家镇周玉露的家,心里惊疑不定,怏怏道:“你们倒是不计前嫌啊。”
  徐晓帆说道:“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何必挂在心上,何况,我跟她又没什么深仇大恨……”
  正说着,陆鸣一眼看见范昌明和几个人一起从别墅里出来,身边一个人竟然就是今天晚上在蒋凝香家里见过的田振东,忍不住一阵惊讶。
  “怎么连公丨安丨厅厅长都来了?”陆鸣问道。
  徐晓帆摇摇头说道:“谁知道,我现在已经不是丨警丨察了。”
  陆鸣瞥了徐晓帆一眼,问道:“做为被开除的丨警丨察,见到以前的同事和领导难道就不尴尬?”
  徐晓帆一愣,随即嗔道:“你以为我愿意来?要不是周玉露说的严重,打死我也不想来……不过,也没什么,我又没干过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陆鸣笑道:“我的意思是范昌明看见我们两个在一起,恐怕就想入非非了……”
  徐晓帆瞪了陆鸣一眼,嗔道:“所以我让你快点走,反正你也帮不上什么忙……”
  陆鸣说道:“好好,我这就走……”

  陆鸣说着话,瞥了一眼车里的陆思岳,忽然就愣住了,只见陆思岳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活”过来了,脑袋伸出车窗恶狠狠地瞪着陆鸣,那眼神中似乎还充满了仇恨。
  “就是他!”忽然,只见陆思岳伸手指着陆鸣大声说道。
  陆鸣吓了一跳,还没有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只听陆思岳又大声喊道:“就是他……他杀了我哥……是他害死了我哥……”
  陆鸣觉得头皮直发麻,腿都软了,忍不住喝道:“你这兔崽子怎么胡说八道……谁杀了你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