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情仕途》
第199节

作者: 青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儿子王庆生现在昏迷不醒,不过他嘴里一直念叨着你名字,如果你不是凶手的话,他为什么会念叨你的名字?”王大柱气愤的说着,面部表情被愤怒搞得愈加狰狞,恐怖。
  “操!这个也行当证据,若他嘴里念叨美国总统的名字,你是不是也要把美国总统当成凶手?”杨海军眼神轻蔑的看着王大柱,看样子王庆生一定出了什么事情,果然有句话说得好,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眼下是王庆生自食恶果了。
  “王庆生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
  “你这个杀人凶手,难道你自己做过什么事情还不知道吗?”王大柱并没有因为杨海军的解释相信他,怒斥道:“你把我儿子的那个东西给……”

  说着说着,王大柱愤怒的喘不过气来,一旁的丨警丨察在他后背上重重的锤了几下。
  王大柱终于缓过气来,怒吼道:“你让我王家断子绝孙,杨海军,你好狠的心,他不过只是跟你有些小摩擦,你对他下此毒手,你这个恶毒的男人。”
  “断子绝孙?”杨海军吓了一跳,目光惊愕的看着王大柱,皱眉询问道:“你这是在开玩笑吧!”
  “开你妈的头,老子我会开断子绝孙这种玩笑?我儿子被你给阉割了,你这个杀千刀的凶手,我跟你没完。”王大柱向杨海军吐了一口吐沫,杨海军身子一闪,并没有被他给集中。
  “把他给带走。”丁雪艳吩咐着一旁的干警,虽说同样是丨警丨察,不过暴力女警花名声在外,派出所里干警很是怕她,小干警很识相的把王大柱给押走了。
  此时,杨海军一脸的狐疑,这王庆生怎么就无缘无故被阉割了,看来是他的报应来了。

  “你在想什么?”丁雪艳目光注视着杨海军,蹙眉询问道。
  杨海军摇摇头,露出一副轻描淡写的表情,“什么都没想。”
  “你别骗我了,你刚才的神情分明就是在想事情,不要以为我……”
  没等丁雪艳把话说完,只听到派出所大门外“咚”的一声巨响,像是地震一般,大门被人给一脚踹开,一个身材高大,挺着个啤酒大肚腩的中年男人走进来。

  中年男人穿着警服,走起路来东倒西歪的,大饼脸酒糟红,眼神飘渺虚无,人还没靠近,一股浓重的酒臭味扑鼻而来。
  “你这小子涉嫌伤人?”中年男子站在杨海军面前手指着他,身子摇摇晃晃的说道,刚才他喝酒吃饭的时候接到一个电话,说有人到派出所报案,说涉嫌伤人罪。
  “你谁啊?”杨海军摸了摸鼻子,眉头紧皱,闻到他一身酒气,厌恶之情溢出于表。
  “你大爷!”中年男人粗辱的说着,满嘴散发出恶心的酒臭味。
  杨海军目光打量着眼前中年男人,看起来四十多岁,一张大饼脸,赘肉坠落在下巴上,贼眉鼠眼,硕大的酒糟鼻,红彤彤的,两瓣肥肠似的唇瓣,难闻的酒味从他的嘴里不断喷出来,肚子圆滚滚的,像是怀孕待产的女人,那皮带差点扣不住那条裤子。
  他这种膘肥体宽的胖子在丨警丨察中倒是挺少见的,看来平时的生活与伙食很丰盛。
  杨海军目光在中年男人脸上细细的打量着,深入的分析着眼前这个中年男人的气色,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他是个欲望非常强烈的家伙,他的鼻尖与眼角,印堂部位闪着亮光,眼睛里隐隐约约泛滥着血丝,还有一团浓重的污秽气息,脸色也有点暗淡泛黄。
  杨海军从中年人此刻急促的呼吸与他的相貌上可以进一步的判断出,他是一个经常接触女色的家伙,虽说看起来很肥壮,不过这只是虚有其表,他内部已经被掏空了,就是所谓的被女人给吸干了,只剩下一个空架子,若是他还不注重保养的话,估计要不了几年,他的X生活就要走向终结。
  杨海军嘴角露出轻蔑的笑容,看他那样子真以为自己非常的强悍,几年后萎谢掉,那个时候,不知道他还会不会这般得意,怕是上天无下地无门,他若是对自己客客气气的话,或许自己会告诉他如何滋补身子,能让男人的雄风保持的长久一点,不过看他现在这不可一世的嚣张样子,还以为自己是天王老子,杨海军当然不会出手帮忙,让他逐渐的萎缩。
  中年男人眼神轻蔑的看着杨海军,随即一脸阴笑的看着丁雪艳,站在丁雪艳的身边,丁雪艳的眉头紧锁,话到嘴边却又活生生的咽回去。

  把杨海军铐回来的那个男干警小曹急急忙忙的帮中年男人倒了杯茶,看那个男干警小曹唯唯诺诺的模样,想必这个中年男人在派出所里是有身份的人。
  中年男人从口袋中摸索着,掏出一支香烟叼在嘴里,那个男干警神奇般的摸出个打火机,机灵的帮中年男人点燃香烟。
  “我听说你小子犯了伤人罪。”
  中年男人轻蔑的眼看看着杨海军,嘴里吞吐着飘渺的烟雾。

  “没证据不要乱说,我可没有伤人。”
  杨海军看到中年男人嚣张的气势,心里很是厌烦,不想与中年男人多说废话,感觉到他看自己的眼神充满着敌意。
  “小子,你的嘴倒是挺硬的。”
  中年男人面露冷笑的看着杨海军,十个罪犯被抓到警局十个喊自己是冤枉的,中年男人对这种状况早已司空见惯,冷漠的说道,“你到这里来,应该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们的政策你想必应该知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最好坦白交代如何伤人,我是个粗人,希望你别逼我使出一些不光彩的手段。”
  中年男人阴险狡诈的眼神看着杨海军,一上来就火药味十足。
  “我又没有伤人,能有什么可交代的。”
  杨海军皱着眉头,被那臭烘烘的酒臭味熏得难受,不愿与中年男人多说一句废话。
  “你小子下手挺狠辣的,把人家阉割了,害的人家断子绝孙,不过你小子最好是如实交代事情的经过,不要以为嘴硬,我们拿你没办法。”中年男人一脸的奸笑,下巴上的赘肉不住颤动着。
  “我没做过的事情,我要如何承认,这与我嘴硬不硬完全没有关系,你应该搞清楚状况,你们若是拿不出证据来,我不是你们的罪人,你没有资格对我这样说话,还有你刚才的话里面有故意引导的成分,你说我下手狠毒,这是对我人身攻击,我保留追述你的权利。”
  杨海军一字一句的叙述着,不想与眼前这个中年男人做无谓的纠缠,看他那样子是故意在针对自己,难不成他已经被王大柱给收买了?
  “好一个精彩的狡辩,你若不是凶手的话,受害者嘴里为啥一直叫着你名字?”
  中年男人目光阴冷的看着杨海军,嘴角弯起一抹冷漠的笑意。
  “如果他嘴里叫着谁的名字,那谁就是凶手?那是说明你们办案太无能?还是太幼稚?”杨海军气势上毫不怯弱,看着一边想插嘴却一直没插上嘴的丁雪艳,见她眉头紧锁,眼神闪现出厌恶之情,一直在强忍着。
  “小丁!让我来审讯他,结果一定包你满意。”
  日期:2017-08-15 06:1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