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25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到这个声音,顾秋的心突突地跳。
  过了好久才反应过来,“该不会是谁在跟自己开玩笑吧?”顾秋沉声问,“你找他干嘛?”
  从彤道:“我找他有急事。你能不能帮我叫一声?谢谢了。”

  顾秋听出来了,这是大秋乡从彤的声音,那位与自己在河里洗鸳鸯浴的美女。与从彤之间的故事,比跟陈燕在一起还要香艳。
  尤其是从彤身上的那种雪白,和她受了惊吓之后,跳起来抱着自己的那一幕,顾秋依然回味无穷。他知道这是一个意外,正是这个意外,成就了这段美丽的邂逅。
  按理说,他应该去找从彤的,可最近太忙了,居然把她忘诸脑后。顾秋在心里忐忑不安地道,该不会是上门讨债了吧?
  平静下来,这才道:“你是从彤吧,我就是顾秋啊!”
  得到这个答复,从彤的脸倏地红了。
  “我在招商局斜对面的茶楼里,你能不能出来一趟?”

  “有什么事吗?”
  从彤嗯了一声,故意不说明白。
  “好!马上到!”
  顾秋挂了电话,有些着急的跑出去,与迎面而来的陈燕撞了个满怀。
  “你干嘛?这么急急忙忙的。”
  顾秋不好意思地道:“陈燕姐,我请个假。”

  “去哪?”
  “我……”顾秋犹豫了下,“有个朋友来了,我去去就来。”
  不待陈燕再问,顾秋早一溜烟跑出去了。
  哪知道在门口碰到谢毕升,“哎,小顾,小顾,你过来一下。”

  日啊!
  顾秋心里急了,怎么就这么寸呢?
  “谢主任,什么事?”
  谢毕升道:“那个谭总什么时候来?”
  “这个……我再催催看。”
  “你给我盯紧了,不能再有任何闪失。”
  “知道了,谢主任。”
  顾秋转身就要走,谢毕升喊了句,“回来?”
  “还有事吗?”顾秋老郁闷了,让从彤老在那里等,这算什么事?

  谢毕升问道:“还没下班,你这是要去哪?”
  “我,我去见一个朋友,很快回来!”
  “哦,去吧,去吧!”谢毕升还开了句玩笑,“是女朋友吧?”
  顾秋讪讪地笑了起来。谢毕升要是知道他去见从彤,真不知道他还笑不笑得出来。
  从彤在茶楼里等了足足半小时,顾秋还没到,气得跺脚,“这家伙该不是想不负责任吧!”

  就在从彤失望的时候,顾秋出现了。
  这家伙走上楼,看着自己一脸笑意。
  “怎么才来?”
  让她整整等了二十几分钟,从招商办到这里有几步远啊?
  顾秋道:“不好意思,出门的时候碰到领导。”
  既然来了,从彤再次坐下。“喝点什么?”
  顾秋说,随便吧,一杯绿茶就行。
  今天的从彤,穿着一条橘色的长裙,头发披在肩上。服务员端来茶水的时候,她一手撑着下巴,用吸管搅着茶水。
  “这么急找我过来,出什么事啦?”
  从彤看了他一眼,落下眼皮子,“我遇上麻烦了。”
  “说吧,看看我能不能帮到你。”
  从彤心道:“你不帮我,我可不放过你。”看过人家的身子,要不要负责任?
  “我妈要见你!”
  砰——!
  顾秋手里的杯子掉在地上,摔得粉碎。
  这个消息太震撼了,自己完全没有一丝准备。从彤看到他那张脸,郁闷地道:“我妈又不是老虎,她能吃了你?”
  顾秋抹了把汗,“你能不能跟我说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从彤含着吸管,“你去不去?”
  顾秋道:“能不能让我想想?”
  从彤气死了,站起来就走。
  还想,让你再想下去,自己就要被B上花轿了。一个大男人,应该要有担当的。顾秋见从彤生气,心道她肯定是遇上了麻烦事,否则一个女孩子哪能轻易带自己回家见父母?

  从彤这次可是鼓起十二分勇气出来的,顾秋的犹豫让从彤深受打击。
  这么说来,他还是不喜欢自己。
  二十四岁的年纪,不大也不小。
  对于感情这个问题,自从谢家提出联姻之后,从彤已经考虑得很清楚了。每一个女孩子心里,都有一个美丽的爱情故事。
  她们渴望一段传奇,一个梦想中的白马王子。
  从彤也这么认为,爱情就是两个人共同编织的一个梦想。
  因为她很不希望父母介入,如果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将会让爱情变得不再完美。遇上顾秋的那一刻,从彤微微有些心动。
  或许是天意,或许是缘份,两个人之间发生了谁也意想不到的事。

  做为一个女孩子,她理所当然认为,顾秋会喜欢上自己。
  现在自己有麻烦了,顾秋却不肯为自己出面,从彤哪能不生气?
  还没下楼的时候,顾秋追上来。
  一把拉住从彤的手,“你别急,先把事情的经过告诉我,我好想个对策。这个时候最需要冷静,冲动解决不了问题。”

  从彤也不是真要走,女孩子的心通常都很软,顾秋追过来,当然是她最愿意看到的。要她嘴上却不愿服气,“见个面而已,有这么难吗?”
  顾秋道:“好吧!那我就陪你去。”
  从彤的性格,跟陈燕不一样。
  陈燕坚强,因为她受过很多苦,承受的东西太多,因此她成熟,老练。从彤不一样,按理说,她应该是家里的骄傲公主,受到百般呵护。只不过因为感情的事,被家里B急了,才有了今天的结果。
  走在路上,顾秋道:“第一次去,我们应该买点东西回去。”
  从彤见他答应,不由有些欣喜。听说要买东西,从彤又觉得不好意思,她并不是真正要带顾秋回去确定自己的婚事,而是缓解燃眉之急。
  只要顾秋能帮自己挡一阵,家里看到自己已经有男朋友了,不再催自己就好。但这种心思,她不会告诉顾秋的。
  “不用买了,家里东西多的是。”
  身为国土局局长的从彤爸,家里要什么没有?
  顾秋坚持自己的意见,“不行,这是礼节问题,第一次登门拜访,哪能两手空空?”
  从彤见他坚持,只得应了他,不过她在心里暗自决定,等下自己付钱就是。
  由于不了解从彤父母的爱好,顾秋选了两条好烟——熊猫,还有两瓶五粮液。再给从彤妈买了两盒燕窝。
  结账的时候,从彤惊讶地看着顾秋很轻松地刷了卡,顿时就愣在那里。

  这里好几千块!他就这样轻描淡写的刷卡了?
  刚才还想自己付账,可身上哪来这么多现金?
  从彤更加没有想到,顾秋会出手如此大方,顾秋提着东西走的时候,从彤还怵在那里。“走吧,愣着干嘛?”
  从彤有点不好意思,“太贵重了吧?”
  顾秋看了看手里的东西,“贵重吗?看自己未来的丈母娘,太小器了不好吧。”
  从彤羞愧的推了他一下,“胡说什么?”
  走到门口,从彤悄悄地道:“这钱,我过两天还你。”
  顾秋生气了,“你什么意思?既然你同意我跟你父母见面,我们两个自然就是……你还说这个?”
  从彤低下头,“好啦,好啦,走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