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24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谭经山道:“搞煤矿最怕的就是安全事故。只要抓好了安全工作,发财那是迟早的事。”
  顾秋道:“这是我们谢主任,陈主任,今天过来找你,主要也是为了这事。我们安平县有几处很好的煤炭资源,希望能寻找到一个合适的合作伙伴。谭总,你能不能帮个忙牵个线,看看你们老板有没有这个意向?”
  谢毕升对这事根本不抱什么希望,顾秋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哪怕再是名牌大学毕业,也能力有限。

  谭经山道:“好吧!既然你们都来了,今天就住在这里,等我的消息。”
  谭经山走后,谢毕升问,“有希望吗?”
  顾秋道:“我也不清楚,等等看吧,反正都来了。”
  下午四点多,顾秋接到谭经山的电话,“你出来一下,我要楼下等你。”

  顾秋匆匆下楼,在酒店的茶楼里见到谭经山。
  谭经山道:“事情有点麻烦,你们也是知道的,刚刚出了大事,赣江省对安全事故抓得很严,老板目前也不想外出投资。”
  顾秋在心里琢磨,“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如果自己不借这个机会在招商局站稳脚,以后的工作就难开展了。”
  他对谭经山道:“就没有别的办法?这可是一个天载难逢的机会。安平县虽然条件差,但政策上肯定比赣江省优越。”

  “这个我知道。如果在平时你来找我,我肯定会尽力去做工作。但这边刚刚出了事,虽然与我们无关,总会有些波及。”
  顾秋看着他,慎重地道:“你当矿长这么多年,就没想过自己出来干?”
  谭经山吓了一跳,然后苦笑道:“也不是没想过,只是没资金。如果我自己投资,其他方面都是成熟的,就差钱了。”
  顾秋道:“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钱不是问题,可以通过很多途径。”
  谭经山道:“你是志方的同学,我相信你。只是资金方面,我实在没有太大的把握。其实在此之前,我已经到过你们安平县了。由于很多方面的原因,这个计划只能浅搁。”
  顾秋问,“你能拿出多少?”

  “四五十万吧!”谭经山知道这笔钱,如果用来开矿的话,实在太少。没有个几百上千万的,也敢开煤矿?
  顾秋果断道:“这样吧,资金的事,我帮你找银行贷款。手续的问题,我也帮你想想办法,你考虑考虑。”
  谭经山面有喜色,他早就听儿子说过,顾秋是个有背景的人。只要他肯帮忙,一切好说。否则他也不可能凭着顾秋一个电话,马上过来见面。
  谭经山道:“如果这事能成,我分你二成干股。”
  顾秋摆摆手,“别说这些,我不是跟你伸手要钱。你是志方的老爸,也就是我的叔叔,你发财了,还不是等于我发财了?”
  谭经山哈哈大笑起来,“如果这事能成,我一定好好感谢你!”

  顾秋道:“那我们去见谢主任吧!”
  两人说好,以谭经山公司的名义去考察,如果顺利,再由他谭经山去投资。对于谭经山来说,这是天上掉馅饼的事,用银行的钱发自己的财,还有人给他做担保。
  谭经山前来投资的事,进展得异常顺利。连谢毕升几乎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谭经山在安平县考察了一个星期,马上就签了意向合同。
  这次注资六百万,投一个小型的煤矿。
  只是银行方面的贷款还没有下来,谭经山就在做一些准备工作。
  一个企业的开张,没有几个月准备工作是不行的,谭经山刚好可以借这个机会,把手续等各种问题解决。
  整个这件事情,他们当然不知道是顾秋在背后推波助澜。

  谢毕升往赣江省一跑,跑出一个项目来了。
  这件事情很快就传到了政府和县委那些领导的耳朵里,众人无不惊奇,这个谢毕升还真务实了?这些年以来,他一直是个典型的不作为干部形象,看来还是何县长的激励手法起了作用。
  汤书记也觉得有些意外,还特意打了电话过来,叫谢毕升晚上去他家里吃饭。
  饭菜还没好的时候,汤书记跟谢毕升在谈话,“靠谱吗?”
  谢毕升别的本事没有,吹牛倒是很在行。“放心吧,这次跑不了。”

  前些日子龚总过来投资的事情,汤书记也听说了,不知为什么,突然没了下文。出于私心,他没有说出顾秋的半点功劳。
  汤书记指示,“争取早日落实,只有投资款到位之后,这事才算圆满。”
  谢毕升当然明白,他也巴不得明天就到位。回到家里,谢毕升心情特好,只要这笔投资款落实,他就可以扬眉吐气了。
  万事开头难,搞定这个几百万,在安平这地方也算是大功一件,说不定下一届还有机会进县政府当个副县长,嘿嘿!

  每个人都有一个当官的梦,当了官哪个不想往上爬?
  夫人汤梅走过来,嘀咕着,“步远怎么还没回来?”
  谢毕升道:“你自己的儿子你还不知道?最近为了从家丫头的事,要死要活。”
  提起从彤,汤梅就很生气,“这个从彤也太不象话,一个女孩子家的,怎么可以乱来?我家步远哪里配不上她了?执意要分手。”

  谢步远此刻正在外面,喝得烂醉如泥。
  从彤呢,被老妈从大秋乡叫了回来。
  以前她是一个星期,或半个月回来一次,这段时间由于谢步远的关系变僵,家里天天打电话问原因。
  从局长也发火了,这不谈得好好的,怎么就要分手了?

  他们哪里明白女儿的苦衷?
  从彤妈在卧室里跟女儿说话,“彤彤,到底是怎么回事?”
  从彤早就不耐烦了,为了这点破事,天天被家里*着。“妈,你能不能让我清静一下。我都快要烦死了。”
  从彤妈道:“你至少也要告诉我原因。步远有什么不好?要家庭条件有家庭条件,要背景有背景,人才也不错,你干嘛就一根筋呢?”
  “妈,他就是再好,可他不适合我。你们干嘛偏要*我?”
  从彤妈皱下了眉头,“你是不是有男朋友了?”
  “哪有啊?”
  想到那天与顾秋之间的爱昧,从彤打心里发虚。男朋友?鬼知道顾秋心里怎么想的?这家伙自从上次离开之后,一直不见人影,说不定人家早忘了这茬事儿。

  可是,可是……!
  那天在河里发生的事,从彤一辈子终生难忘。
  从彤妈拉下了脸,“你还说谎!步远都跟我说了。”
  “妈——!”
  从彤很无奈,这让老妈给*的。唉!
  从彤妈柔声道:“你告诉我,他是谁?要不你带他过来给我看看,如果各方面条件还行的话,妈也不拦你。”
  这似乎是最后的妥协,也是做娘的,唯一的办法。

  从彤不说话,只是在心里琢磨,叫他过来?我怎么去叫?这家伙看了人家的身子,也不主动一点。她哪里知道这段时间顾秋很忙,根本没有时间考虑下半身和下半生的问题。
  在老妈好说歹说之下,从彤犹豫着答应了。
  “好吧,我试试!”
  顾秋做梦都没想到,从彤会打电话到办公室来。

  刚才他还在跟陈燕说,中午一起吃饭。
  谁知道陈燕刚刚离开,从彤的电话就来了,一个柔柔的声音,“顾秋在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