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23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隐约猜测到了什么,对陈燕道:“那你就住我这里吧!”
  顾秋租住的房子是二室一厅,环境也不错。陈燕已经无家可归,否则她也不会跑到顾秋这里来。顾秋领着她来到另一个房间,“看看喜欢不?还需要添点什么?明天我去买。”
  陈燕道:“不用了,凑合着睡吧,我住几天就走。”
  看到顾秋站在门口,陈燕道:“去睡吧。明天还要上班呢?”
  顾秋这才回去抱了条毯子过来,“晚安!”

  陈燕扬起一个微笑,似乎忘却了刚才的悲伤,顾秋心里隐隐一动,悄悄退了回来。
  洗了澡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
  最近他想了很多,招商办的事,陈燕的事,还有李副县长之死,似乎也隐情不断,难道这一切都是有人故意造成的?
  晚上十一点,顾秋接到一个电话,是二叔打来的。“我到南川了,你马上过来,南川宾馆。”
  二叔到南川了?
  顾秋心里突突地一跳,二话不说,从床上跳起来。

  迅速穿好衣服,出门的时候,经过陈燕睡的房间。房门虚掩,里面亮着灯,顾秋也没有去打扰她,匆匆出门了。
  陈燕听到声音,觉得有些奇怪,这么晚了,他这是要去哪?
  披了衣服来到窗口,看到顾秋朝小区大门口走了,陈燕晃了晃脑袋,这家伙莫不是憋不住,去偷腥了吧?
  想到自己与顾秋之间的复杂关系,陈燕幽幽地叹了口气。

  “你可是要出人投地的,姐姐配不上你。”
  从安平到南川,足有四十多公里。
  顾秋拦了辆出租车,直奔南川。
  南川宾馆。
  两名警卫站在门口,看到顾秋,叭地一个敬礼。
  顾秋点点头,推门而入。
  “叔,我来了!”
  二叔站起来,抱着顾秋的肩膀,轻轻的拍了几下,“好小子,越来越结实了,看来在南川的小日子过得不错。”

  顾秋笑道:“被你们发配到这里,我不自己照顾自己那怎么办?”
  “怎么?还有怨言?”
  二叔指了指沙发,“坐!”
  顾秋道:“什么怨言不怨言的,把我说得象个怨妇似的,说吧,这次匆匆而来,有什么安排?”
  二叔也坐下来,警卫员给两人倒了杯水,“先说说你在安平的情况。”
  顾秋如实一一道来。
  当顾秋说到李副县长之死,可能存在着疑点时,二叔的眉毛皱了起来。“这件事情你别乱来,你的任务就是在南川立足。还有,南川市委杜书记是个值得争取的人物。他的儿子杜小马年纪跟你相差无几。”

  顾秋道:“难道上面有什么异动?”
  “你爸可能明年来南阳省,这个消息,先不要透露出去。”
  “知道了!”顾秋回答。
  “今天晚上你会住这里吗?”
  二叔摇摇头,“看情况,说不定马上就走。我过来只是顺便看看你,给你送点信息。”
  顾秋道:“注意休息。别太辛苦。”

  二叔笑了起来,“你怎么跟你婶一样,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妈?男儿立于世,理当轰轰烈烈干一番大事业。千万别学这种优柔寡断的女人心肠。”
  “知道了,叔。要是没什么事情,那我先回去了。”
  二叔点点头,“路上注意安全。有什么需要,跟我联系。”
  “放心吧,我能应付。”顾秋挥了挥手,离开南川宾馆。

  二叔望着他的背景嘀咕着,“不知道大哥的决定对也不对,这小子能应付过来吗?若大一个南阳省,连个照应的人都没有。”
  顾秋回到出租屋,已经快凌晨三点。
  刚打开灯,陈燕坐在沙发上,“你回来啦?”
  顾秋吓了一跳,“你怎么坐这里?吓死人了,一惊一诈的。是不是房间里没空调,热?”
  陈燕穿着吊带的睡裙,抱着枕头靠在沙发上,“没有啊,看你出去了,有些不放心。”
  顾秋走过来坐下,“不放心什么?”
  陈燕看着他,似乎有些怀疑,耸耸鼻子,“你不是去外面找那种女孩子去了?”
  顾秋哭笑不得,“你看我象那种人吗?陈燕姐。”
  “那你去干嘛?”
  顾秋打起了呵欠,“睡吧,睡吧!困死了!”

  陈燕望着他嘀咕道:这家伙!
  几天了,赣江那个煤老板一去便没有音讯。
  谢毕升气得冒烟,本来可以做成的事,却弄得不上不下,无疾而终。
  上午开会的时候,他还把办公室的人骂了个狗血淋头,说大家不齐心,办事不力。
  一些人在心里愤愤不平,明明是谢毕升自己想独占其功,撇下其他人,现在出事了,反而怪大家不齐心,不努力。
  他知道姓龚的煤老板对陈燕很感兴趣,散了会,就把陈燕叫到办公室,非得让陈燕跟龚老板联系。
  可对方的电话怎么也打不通,谢毕升就急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陈燕道:“谢主任,我看这事您还是算了吧!”
  谢毕升两眼一瞪,“怎么啦?”
  “刚才小顾收到消息,说赣江那边出大事了,龚总现在是自身难保。”
  谢毕升霍地站起来,“这是哪来的小道消息?危言耸听!”

  陈燕道:“我想消息应该是真的,赣江那边一个煤矿发生安全事故,几十个工人被困在井下,生死不明,据说这家煤矿正是龚老板的。”
  “这么大的事,怎么没见报?”
  “这种事能见报吗?估计被当地给封锁了。”
  谢毕升还不甘心,“叫他过来!”
  顾秋赶到谢毕升办公室,谢毕升道:“你这消息准确吗?”
  顾秋知道陈燕跟他说了原因,因为这件事关系到招商办第一笔投资,顾秋郑重地道:“如果谢主任不相信,可以去赣江看看,就当是出一次差。”
  这句话还真说到谢毕升心里去了,只不过他没什么心情,换了平时,他肯定借机旅游一番。

  挥了挥手,“你们先出去吧!”
  当天下午,谢毕升就出发了。
  他到哪里都要带着陈燕,陈燕又拉了顾秋一起去。谢毕升知道她在防着自己,但眼下发生这种事,他也没什么心思去搞男女关系。
  当天晚上八点半,才赶到赣江。

  四个人找了个酒店入住,一夜无事。
  第二天一早,又匆匆出发,朝龚老板的矿区奔去。花了三个多小时,才赶到山里。前面封道,禁止通行。
  陈燕下车去问,问了好几个人都说,煤矿里出事了,所有人禁止进山。
  谢毕升坐在车上,得到这个答复,一个劲地抽烟。

  顾秋看在眼里,提了一句,“谢主任,我还认识一个老板,要不要到他那里看看?”
  谢毕升本来没什么心思,陈燕在旁边道:“既然都来了,就去拜访一下吧!”
  赣江省是江南的煤海,这里大大小小煤矿很多。
  很多人因煤致富,当地政府也在这上面花了不少心思,自然也捞到了不少好处。顾秋约到的人叫谭经山,在煤矿里当矿长。
  见到顾秋的时候,谭经山道:“你倒是来得真是时候,赣江刚刚发生一起大事故,现在还在抢救。据说已经死了十几个人了。煤矿的矿长和法人都被控制起来。”
  谢毕升问,“有这么严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