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9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怎么越喝越淡?象喝水一样的?
  陈燕心里犯嘀咕,难道这药真有效?
  尽管这样,她还是装着很难下咽的样子,拼命装醉。
  每喝一杯,就露出那郁闷无比,难过的表情。

  龚总其实也喝不了少,差不多有一斤半了。他明明看到陈燕快不行了,可一杯一杯灌下去,她就是不倒。
  我擦!
  按事先的安排,只要陈燕一倒,就可以叫服务员扶着她送住房间,然后……
  龚总端着杯子,两眼通红。“请放心,我一定会全力支持你的工作。”
  陈燕知道他话里的含义,支持我的工作,还是不贪图好色,切!就你这暴发户的熊样,也配得上老娘?
  不知为什么,她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
  顾秋明明可以要了自己,可他没有。
  唉,如果要是他再大两岁,又该多好?
  陈燕在心里叹息。
  看到龚总差不多了,她这才主动出击。
  满上两杯酒,“龚总,那就谢谢你了。来,我敬你。”
  又是两杯下去,龚总终于不行了。
  捂着嘴,“我出去下。”
  谁知道还没走到门边,扑通一声倒下。
  陈燕笑了。
  再回首。
  顾秋站在那里,手里端着一只空了的杯子,摇头道:“唉,酒量不行!”
  再看顾秋的脚下,四个人都趴在那里。
  这种混合酒水,哪是一般人喝的?

  换了平时,他们这些人肯定能喝几杯。可今天先喝了一斤左右的白酒打底,再喝这种混合酒,简直就是喝农药。
  有人醉得不省人事,有人还有喊,“来,再喝,再喝!”
  顾秋抬头望去,只见陈燕正站在那里,望着自己笑。
  而龚总呢?倒在包厢门边上,象头死猪似的一动不动。

  “你没事呢?”
  顾秋笑了起来,“你呢?”
  陈燕那张脸,灿烂得象花儿一样。
  叫服务员喊人过来,将他们全部送回酒店。
  顾秋和陈燕也准备回家。两个人站在路口,顾秋问,“一起回去吗?”
  陈燕抿着嘴笑了下,“怎么?你还想看啊?”
  咳咳咳——姐,别说得这么露骨行吗?
  顾秋一脸尴尬,陈燕却如一只小云雀,朝顾秋挥了挥手,“不行,今天晚上我得回去,否则家里又要出事了。”
  看着陈燕弯腰钻进出租车时,臀部展示出来的弧线,顾秋的呼吸无由的急促起来。
  陈燕的家,在老县政府家属区。

  这里的房子,都是以前的老式房,基本上清一色的五层楼。
  本来陈燕公公当常务副县长的时候,他们还住在新县政府家属区,四房二厅,一百多平的大房子里。
  公公去世后,上面借口调整房子,把她们一家人安置到了老县政府家属区。
  现在一家三口,挤在五十几平米的空间。
  屋子有些陈旧,尤其是卫生间比较小,仅一点二平米左右。陈燕非常讨厌这个卫生间,洗澡一点都不方便。
  尤其是她老公行动不便,上厕所和洗澡更加麻烦。当时调整的时候还说,为了照顾他们一家三口,就住一楼吧。
  其实一楼最恼火的,环境差,卫生状况很不好,可毕竟当常务副县长的公公不在了,她们也无可奈何。
  回到家中,屋子里漆黑一片。
  陈燕还以为他们不在家,打开灯的时候,客厅里坐着她老公李沉浮。
  李沉浮三十一岁,大陈燕四岁,澳大利亚留学生。出事之前,他是一个风花正茂的县长公子。
  当初二十多岁的李沉浮,意气风发,风度翩翩。在安平这地方,也算得上一号美男子。再加上他的背景和学识,每天上门说媒的络绎不绝。
  但是李沉浮对这种说媒的习俗,十分反感。
  他认为两个人的爱情,必须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碰到合适的人。而且两个人在瞬间,擦出爱情的火花。

  否则以他这个年纪,早应该结婚了。
  李沉浮当然是一个对爱情要求很高的人,在安平这样的内地小县城,二十七岁未婚的还真不多。
  终于在某一天,他认识了陈燕。
  李沉浮对陈燕可以说是一见钟情,于是费了不小心思,买了不少玫瑰,历时半年多,终于让陈燕芳心大乱。两人正式宣布,走进结婚的殿堂。
  谁知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不测祸福。
  结婚仅仅不到一周的时候,李沉浮在会朋友回家的路上,一场车祸毁了他人生所有梦想。然而,这仅仅只是悲剧的开始。
  不到一年之久,身为常务副县长的陈燕公公,在办公室突然重病,被诊断出是脑溢血。接踊而来的打击,让李沉浮从此一蹶不振。
  客厅里飘散着烟雾,地上到处都是乱七八糟的烟蒂。打开灯的时候,李沉浮那张憔悴而失落的脸,令人无不惋惜。
  现在的他,怎么也无法令人将墙上那张结婚照联系起来。

  每当陈燕见到他这模样,心中那种痛楚,无法言语。
  推开窗,打开门,拿了扫把来扫地。
  李沉浮坐在轮椅上,突然发火,把茶几上的杯子打翻。婆婆从卧室里出来,“你还记得有个家?早就跟你说了,不想回家就不要回了,免得我们母子拖累你。你还年轻,外面大把大把的男人,你还回来干嘛?”
  陈燕没有说话,只是小心翼翼地捡着地上的碎片。

  看到李沉浮的脸色格**郁,她就问道:“吃饭了吗?”
  李沉浮也不吱声,自己推着轮子往卧室里走。陈燕道:“我来推你!”
  婆婆冲过来,一把推开陈燕,“少在这里假惺惺,我家沉浮能照顾好自己。”
  这一推,陈燕倒在刚才的玻璃碎片上。
  一缕鲜血冒出来,陈燕咬咬牙,坐在地上,强忍着泪水。

  李沉浮听到声音,停顿了一下,还是推开门进去了。
  婆婆走过来,指着陈燕道:“几天都不回来了,还一身酒气,你自己能说得清楚吗?我早跟你说过,要是不想回来,就不要回来,何必为难自己?你在外面乱搞,给沉浮带绿帽子,脊梁骨都让人戳穿了。你丢得起这个人,我们李家可丢不起这个脸。走吧走吧,别在这里假惺惺,装可怜。以后你走你的路,我们过我们的独木桥,你在外面偷人养汉子也好,飞黄腾达也罢,都与我们无关。”
  陈燕自己爬起来,继续扫地。
  婆婆骂了一通,嘭地关了门,回卧室去了。
  李沉浮在房间里,双手捂着脸。
  他的头发很长了,看不到他的表情。
  卧室的墙壁上,还挂着两人亲密无间的结婚照。
  照片上,俊男俏女,端是一对壁人。
  李沉浮抬起头,望着床头的那张照片,突然抓起只瓶子,当——!
  挂在床头的照片掉下来,落在被子上。那只瓶子砸在墙上,玻璃片碎了一地。

  陈燕听到卧室里传来的声音,心房剧烈的收缩。
  那种感觉,仿佛被人生生的捅了一刀。
  收拾干净客厅,来到厨房,厨房里乱糟糟的。
  垃圾篓里,苍蝇飞舞。
  自己只有一天没有回家,家里已经不成样了。

  把厨房里打扫干净,陈燕刚刚松口气。卧室里又传来劈哩啪啦的声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