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38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心里泛起一阵剧烈酸楚,他从没对我说过这些,他对我最露骨的情话就是我很美,在库上让他很舒服,基本都和**有关,这是第一次不掺杂任何肉欲。

  我丢掉手里的毛巾,将身体靠向他,“容深,离开官场行吗,我们有很多钱,离开之后过简单平静的生活好不好。”
  他笑着摸了摸我的脸,“怎么忽然这么傻。官场这条路一旦走上去,就不可能回头了。”
  “可是容深,我很怕。”
  我将他抱得更紧,脸埋在他湿漉漉的胸口,他在我头顶说什么都不用怕,他就是我的依靠。

  此时整个世界都是柔和的橙色灯光,汝白色的月影和他沐浴后清香的气息,我觉得这一刻真美好,可越是美好的东西,越是握不住,越容易凋零破碎。
  我和周容深之间开出的花,是一株黑色的花,违背了世俗,道德,伦理和忠贞,我爱他给我的一切,他也爱我给他的一切。
  建立在背叛上的情爱的颜色,美得触目惊心,又让人疯狂上瘾。
  新一届慈善晚宴周末在希尔顿酒店举行,两年前我就是在这个宴会上认识了周容深,做了他的二乃。
  所以这个宴会的请柬发到我手上时,我没有顾虑太多就答应了。
  我算是代表周容深出席,这场宴会我有一个任务,做一件慈善。周容深给我的条件是上不封顶,他刚出了事,急于挽回自己的形象和声誉,做慈善显然是最好的一条捷径。

  这些潜规则是娱乐圈传出来的,吸丨毒丨出轨打人耍大牌,只要出来低头道歉装模做样搞慈善,大众立刻就原谅了,这个世道有权有钱就可以得到一切宽恕。
  不过我没想到在宴会上会遇见老熟人,麻爷。
  这两年我都没见过他,忽然在场合上碰到有点不自在,毕竟我也跟了他几个月,在他眼前总觉得自己没穿衣服似的,我想要躲开,但他早就发现了我,直奔我过来,身后还跟了四名保镖。
  他挡在我前面,问我怎么躲他,是不是忘恩负义了。
  他脸上色迷迷的Y`in 笑让我忍不住作呕,真是邪门儿了,当初我是怎么在这种老东西旁边忍了那么久,我赔着笑脸说您误会了,我可没有躲您,只是想去洗手间补个妆。
  他左右看了看,确定没人留意这边,开始动手动脚,他凑到我跟前用非常下流猥琐的目光在我胸脯和臀部上打量,“我估计你也不会忘记你有今天都是干爹帮你的,你要是连我都不认,也太不懂事了。笙笙,没想到你现在出落得这么迷人,记得你跟我那年十九岁,当时还有点涩口,几年过去竟然像熟透了的苹果,让人忍不住咬一口尝尝味道。”
  他手忽然环住我的腰,将我往他怀里揽,我大惊失色,狠狠瞪了他一眼,“麻爷,你不要太过分,你连周局长的面子也不给了吗?”

  麻爷听我提周容深也没有多大畏惧,仍旧在我身上乱摸着,“他不是没来吗,我就算把你上了也是重温旧梦,你本来就是我的,我送给他玩儿的,我要回自己的东西不是应该的嘛。”
  我拼命在他怀里挣扎,用鞋跟狠狠踩他的脚,如果不是怕引来人暴露我和麻爷的旧事,我早就大叫了,根本不会容他这么放肆。
  他抱着我试图吻我的脸,我用力别开头躲避,他有些不耐烦,“何笙,别给脸不要脸,周容深前段日子差点栽跟头,地皮我早就到手里了,钱都赚了不知道多少番,我没什么好怕他的地方。如果你识趣还想跟着我,现在求我来得及。”
  我怒气冲冲让他放开我,他啧啧嘴,“笙笙,你可真是越来越辣了,我还就喜欢你这个劲儿。”
  他朝手下保镖示意,让他们挡着点,别让人看到,他一只手堵住我的嘴夹着我往窗帘后面走,我毫无反抗之力,只能用全身力气挣扎,反手甩了他一巴掌。
  我打完之后就蒙了,麻爷是广东拔尖的黑老大,除了乔苍之外,傅彪都要给几分面子,他除了怕当官的,其他人在他面前都是孙子,我打了他,他私底下要想整我,能给我整得身败名裂。
  虽然我没什么名,但跟了周容深口碑必须注意,不能给他抹黑泼脏。

  我身体立刻有些惊恐颤抖起来,麻爷也愣了,他松开我捂着脸瞪大眼睛缓了好半天,“你敢打我?”
  他龇牙咧嘴的样子特别瘆人,“你傍上了周容深胆子见长啊,连我都敢打了。”
  麻爷没受过这份屈辱,当即怒火中烧,他扬起手臂朝我脸颊劈了下来,我本能闭上眼睛,咬牙准备迎接火辣辣的巨痛,然而麻爷的手迟迟没有落在我脸上,他爆发出一声有些惨烈的嚎叫,接着我就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从我身侧一阵风似的刮了过来。
  是乔苍。﹎
  我愣住,没想到他竟然也在,他不属于正经商人,一般在官员出席的场合都会避开,毕竟两方水火不容,刚又出了军火的事,市局都知道是他的干的,换了任何人都不敢来自投罗网,他胆子可是真大。
  胆子都是资本撑起来,没两下子的人也只能在这个世道当孙子。
  麻爷整张脸都因为手腕传来的钝痛扭曲狰狞起来,他哎哟哎呦呻吟了两声,破口大骂,“谁他妈不开眼连老子都敢弄!”
  他招呼保镖动手,可保镖看了一眼满身煞气的乔苍,谁也没敢上去。
  麻爷急了,忍着巨痛看向禁锢自己的男人,当他看清这张荫恻恻发笑的脸时,也犹如五雷轰顶。
  “麻三,这几年横行霸道惯了,什么人都敢碰,你不怕脏了她的手,我还嫌你脏了我的眼。”
  麻爷吸了口冷气,立刻赔着笑脸打招呼,“乔老板,哪阵风把您吹来了。”
  乔苍冷笑松开他的手,故意用了点力气,麻爷不是他的对手,朝后面接连倒退了好几步,被保镖扶住脸上有些下不来台。
  “我怎么不能来。”
  “乔老板不是最瞧不上和这些酸腐的官员来往吗。再说…”

  麻爷斜了我一眼,“周容深的情妇,乔老板也认识吗?”
  乔苍用帕子擦了擦自己刚才握住麻爷腕子的手,然后把帕子朝地上一丢,这个动作气得麻爷脸色铁青。
  他这是嫌脏,他嘴巴里说手上还做,落在外人眼中未免有些太狂妄无人。
  “你胆子不小,管到我头上来了。”
  麻爷赶紧说不敢,乔老板在广东是金字招牌,江湖的老大,我怎么敢管您的事呢。
  他说完找侍者要了两杯酒,递到乔苍手里一杯,乔苍看了看没驳他面子,麻爷笑眯眯说,“听道上传言,周容深这回是让您给整了。”
  乔苍似笑非笑,“哦?从哪里听说的。”
  麻爷见他笑,嘿嘿两声接着说,“都传开了,但凡有点人脉的,都知道周容深差点栽乔老板手里,您可是好手段啊,他周容深在公丨安丨口儿上一手遮天,这片地界多肥,有他扛着一天,油水都流进他老婆公司了,还他妈趁人之危要我马子,乔老板下次再整他,算我一个,我跟您身后当个军师。”
  日期:2017-08-16 06:2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