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37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没有理会保姆,告诉她我累了,就上楼休息了。
  我睡了一觉醒过来听见周容深在一楼说话的声音,他正向保姆问起我,保姆告诉她我昨天从市局回来就睡了。
  周容深问她是不是不舒服,保姆说可能是胃口不好,替您担心,何小姐对您是一百个真心实意。
  我穿好衣服跑下楼看到他坐在餐桌上喝汤,我走过去从背后抱住他,他立刻放下汤匙握住我的手,“好些了吗。”
  我将脸埋进他头发里,贪婪吸取着他的味道,我心里告诫自己这才是你的男人,何苼,他对你有恩,他疼你爱你两年,他是这世上第一个对你好的男人,永远不要背叛他,走向一条毁灭自己的路。
  我柔声说你回来我就好了,都是想你想的。
  他笑了一声,说我是小矫情鬼,拉着我的手让我坐下陪他吃饭。
  我没有胃口,脑子特别乱,连他的眼睛都没有勇气看,可为了不让他多心我还是强撑着咽了几口菜。我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市局该传来消息了,我在旁边周容深很容易把事情根源想到我头上,毕竟乔苍绝不会无缘无故把价值几千万的军火送回来,我得避开一会儿。
  我为周容深盛满鸡汤后告诉他去放洗澡水,让他一会儿舒服下再睡。
  我弯腰放好碗,朝楼梯刚走出两步,周容深忽然叫住我,“站住。”
  我身体一僵,有一丝不好的预感闪过,我强作镇定转过身看他,“怎么了。”
  他眼睛眯着,又逆着头顶的光,脸孔很模糊,我只能看到他隐约的轮廓,两边脸颊好像因为咬牙的动作有些紧绷起来,他沉默很久说,“把衣服解开。”

  我脑袋轰地一声炸了。
  乔苍昨天夜里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在我胸口留下了两枚吻痕,颜色不深,但我皮肤白,还是很清楚,周容深显然是察觉出来了。
  我装作害羞把领口攥紧,“解开衣服干什么,回屋再说。”
  周容深情绪隐藏很深,我看不透他是发现了什么还是一时兴起,毕竟他也经常在压力大的时候用**来发谢。
  “过来。”
  我愣了愣,从他的语气里我听出了命令,他一旦命令我,就没有转圜的余地。
  我不敢违抗他,磨磨蹭蹭走过去,两条腿都是轮的,在我距离他还有几步时,他伸出手把我拉了过去。

  我被他禁锢在怀里,他身上的男人气息非常浓,逼得我难以喘息,他手指压住我领口,一点点向下试探,露出脖子,锁骨,逼近胸口。
  整个过程我特别紧张,身上浮出密密麻麻的冷汗,周容深那么骄傲自负的人,我根本不敢想他看到乔苍留在我身上的痕迹会怎样。
  他对我的在乎和喜欢我感觉得到,正因为这样他才不能接受我的背叛,即使我陪乔苍睡一夜是他唯一不垮台的办法,他也不愿牺牲我。
  勾搭男人对我来说手到擒来,可欺骗周容深太难了,我看着他的眼睛,就什么谎话都说不出口。
  我脸色惨白,僵硬笑着在他怀里扭了扭,他箍在我腰间的手猛地收紧,我立刻动弹不了,眼睁睁看着他解我的纽扣。
  “伤好点了吗。”
  我推开他的手说伤得很深,还没好利索呢,没什么好看的。
  他再次控制住我,这一次是非常用力扒我的衣服,“我看恢复怎么样。”
  我有些绝望哀求喊了声容深,忽然这时门铃响起来,在寂静的房间非常剌耳,保姆从厨房跑出来,看到这一幕臊红了脸,她低着头咳嗽一声,迅速走到玄关打开门,周容深的秘书风风火火冲进来,没有理会我和他纠缠在一起的样子,“周局,军火找到了。”
  周容深解我纽扣的手一顿,他有些不可思议,“谁弄回来的。”

  秘书说他刚接到市局电话,几个刑警到莆田区办案,出来看到摆着五个箱子,打开一看就是咱们找的那批军火,一支枪不少,连子丨弹丨都原封不动。
  我松了口气,乔苍果然言出必行,现在这世道男人不像男人女人不像女人,他还真挺有气概。
  可我松气的同时心又吊起来,我真怕周容深猜到是我出面才让乔苍把货还了回来,傻子都知道一个女人会用什么做交易,这是他最不可触碰的底线。
  然而周容深没有质问我,他连看都没看我,只是问秘书见到对方人了吗。
  秘书说人没见到,乔苍派来的都是身手最好的,就算见着了咱们也抓不住,不过他肯主动退一步与咱们和解,已经是奇闻了,乔苍这辈子恐怕都没向丨警丨察低过头。

  秘书在旁边很高兴,“周局您这次平安了,厅里念在您以往的功劳肯定不会下处分。不过对乔苍这个人,我们得谨慎,他出一次手就把您逼到死路,这次到底为什么会还回来,我也很费解。”
  周容深沉默良久,他脸上的表情沉得如同一片灰蒙蒙的天空,他抓着我衣领的指尖缓慢松开,继而握住了我的手,“何笙。”
  我心脏怦怦直跳,他忽然笑着问,“和你有关系吗。”
  我立刻摇头,“他可能是怕给你逼急了,毕竟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狠狠栽了你的面子,所以见好就收了。”

  他抬头看秘书,“你觉得是这样吗。”
  秘书蹙眉,“不太可能,乔苍没怕过谁,他是一个不懂见好就收的人,都是别人给他面子,他什么时候退让过,我认为有别的隐情,但现在也只能当作是何小姐说的原因了。”
  周容深笑了笑,让秘书先去书房等自己,秘书上楼后他见我还站在原地没动,问我不是要放洗澡水吗,怎么还不去。
  我立刻回过神往楼梯上跑,在我距离二楼还差两层台阶时,他在背后对我说,“你说什么我都相信你。”

  我脚下一滞,瞪大眼睛凝视前面的墙壁,手不由自主攥紧了扶梯。
  “何笙,这两年因为你我过得很快乐,不知不觉,这里很像一个家的存在。”
  他说完这句话起身朝我走来,在他经过我身边,他捧着我的脸在我额头上吻了吻,沉默进入书房。
  我听到那声关门响,脚下一轮跌坐在地上,捂着脸感觉自己体内的血液都被冻僵,凝固,抽离。
  太悬了,只差一点就天崩地裂。
  周容深相信我,他对我好,我不能辜负这份好。
  我这辈子始终颠沛流离,如果不是遇到周容深,我现在也许连一条狗都不如。

  他和秘书谈公务一直到深夜才结束,我跪在浴缸外的瓷砖上为他搓背按摩,他卷起我一缕头发在指尖把玩着,问我知道他这两天的感觉吗。
  这种感觉大约有生之年他都不想再尝试第二次,我用水冲掉他背上的泡沫,“都过去了。”
  我咧开嘴笑,“我男人这么厉害,要不是掉以轻心了乔苍怎么可能伤得了你。”
  他盯着飘荡在水面的白色沫迹,“官场大起大落,我有这个准备。我只是在想如果我出事你怎么办,会不会再次落到别人手里成为玩物。我在办公室为你想了很多条后路,我终于知道在大难临头我有多放不下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