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36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摇了摇头,盯着他手里的报纸,是法治新闻,上面都是些高官的内容,乔苍整天和这些人打交道,好的坏的都要两手准备,好的用来说客套话,坏的用来威胁。
  周容深在本市经常上这些报纸,公丨安丨大会,破案讲解,他的照片经常在头版头条,跟着麻爷的时候看到过,但没往心里去,当时死也不会想到我这辈子还能和他有交集。
  坐在乔苍旁边的黄毛站起来喊了声嫂子,我一愣,让他别乱叫。
  他搓了搓手笑眯眯,“您甭谦虚,这间套房苍哥包了四五年,头一回带女人进来过夜,您不是嫂子谁还能是。”

  他狠狠踹了一脚傻坐着的两个男人,“操你妈,嫂子站着有你们坐着的份儿吗?眼罩子没擦亮?”
  两个男人后知后觉站起来,朝我点头哈腰,“嫂子,您别见怪,我们不懂事。”
  我去华章赌场要耳环那天黄毛也在,他应该知道我和周容深的关系,看上去他很受乔苍器重,能入这种爷的眼睛,不是腿脚功夫过硬就是脑子灵光,估计是乔苍默许的,不然他不敢这么闹。
  我走到乔苍面前,将他手里的报纸夺下来,他没东西看只能抬起头看我,“怎么。”
  “三天太久,市局天都变了,万一省厅的双规令发下来,军火就算找回来周容深也不可能官复原职。”

  他问我你想怎样。
  我说就今天午夜之前,把东西还回去。
  乔苍眯眼盯着我看了一会儿,他嗤笑出来,“你还真敢说,你以为这是还几箱红薯那么简单吗。”
  我捏着拳头朝他大喊,“周容深已经扛不住了!上面施压下面落井下石,他这辈子都没有这么栽过。”

  黄毛被我的爆发力吓了一跳,他看了一眼乔苍,见他没生气,仍旧含着笑非常纵容我的脾气,有点惊讶,他让出一条路,对我说嫂子您坐。
  我将他狠狠一推,指着他刚才的位置,“坐下。”
  黄毛一屁股坐回去,乔苍薄唇内吐出两个字,“起来。”
  黄毛又站起来,我声音提高了八度,“坐下。”

  黄毛脑袋炸了,他用力抓自己头发,“苍哥,嫂子…我没惹你们吧?”
  “我是周容深的女人。”
  我斩钉截铁吐出这句话,乔苍脸色微微一变,他扯开自己衬衣的纽扣,露出胸口我抓出来的指痕,他故意让我看到,我脸色一烧,他荫恻恻说,“周容深的女人,昨夜在我身下叫得可是很欢快,怎么穿上衣服就不认账了。”
  我声音轮下来,“我求求你。”
  他挑了挑眉,“何小姐会开口说求这个字,我很意外。”

  他放下报纸拍了拍手,“倔强的女人偶尔温柔一次,真是让人心痒。”
  黄毛溜边带着那两个男人跑了,他指了指旁边的位置,我走过去坐下,他将我肩膀搂住,揽进他怀里,“他扛不住了是吗。”
  我说是。
  他握住我的手,将我掌心扣在他裤链位置,来回轻轻摩擦着,“我也扛不住了。”

  我咬牙说你昨晚答应只有这一夜,我已经给了你筹码,你不能出尔反尔。
  他手指按住我的唇,“这张小嘴,吻上去又轮又甜,可惜说出的话太无情无义,好像我逼良为娼,昨晚我问过你,会后悔吗,你说不会。”
  他似笑非笑滑过我的脸,“我也说三天之内,你要我提前两天,那你的筹码就不够分量了。”
  我脸色一白,“你还要什么。”

  他咬着我耳垂,“欠我一个条件,等我需要的时候,我不管怎样要求你,你都必须做到。”
  我咬牙切齿,“乔苍,你趁人之危。”
  他闷笑两声,呼出的热气喷洒在我耳蜗里,我身子顿时紧绷住,骨头如同被电击一样,飞速流淌过一股热流。
  “看来何小姐对我认识不够深刻,我就是一个喜欢趁火打劫的人,尤其是打劫你这样令我兴趣浓厚的女人。我看到你就想要把你彻底征服。”
  他把我僵硬扣在他裤裆的手握住,放在我的汝房上,他用十分低沉迷惑我的嗓音说,“摸着良心告诉我,如果昨晚和你交易的男人不是我,你还愿意吗。”
  我心里咯噔一下,我没想过,或者我已经想到了,但那个答案我不愿面对。

  如果不是他我还愿意吗,我还会为了周容深而度过这煎熬的一夜吗。
  那个男人也许很丑很老,浑身恶臭肥胖,花样百出,将我折磨得淤青斑斑,而周容深已经把我喂得贪婪膨胀高傲,这两年我早已摆脱曾经卑微肮脏的影子,过上了犹如官太太般的生活,奢华风光,众星捧月,我根本不想再屈就任何男人。
  我除了要温饱,金钱,地位,又妄想权力,名分,自尊,我只愿意在周容深面前放下自尊讨好,因为我的一切都是他给的,但在其他人面前,我总是扬起高傲的脖子,像一只凤凰,用这么多年终于爬到了可以随意踩别人的高处。
  皮肉交易永远不再属于何笙。

  因为我不会允许自己掉下去。
  乔苍感觉到我的失神和颤抖,他唇角溢出的笑容更深,“何小姐,你说交易之后,我们会不会把心玩儿进来。”
  “不会。”我大声喊出这两个字,我不再听他蛊惑我,我用力推开他缠住我的手臂,跌跌撞撞跑出了房间。
  黄毛和两个男人就站在走廊上抽烟,男人问黄毛这个女人哪来的,那么大脾气苍哥也不急,这么多年他从来没默许过咱喊谁嫂子,这也太邪门儿了。
  我从他们身旁一阵风似的掠过,男人声音戛然而止,手里的烟头也被我裙摆扫落。
  我回到别墅保姆躺在沙发上刚睡醒,她看到我先是揉了揉眼睛,露出一丝难以置信的表情,接着便跳下来冲到我面前握住我的手前前后后打量,“何小姐,我还以为您出事了,您怎么不回一个电话呢?我想着今天上午再不见人我就要报警了。”
  周容深麻烦缠身,保姆不敢轻易打扰他分散他的津力,看她通红的眼睛应该等了我一夜,我告诉她我一个朋友生病了,去医院守夜。

  保姆说何小姐就是太善良,您那些朋友来往的意义不大,周局长不喜欢你和从前的圈子再接触,太乱了。
  她系上围裙要进厨房,问我饿不饿,渴不渴。
  我叫住她,“等周局长回来,不要把我昨天夜里没回来的事告诉他。”
  保姆问我为什么。
  “他这次差点栽跟头,马上就要出结果了,别给他增加烦恼。”
  保姆想了想,她问我您昨晚不是陪朋友吧。
  “Ju体去做了什么重要吗。”
  保姆说如果是为了周局长,的确什么都没有他脱险更重要。
  我笑了笑,“你明白道理就好,他能平安无恙熬过这一劫,不可能什么都不付出,过去就别再提了。”
  保姆蹙眉盯着我身上的裙子,她发现上面有很多褶皱,她试探着说,“何小姐为周局长在背后默默付出,也可以告诉他,这会让他更怜惜您。男人在大是大非面前,不会拘泥于细节的。”
  这世上只有我们这群女人最了解男人,清楚男人那点可笑的自尊,自己的女人被摸一下都会垮下脸,何况是被睡了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