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6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这辈子,哪见过这种场面?
  整个人都傻眼了,这样的场景,即使在春梦里,也没有这么精彩。
  陈燕用双手捂着脸,浑身如火烧一般炙热。
  紧闭着双眼,脑子里乱糟糟的。
  如果顾秋硬来,自己要不要接受?
  那种复杂的矛盾,让陈燕变得更加紧张。
  但是她没有阻止,也没有出声。
  客间里变得异常安静,只有电视机里传来很小的声音。
  那一刻,顾秋冲动了。
  一向理智的陈燕,也在顾秋的懵懂和冲动中,渐渐的融化……

  啊哟——!
  臀部传来的痛楚,令陈燕忍不住失声叫了出来。
  顾秋吓了一跳,似乎从梦中惊醒一般,立刻反应过来。
  刚才陈燕在浴室里摔了两跤,也不知道伤了哪里,自己这样冒冒失失爬上去,不弄痛她才怪。

  或许正是刚才这声惨叫,打断了两人的情素。
  臀部传来那种钻心的痛,让陈燕无法再继续下去。
  顾秋关切地问,“哪里痛?让我看看。”
  陈燕红着脸,指了指屁股。
  顾秋道:“你翻过来。看看有没有伤到骨头?”
  陈燕摇摇头,“动不了!”

  “我帮你看看吧!”
  陈燕羞怯地道:“别看了!”说话的时候,明显没有底气。
  顾秋是一根筋,“万一伤了骨头怎么办?”他哪里知道,陈燕这是在害羞。如果刚才两人在亲吻的时候,没有发生意外,或许这一切都顺理成章了。
  现在毕竟还有最后一层窗纸没有捅破,陈燕心里依然有点些放不开。
  顾秋见她不肯,一把抱起她,轻轻翻放在沙发上。

  顾秋发现她的屁股上和腿上有几处淤青。
  顾秋试控着捏了捏,“等一下,我去拿些红花油来。”
  看着这个小男生匆匆跑进卧室,陈燕心里升起一丝异样的感觉。
  按理说,陈燕应该过得很幸福,很开心才对。
  她是常务副县长的儿媳妇,有一个英武不凡的老公。自己又年轻漂亮,家庭美满,幸福如意。
  当初陈燕结婚的时候,不知羡煞了多少女子。
  可谁能想到世事无常,陈燕的人生,发生了戏剧性的转变。
  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落在她的头上。
  新婚不到一周的老公出了车祸,一年后,常务副县长的公公又得了脑溢血死去。婆婆变得神神叨叨,怨声载道。陈燕美满的生活,从天堂跌进了地狱。
  顾秋的关心与体贴,让陈燕的心彻底凌乱了。
  刚才这一幕,两人之间已经没什么秘密可言。
  陈燕躺在沙发上,第一次没了主张。
  顾秋找来了红花油,倒在手心,给陈燕揉搓着身上的淤青。

  “痛吗?痛你就喊。”
  不知为什么,听到这句话,陈燕的脸倏地又红了。
  给陈燕抹红花油的时候,顾秋的眼睛总是忍不住往她身上瞟。
  没办法,陈燕那地方,实在令人向望。
  陈燕看在眼里,把毯子扯了扯,“还看!”
  顾秋有种做贼心虚的味道,“没呢,我看还有没有其它地方受伤。明天你一定得去医院检查一下才行。”
  陈燕明明知道他说谎,也不揭穿。

  她找了个话题,“你就一个人住这里?太大了吧?”
  顾秋道:“还行,比较清静。”
  陈燕道:“哪天我要是被赶出来,无家可归了,就投奔你。”
  顾秋点点头,“好啊!你想要睡哪间房都行。”
  陈燕突然崩出一句,“那我就睡你的床!”
  当初口快,一时没有来得及打住,说出来的时候,陈燕自己早已经羞愧得不成人形。

  第二天一早,顾秋要陪陈燕去医院,陈燕坚决不让。
  顾秋走进办公室不久,电话就响了。
  是谢毕升叫陈燕过去。
  “她不在!”
  顾秋在心里骂了一句,以后谁再敢打她的主意,老子就剁了他。

  谢毕升说了句,“她回来后,你让她马上过来。”
  直到九点半,陈燕才赶到办公室。
  昨天晚上摔得不轻,虽然没有骨折,可她走路的时候,一拐一拐的。顾秋看到了,要过去扶她,陈燕急忙使了个眼色。
  这哪行?万一被别人看到,两人这点秘密就保不住了。
  现在没什么事情,外面都风言风语的,好象陈燕天生就是个偷人婆一样。
  说了谢毕升的事,陈燕赶到楼上主任办公室。
  “谢主任,有事吗?”
  谢毕升看到陈燕一拐一拐的,便有些急了,“你这是怎么回事?”
  昨天晚上陈燕从酒桌上溜走,谢毕升还有些恼火,现在看到陈燕这模样,他也不骂了。陈燕道:“摔了一跤。”
  谢毕升问,“严重吗?”

  陈燕说,“死不了。你看我这不是上班来了吗?”
  谢毕升笑了起来,“死不了就好,告诉你个好消息,龚老板同意来安平考察。你去准备下,我估计他们下午会到。行程安排是这样的,晚上你叫两个能喝酒的一起去。放倒几个是几个。明天呢,看情况,起得早的话就一起去大秋乡。”
  陈燕道:“行,我去安排。不过恐怕我不能参加了。”
  谢毕升的目光落在陈燕身上,“那可不行,你是我们招商办的一枝花。你不去的话,龚老板会不高兴的。”说着,他又叹了口气。
  要是其他人能帮得上忙就好了,一个个长得歪瓜裂枣的。
  这句话听起来,似乎在赞扬陈燕。
  陈燕回到办公室,跟顾秋道:“晚上你也一起去吧,再叫上小刘。估计有一场大战,好好准备一下。”
  顾秋明白,体制内大多数人都是酒精考验的干部,既然有客人要来,他们免不了在酒桌上死拼一番。拼酒,似乎成了一种不成文的规矩,有时酒桌上定输赢。
  晚上一起去陪客人的,除了谢毕升,陈燕,顾秋,还有两个副主任和小刘,六个人的组合。

  对方也是六个人,在安平县的海天大酒店,展开了一场血战。
  顾秋是第一次见到这位赣江煤老板,听陈燕说,他姓龚。龚老板个子不高,皮肤黝黑黝黑的,就象他挖出来的煤一样。
  他带过来的五个人,有二个女的,年纪都是三十左右。
  据说一个是会计,一个是文员。他的助理,是一位将近四十的男子。这名男子看起来很精明,骨子里都透着那种鬼精鬼精的气息。
  见到陈燕,几个人心照不宣笑了起来。
  陈燕故意把走路的姿势,弄得很难看。
  助理开起了玩笑,“陈燕小姐,你们家那位有这么猛吗?一夜不见,你连走路的姿势都变了。”

  陈燕一本正经道:“昨天晚上被你们灌多了,摔了一跤,今天你们可不许灌我了。”
  助理道:“这个谢主任可以做证,昨天你是怎么说的?只要我们龚总来安平,你可是说过一醉方休的。今天晚上在坐的各位,都必须放开了喝。宁可伤身体,不可伤感情。每个人都要喝,谁不喝,谁就是破坏团结的罪人。”
  助理果然一套一套的,一顶大帽子压下来,先声夺人。
  谢毕升也道:“对,宁可伤身体,不可伤感情。招商办的同志们,今天我们为安平县的第一笔招商光荣而战。宁可死在酒桌上,也不可当逃兵。”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