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5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刚才他端了几次杯子,龚老板都只是随意舔舔。在酒桌上有句话,感情深一口闷,感情浅,舔一舔。
  龚老板的态度,已经非常明显了。
  陈燕有些无奈,只得端起杯子站起来敬酒。
  龚老板的目光扫过来,再次落在陈燕的身上。站起来的陈燕,身材暴露无疑。“龚总,我敬您一杯,欢迎来到南川,一杯薄酒,不成敬意。”
  龚老板笑笑,“陈小姐好口才,好,你的酒,我喝!”
  说罢,抬头一仰,一饮而尽。

  旁边有人鼓掌,为此助兴。
  龚老板的助理道:“陈燕小姐,我们赣江有个规矩,敬领导或贵宾的酒,最起码三杯。敬得越多,感情越深。刚才喝了一杯,还有两杯。”
  陈燕一听,这下麻烦了,敢情是下了个套,等自己钻呢?
  不过陈燕也不是这么容易对付的,她提了一个小小要求,“三杯酒没问题,不过我知道龚总是海量,今天我先敬三杯,留下三杯到明天,如果龚总到安平的话,我再陪龚总一醉方休!”
  “好!精彩!”
  谢毕升立刻拍着手大笑起来,他也暗自佩服,陈燕果然有点手段。这话听起来,好象在说,今天就以礼相待,陪你喝三杯,到此为止。如果你想在老娘身上得到点什么,不到安平投点资金,怕是别痴心妄想。

  其实陈燕不是这么个意思,但偏偏有人这么理解。龚老板眯着眼睛,一脸微笑。
  “好,陈小姐可要说话算数,一醉方休哦!”
  “哈哈哈哈哈——”
  一群人大笑起来,陈燕有些不好意思的捂着嘴巴去了洗手间。
  顾秋睡得迷迷糊糊的,听到外面有人敲门。
  刚开始他还道自己听错了,后来仔细一听,隐隐有人喊自己的名字。
  穿了条沙滩裤出来开门,陈燕一身酒气站在门口。
  “喝高了,到你这里借宿一晚。”

  话还没说完,陈燕就软绵绵的倒下去。
  顾秋赶紧抱住她扶进客厅。
  “怎么喝成这样?”
  百来斤的身子,由于喝高了,软绵绵的,很不好对付。
  这一抱,腰间的衣服全捋了上来。顾秋只穿了一条沙滩裤,光着膀子。陈燕冰凉的肌肤贴上来,令顾秋有点尴尬。
  俗话说,酒醉心里明,陈燕虽然喝高了,头脑还是清晰。靠在沙发上道:“给我杯水,谢谢!”
  顾秋给她泡了杯浓茶,坐在陈燕对面。

  陈燕道:“来了一个赣江省的煤老板,酒量太好了,我步步设防,还是给他们灌醉了。要不是要见机早溜出来,鬼知道他们还会搞些什么名堂。”
  现在的有钱男人都这个德性,看到漂亮女孩子不灌酒,这种男人几乎就没有。
  顾秋有些奇怪,“你不是回去了吗?怎么又去了南川?”
  从南川到安平,四十几公里,来回倒也方便。陈燕就是感觉不对劲的时候,跑出酒店,拦了辆出租车赶回安平。
  陈燕道:“还没到家门口,谢毕升就打电话来了。不过好歹搞定了,那个煤老板答应过两天来安平。”
  顾秋道:“先喝口茶吧。休息下。”
  陈燕一脸歉意,“不好意思,害得你睡不着觉。”

  顾秋道:“陈燕姐别这么说,我反正一个人住,方便。”
  陈燕一声苦笑,“这么晚了,我不敢回去,免得我婆婆又要骂人。唉!”
  叹了口气,这才坐正了身子,端起茶杯喝水。
  听到陈燕叹气,顾秋心里一沉,每当这个时候,他特别同情陈燕。做为一个女人,陈燕无可挑剔。
  她凭自己的能力,挑起了家庭的重担。一个残废了的老公,一个恶言相向的婆婆,一家三口,就靠着陈燕这份工资养活了。可有些时候,婆婆和老公都不能理解她,她的日子很难过。
  象她这样的婚姻,与寡妇无异,有时还有些风言风语,换了普通人,只怕早已经精神崩裂了。而她陈燕,依然不弃不离,坚守在这个家里,为他们撑起一片天空。
  喝完了这杯茶,陈燕道:“我想洗个澡,上次那些毛巾还在吗?”
  顾秋立刻站起来,“我帮你去拿!”
  上次陈燕走后,顾秋本来打算将这些浴巾和毛巾扔了,可后来一想,先放着吧,说不定哪天用得上。
  当时只是无意识地动了一下心思,没想到还真派上了用场。
  陈燕接过浴巾和洗刷用品,摇摇晃晃的走进了浴室。

  由于上次两人的亲密接触,听到浴室里传来的流水声,顾秋脑海里总是不由自主浮现那些情景。
  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正值冲动的年龄,陈燕又是那种身材惹火的女子,顾秋一心想摒弃心中的杂念,无奈你越是这样,它们就越往你脑海里钻。
  顾秋打开了电视机,试图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扑通——!
  浴室里传来一个声音,顾秋吓了一跳,马上跑过去,“陈燕姐,陈燕姐!”

  叫了两声,没有人回答。
  顾秋正在犹豫,要不要闯进去?
  陈燕在里面传来一声啊哟,顾秋急道:“你怎么啦?”
  陈燕好久没有说话,顾秋听到里面有动静,应该是陈燕在努力挣扎着爬起来,没想到刚刚站起,又扑通一声倒下去。
  这次的声音,比刚才更大。

  顾秋耐不住了,推开门闯进去。只见陈燕坐在地上,蓬头正朝天上冒水。顾秋赶紧关了蓬头,扯起墙壁上挂着的浴室披在她身上。
  “能起来吗?”
  拉着陈燕的手,试图让她站起来,陈燕一脸痛苦,“痛!”
  顾秋有些慌了,“不会是摔坏了吧?”
  望着身上仅披着浴巾的陈燕,顾秋的脸腾地一片绯红。
  顾秋收起男人的那种坏心思,努力不让自己往那些方面想,来到陈燕背后,“我扶你起来!”

  此时此刻,明知道自己走光,陈燕也没有办法,只得点点头。顾秋的双手从腋下穿过,抱住她的两只臂膀。
  刚一用力,陈燕就喊了起来,“不行,痛!”
  顾秋松开她,寻思着另一种方法。
  尽管是六月的天气,女人也不宜在地上久坐。顾秋咬咬牙,将陈燕的手搭在自己肩上,一把抱起她就走。
  吊着顾秋脖子的陈燕,在这样的情景下,让一个小自己好几岁的男孩子抱着,遮掩不住的浴巾慢慢滑开。

  陈燕的脸,羞得一片通红,连脖子都火辣辣的发着烫。
  心道,难道这是天意?
  没有被那个老色鬼占到便宜,却毫无保留地展示在顾秋面前。
  此刻的顾秋,也是极为尴尬。他不想看,偏偏又不能闭上眼睛。要是两人再摔一跤,问题就大了。
  “陈燕姐,我送你去医院吧!”
  “没关系,我躺一下就行!”陈燕红着脸回答。
  顾秋抱着她朝沙发上走去,不料右脚绊到茶几上。
  “啊——啊——啊——”

  还没有啊出来,两人扑通一声倒下,重重的压在沙发上。
  幸好是这种软海绵的布艺沙发,要是换了那种木沙发,估计陈燕身子骨不进医院才怪。尽管这样,顾秋还是丑出大了。
  陈燕本能的感觉到,顾秋的脸撞击在自己胸部的声音。那一刻,她除了双手捂着脸,还能表示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