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4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谢毕升见汤书记发火了,两腿一哆嗦,“您别发火嘛,我只是提醒一下,别中了他何汉阳的诡计!”
  汤书记极度不爽,摆摆手,下了逐客令。
  谢毕升刚走,他就自语道:“我就是要他露出狐狸尾巴,看看他究竟想干嘛?等不及了吗?哼!我汤立业退下来还早着呢!”
  顾秋是最后一个得到这消息的,政府给招商办定下了一个调调,除正职之外,整个单位上上下下,所有正式人员都要参与这次角逐。

  表面上看来,县里只是想借这个机会,削除这些过剩的副职,实际上里面另有文章。八个副职只剩四个,其他的人怎么办?要么调离,要么降职。
  这个消息传下来,招商办那些副主任,一个个急疯了,开始他们的跑官生涯。
  陈燕郑重的跟顾秋说了这件事,为什么政府突然会下这么一个文件?
  陈燕不知道内幕,顾秋也只能猜测。难道是自己那天的几句话起了作用?但他很快就否定了。
  堂堂一个县长,能听自己的只言片语,这其中恐怕还有另外的原因吧?
  陈燕突发奇想,“你说有没有一种可能,如果你或其他人在这次绩效考核中胜出,可以当上副主任吗?”
  顾秋想了下,“从理论上不太可能。”

  陈燕道:“肯定错不了。何县长应该就是这个意思,把这盘棋打乱,然后引起大家拼命去抢,这样一来,既成功削掉了几个副职,又起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他不动谢毕升,只是为了照顾汤书记的面子。”
  这一点,顾秋想到了,但他不敢肯定,因为他无法肯定何县长,真的会听自己一个名不经传的年轻人几句话?
  真要是这样做了,安平县的招商工作,应该不难没有起色。
  谢毕升在这次事件中,似乎受了刺激。
  原本决定废除顾秋的策划方案,又重新启用。
  那几个副职,吹起牛来,一套一套的,让他们搞一个策划方案,半天憋不出个屁来。真正能派上用场的,还真只有陈燕。
  陈燕虽然一介女流之辈,工作能力相当不错。
  谢毕升启用顾秋的方案,她当然也打心里高兴,因为这个方案,也是她一手促成的。顾秋在方案的提到,合理利用国家资源,大力发展地方经济。
  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大秋乡和井石乡相连的那片山脉,含有极为丰富的煤炭资源。如果能成功引进资金,将这资源开发出来,无疑是一条捷径。
  除此之外,还有大秋乡野猪岭和涟水河风光带,是做为旅游开发的最佳去处。要是可以将这些项目成功打造出来,安平县的招商工作和地方经济,自然就会很快进入正轨。
  被汤书记骂了一顿之后,谢毕升终于意识到,自己再不搞出一点动静来,恐怕招商办主任这个位置不保也。
  但招商这种事情,不是说你想招就能招到的。
  安平县整体经济水平低,交通不便,很少有人愿意来这里搞投资。谢毕升刚上任的时候,的确付出了一些努力,但是大半年下来,根本没什么成效,他就灰心了。
  三年的招商工作,真正的投资者没几个,骗吃骗喝的倒不少。
  就在谢毕升大为头痛的时候,一个朋友打电话过来,说有一位赣江省的煤老板,今天会到南川。
  听到这个消息,谢毕升兴奋不已。
  马上与人家取得联系,驱车赶往市里。

  煤老板姓龚,五十出头,听说是赣江有名的民营企业家。
  谢毕升与他见面,姓龚的比较傲慢。
  明明坐在酒店里喝茶,他说没时间,硬是让谢毕升等了足足两个多小时。当谢毕升见到他的时候,他眼皮子都不抬一下。
  直接扔下一句,“安平这地方,我是不会去的。”
  谢毕升平时在安平县,可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从来只有别人向他献媚,哪吃过这种鳖?在南川等了一个下午,人家就只跟他讲了一句话,留给谢毕升的印象,就是他那黑短黑短的个子,脖子和手腕上那金灿灿的链子。
  认识龚老板的人都说,他是一个典型的爆发户。的确如此,龚老板四年前还是个穷光蛋,后来走了狗屎运,靠挖煤起家,戴上了民营企业家的光环。
  谢毕升怄了一肚子的气,骂了句,老子就是再招不到商,也不受这种窝囊气。
  他的朋友给谢毕升出了个主意,人家龚老板没有别的爱好,牌和女人,是他的最爱。
  正是这句话启发了他,谢毕升第一个念头,就是陈燕。
  想到陈燕那惹火的身材,谢毕升不由自主的咽下了口水。***,真要把陈燕送给这个又黑又丑的龚老板?那不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么?
  陈燕可是自己掂记了很久的女人,到嘴里的肉难道还要吐出来?

  真要把陈燕拉出来,谢毕升还真有点舍不得。
  谢毕升道:“要女人还不简单吗?南川市有的是小姐。”
  那个朋友笑了起来,“谢主任开玩笑了,人家龚老板这么有钱,什么样的小姐没见过?小姐要是给帮你办成事的话,你们安平县还等到今天?”
  这句话倒是说得有理,对方见谢毕升沉默不语,便道:“现在的有钱人,不流行玩小姐。我听说你们招商办有个陈燕,那可是一枝花。既然有这样的资源,干嘛不利用?”

  谢毕升道:“这样不好吧?”
  对方道:“好不好,你自己掂量吧,是你的前程重要,还是一个女人重要。大不了事成之后,你给她一点好处不就得了?女人这东西,洗洗干净又不留痕迹。那些明星艺人,谁没几个十几个男人?照样不还是有人喜欢?”
  谢毕升咬咬牙,“好吧!我试试。”
  “不用试,我敢保证,龚老板这人我了解,只要陈燕到场,他肯定会跟你去安平县。他好的就是这口,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叫人家有钱呢?”
  陈燕是在下班途中接到的电话,谢毕升要她赶到南川市,他叫司机小李在汽车站接她。
  接到这个电话,陈燕很矛盾。
  犹豫片刻之后,她还是一个人去了。
  龚老板见到陈燕,态度果然一百八十度转变。

  饱满深意的目光,时时留连于陈燕几个重要部位,仿佛那双眼睛,随时要钻进她的衣服里面似的,令陈燕好不自在。
  谢毕升也是此道中人,当然明白龚老板的那种含义。
  他在心里暗骂,***,居然比老子还色。要不是盼着你往安平县砸几个钱,老子现在就叫人撕了你。
  骂归骂,他在龚老板面前,还得客客气气。
  吃饭前,谢毕升把陈燕悄悄拉到旁边,“人也看到了,人家是赣江省的民营企业家,如果这件事情办成了,功劳有你一半!到时我保你当个副主任。”
  陈燕没有说话,只是随着他进了包厢。
  龚老板虽然好色,却有分寸。
  吃饭的时候,表现得不愠不火。

  旁边的助手道:“龚总可是海量,你们今天晚上要是将他灌倒了,二话不说,明天就去安平考察。只要考察没问题,投资的事情,龚总绝对不会含糊。”
  谢毕升当然听得出来,人家这是在暗示,要陈燕敬酒。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