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3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是第一次踏进这地方,县长的秘书伍国栋看着表道:“怎么才来!”
  目光越过谢毕升,直接落在顾秋身上,发现是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不由皱了皱眉。谢毕升递了烟过去,陪着笑道:“接到电话就赶过来了。”
  伍国栋道:“谢主任,你先回去吧。留下他就行了。”
  谢毕升脸上的笑僵在那里,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好,好!”他又对顾秋道:“小顾,见到县长的时候,一定要注意礼貌和说话方式。不要乱说话。”
  顾秋在心里骂了句,日,我什么时候不注意礼貌,乱说话了?

  他知道谢毕升这是典型的装*,为的只是在伍秘书面前表现一下。顾秋很谦虚地道:“我知道了,谢主任。”
  何县长真的很忙,进进出出的人不少。
  顾秋在外面等了足足一个多小时,才见到政府大院这位一把手。
  何县长是一位四十左右的中年男子,不胖,脸型比较长。

  顾秋进去的时候,何县长也有些意外,还特意问了句,“你就是顾秋?”
  顾秋不知道他要问什么,只能如实回答。
  不过今天他戴了个帽子,有点不伦不类的样子。何县长到底老练,脸上没有太多表情,公式化地道:“我们聊五分钟。”
  五分钟,已经很给面子了。

  安平县不知有多少人想见县长,都被挡在门外。
  顾秋恭恭敬敬站在那里,听候县长的指示。
  何县长很直接,随手扔出一个档案袋,“我看过你的档案,招商办三周年策划方案是你做的?”
  顾秋说是。

  “为什么在上面多次改动?”
  顾秋道:“为了精益求精,把更准确的数据传达上来。”
  何县长眉头微微一皱,显然对这个回答不满意。
  不过他没有继续追究,只是道:“那你说说看,招商工作该如何抓?从哪里抓?”
  顾秋道:“以人为本,从人的工作方式和工作态度开始抓起。”因为县长说了,只有五分钟,顾秋必须抓住机会,把握时间。

  “招商办其实就是一个广告公司,我们应该把广告公司的炒作手段和运作技术,运用到招商工作上来。把我们的优势资源包装好,出去,吸引外来投资者。同时我们也应该利用不同的平台,展示我们的资源,再配合当地政策,开扩思路,借鉴沿海地区的工作经验,我想招商工作并不是这么难于上青天!”
  县长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神色。五分钟一闪而逝。
  伍秘书走进来,“县长,要开会了。”
  县长站起来,“你先回去吧!”只说了这么一句话,立刻收拾东西,朝会议室走去。
  他边走边说,“伍秘书,这个叫顾秋的年轻人,你留意下。”
  顾秋已经下楼了,根本没有听到他这句话。
  顾秋万万没想到,自己昨天随手一扔的文件,落到了县长手里。
  如果自己所料不差,县长应该对自己这个策划方案很感兴趣。

  只是这件方案,能不能得到肯定和延续,取决于太多的因素。在体制内的任何一件事,哪怕它再简单,也可以变得很复杂。
  有时明明是一件好事,有可能变成坏事。上位者一个不好的习惯,可能被无数人模仿,这就是官场。
  顾秋下楼的时候,意外发现谢毕升还在。
  他坐在车里等顾秋,司机小李看到他过来,按下了喇叭。
  这可是破天荒的事,换了平时,顾秋哪有这等荣耀?就算是在办公楼下碰到谢毕升,喊他一声,他未必会应。
  上车后,谢毕升就问起,“县长都说什么呢?”
  顾秋说,等了一个多小时,轮到我他开会去了。
  谢毕升愣了下,紧接着就哈哈大笑,有意思!真有意思!

  顾秋也不管他信不信,反正自己就这么说。刚才和县长说的几句话,绝对不能让谢毕升知道,谢毕升最恨人家说他不作为。
  从自己进入招商办和最近几天发生的事,顾秋对谢毕升这个人比较失望。他就是官场中,那种典型的不作为干部。
  换了谁都不会相信,三年时间给他,居然连一笔象样的外资都拉不到。而顾秋自己的所见所闻,他除了花天酒地,纵情女色,似乎没什么优点。
  其实谢毕升大笑的原因,只是觉得特别搞笑。
  伍秘书如此大张旗鼓叫顾秋去见县长,没想到最后的结果是,空等了一个多小时,县长开会去了。
  类似这样的情况,他可是不止一次碰到。

  本来在心中猜测,这小子是不是有什么背景?要不县长会如此待见他?从顾秋刚才的回答来看,这应该只是一个意外,或县长的一时心血来潮。
  事情的发展,往往会出人意料。
  何县长开完会,伍秘书就跟他请示,“县长,我刚才抽空调查了一下,这个小顾同志进招商办不到二个月,恐怕——”
  县长让他留意的事,伍秘书利用开会的时间,已经做了调查。
  他的意思是,顾秋是个新人,没有任何成绩就提拨的话,恐怕会招来外人非议。
  何县长望了他一眼,做了一个重要指示,“你写个报告,订个调子。”
  伍秘书拿出本子做笔记,县长道:“借招商办成立三周年之际,给他们施加一点压力。正职以下的全体干部,包括八名副职,无条件参与这次绩效考核。最终胜出的前四名,担任招商办副职。”
  伍秘书心里暗自震惊,何县长这一招,可是要给顾秋开路啊。

  看到县长背着手站在那里,望着窗外的大街。
  伍秘书给他添了茶水,悄悄退下。
  县长这一手,他心里非常明白。
  做为一县之长,被汤书记死死压住,政府的工作一直没多大进展。汤书记主张稳定。可一味求稳,直接导致了政府部门的工作很被动。
  要改革开放,要发展安平经济,当然会有一些挑战性的项目,但是到了汤书记那里,一律压下来。
  何县长看似平静,其实这些年,他一直在汤书记编织的网里挣扎,试图撕开一个口子。
  汤书记是安平县经营了十几年的老干部,人称针插不进,水泼不进,哪能这么轻易让你给撕开?

  今天的决定可以看出,何县长想利用顾秋这颗棋子来探路。
  不说别的,从他刚才的话里,完全可以看出来。正职以下的干部,意味着除了谢毕升不动,其他人都得动。
  这个消息很快就传到汤书记耳朵里,汤书记独自坐在书房,品着上好的大红袍。谢毕升过来请安,也提到了这件事。
  本来这是极为机密的事情,在没有公布之前,怎么可能透露出来?偏偏这件事象自己长了脚一样,不到两天,就在安平县圈子里悄悄传开。
  “书记,何汉阳这次恐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来势不妙啊?”
  汤书记看了他一眼,“你担心什么?”
  谢毕升小心翼翼道:“他今天敢动那些副职,明天就会动我这个正职。如果我们还无动于衷,不防患于未然的话,他迟早有一日会露出狐狸尾巴。”
  汤书记把杯子重重一放,“管好你自己的事。在招商办三年了,你都干了些什么?花天酒地,寸劳未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