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2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人生,有时往往就这么纠结,你不去惹人家,人家未必会不来惹你。
  顾秋只是有了这个想法,觉得谢毕升这人太不靠谱,决定用自己的实力,拼出一片天地。谁知道刚刚走到出租屋的楼下,远远看到一辆面包车停在那里。
  顾秋当时也没在意,等他走过去的时候,面包车的门突然拉开,四五个混混跳下来将顾秋围住。
  一名皮肤黑黄黑黄的男子,叨着一支烟,歪斜着脑袋,手里拿着一根尺多长的水管。他就这样斜着脑袋打量着顾秋,用水管不断的敲打着手心。
  “你们想干嘛?”
  看到这些人,顾秋马上意识到,逃,肯定是逃不掉的,对方已经做好十足的准备。但他相信,这些人找上自己,绝对事出有因。
  到底是谁呢?对自己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顾秋一时之间也不敢武断。

  叨烟的男子拿起水管,指着顾秋问,“你就是顾秋?”
  顾秋道:“是又怎样?”
  “是就给我打!”顾秋的话还没说完,对方嚣张地吼了起来。手里的水管一挥,其他人都扑了过来。
  哎哟!
  嘭——!
  顾秋看在眼里,迅速一个侧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先下手为强,将站在自己正面的混混放倒。
  一个侧踢之下,对方百多斤的身躯,象个沙包一样飞出去。
  与此同时,他手里的水管,落在了顾秋手中。
  其他人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用常规以众欺寡的打法,用拳头,用脚来踢顾秋。顾秋把抢来的水管一挡。
  几个人防不胜防,一拳砸在水管上,痛得他们连眼泪都出来了。
  顾秋也好久没有搞这种剧烈运动了,还是以前在大学的时候,跟一个师父学了半年。原以为进入仕途,不再需要这些东西,没想到今天居然派上用场。
  凭顾秋这三脚猫的工夫,对付这几个小混混应该不成问题。更重要的是,对方料定他不敢主动还手,哪知道他居然抢占先机,突发制人。
  刚刚完成这套动作,就被他放倒了一个,另外两个的手打在水管上,暂时失去战斗力。

  殊不料背后一个家伙,从地上摸起一块红砖,砰地一声砸在顾秋的头上。
  顾秋吃痛,反手一水管,打在对方的脖子上。这人惨叫一声,直接倒地。
  剩下的最后一名混混,看到顾秋居然会两下子,两腿一软,一屁股坐下去。
  “别,别,别打了!”
  不打了行啊!
  顾秋一脚踩上去,“说,谁让你们来的?”
  第一个被顾秋放倒的黄黑黄黑的男子爬起来,给顾秋递了支烟。“这位兄弟,我叫黑波,今天的事情算我们冒犯了。你能不能大人大量,就此揭过?”
  顾秋瞟了一眼,“你觉得可能吗?”
  黑波道:“既然如此,那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反正我黑波说到做到,既然拿了人家的钱,事情又没办成,当然不能透露东家的身份。不过有一点我可以保证,从此以后,我们兄弟几个见到你都绕着走,绝不为难,否则你就是杀了我们,我们也不会说的。”
  顾秋暗道,这家伙倒是有些骨气。与其跟他们计较,不如想其他的办法。扔了水管,拍拍手,头也不回的走了。
  “黑哥,就这样放过他?”
  一个小弟爬起来不甘心地道。
  黑波一直看着顾秋的背影,直到他上楼去了,才骂了句,“真不长眼睛,难道没看到人家已经手下留情了吗?人家好歹也是体制内的人,万一他有什么背景,搞死咱们那是分分钟的事。”
  “可也不能让人白打一顿,否则以后我们怎么混啊?”
  黑波脸色一变,骂了起来,“想要混好之前,首先要保住这条命!笨蛋!”
  几个人泄气的爬起来,开着面包车一溜烟走了。
  顾秋回到出租屋内,才感觉到后脑勺有点痛。伸手一摸,日!挂彩了!
  第二天,顾秋是戴着帽子上班的。
  陈燕惊讶的问,“你怎么啦?”
  太奇怪了,大热天的,耍什么酷?居然弄顶帽子戴上。
  顾秋说昨天晚上不小心,脑袋撞了下,破皮了。
  陈燕有些怀疑,无缘无故的,怎么就把脑袋撞了呢?陈燕由此想到了很多种可能。既然顾秋不说,她也不好追问。只是从那天晚上之后,她对这个小男生多了一些关注。
  昨天晚上的事情,黑波虽然不说,顾秋心里却非常明白,自己在安平县,从来没有得罪过别人,真要有的话,肯定就是谢毕升父子。
  想来谢毕升堂堂一个领导,应该不会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剩下的唯一一种可能性,那就是他儿子谢步远。
  只有这种血气方刚的年轻人,才会用这样的糗主意。

  由此分析,谢步远与从彤的关系,应该是出现了危机。
  谢步远因此迁怒于自己。
  顾秋要找到这个证据并不难,但他没有急于去证实,对于谢步远这样的小人物,没有必要花费太多的心思。
  谢毕升也非常头痛,昨天晚上带着儿子去从家登门,提到这桩婚事,没想到从彤反应激励,坚决不同意和谢步远结婚。
  谢步远气死了,跑出去后,一个晚上没有回来。
  今天早上税务局打来电话,说他没去上班,让谢毕升在心里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这混账东西,到底想干嘛?
  昨天晚上谢步远坚持说,从彤的变心与顾秋有关,他要去找人报仇。
  谢毕升觉得有些勉强,顾秋去大秋乡才呆了二天一晚,他怎么就把从彤给勾走了?不管怎么说,事情是顾秋去了之后才发生的,因此,谢步远把这个责任推到了顾秋身上也不为过。
  大清早的,谢毕升黑着脸,打电话到办公室,让顾秋过去。
  今天一定要好好敲打敲打一下这小子,谢毕升对顾秋的恨,主要还是他两次坏了自己的好事。这个念头刚刚闪过,桌上的电话响起。

  “谢毕升同志吗?叫你们招商办的顾秋过来一下。对,县长办公室。”
  县长秘书的电话,让谢毕升觉得有些突然。
  堂堂一县之长,怎么可能召见顾秋这种名不经传的官场新人?太奇怪了。
  在体制内,这种等级制度是非常森严的。就算是政府大楼里的工作人员,或者象谢毕升自己这样的单位一把手,想见县长一面都得排队,他顾秋凭什么就被县长召见了呢?

  就在他绞尽脑汁也想不明白的时候,顾秋来了。
  本来打算敲打顾秋的谢毕升,只得暂时将这个念头押下来,虽然自己有汤书记撑腰,万一顾秋在县长那里靠阴状,也不是什么好事,他对顾秋道:“马上跟我去县长办公室。走!”
  这件事情,顾秋也是稀里糊涂的。
  谢毕升要带自己去见县长?
  这是演的哪一出?
  安平县政府。
  耸立于闹市中央,整个政府大院,工作区和生活区,足有好几十栋楼。
  五层的办公大楼,并不如想象中的气派。
  听说去年刚搞个内外装修,才有了今天的模样。
  办公楼里,没有电梯,只有大理石砌成的台阶。
  县长办公室在五楼,虽然楼层高,人气却很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