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1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谢毕升重重的拍了把桌子,抓起桌上的电话,“叫顾秋马上到我办公室来!”
  陈燕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刚刚回到办公室,就接到谢毕升这个很不友善的电话。应了一句后,她在心里略一琢磨,难道顾秋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他?
  不行,我得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顾秋明明在,陈燕打电话过去,“谢主任,他可能去洗手间了。是不是策划方案的事出问题了?”

  谢毕升发火的时候,谁的面子都不给,对陈燕也不例外。
  他对陈燕心存觊觎,并不表示他在意陈燕。他贪图的只是陈燕那动人的身子,因此陈燕问起他的时候,他吐了一句,“哪这么多废话?叫他过来就是。”
  砰——!
  电话挂了,陈燕越发感觉到有些不妙,却又想不明白,到底哪个地方出问题了。
  顾秋隐约感觉到了什么,问道:“陈主任,出什么事了?”
  陈燕有些心不在焉,“谢主任叫你过去。”
  顾秋问,“是不是关于方案的事?”
  “不太清楚,他好象很凶,很生气的样子。”

  顾秋也觉得奇怪,难道自己和从彤的事情,被谢毕升知道了?没道理啊?如果谢步远当初就看到了那一幕,岂不找自己拼命?
  应该是别的事,顾秋倒是十分冷静,来到谢毕升办公室。
  谢毕升正在看陈燕递交上来的策划方案,顾秋叫他,他也不应。
  继续装模作样看着策划方案。
  顾秋站在那里,足足等了半个多小时。谢毕升这才放下手里的资料,抬头望了眼顾秋,也没有什么先兆,他就发火了。

  拍着桌子吼道:“你什么意思?”
  莫明其妙的一句话,搞得顾秋云里雾里的。
  顾秋当然不会傻到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不打自招,依然挺平静地道:“谢主任,怎么啦?”
  谢毕升心里一阵恼火,上下打量着顾秋。这小子到底有什么妖术?能让从彤这么快就变了心?估且不管这消息是真是假,谢毕升决定先敲打敲打一下顾秋。
  目光扫过顾秋那张平静的脸,他越发有些生气,指着策划方案道:“这些数据是哪来的?有依据吗?”
  顾秋道:“都是在大秋乡经过核实后得来的准确数据。”
  谢毕升斜着脖子问,“你的意思是,一切都是准确的?”
  “当然,绝对准确。”
  嘭——!

  谢毕升又拍桌子了,整栋楼的人都听得见。陈燕在楼下办公室,暗自为顾秋担心。谢毕升道:“你这分明就是在骂整个安平县的人都不作为,空守着一座宝山然不自知。整个安平县,就你一个明白人是不?”
  顾秋抹了把汗,自己只不过是如实把数据写上去,反而让谢毕升不高兴了,这是什么道理?
  不过顾秋很快就明白过来,如果自己这份报告递上去,说安平县的资源十分丰富,则说明一个问题。拥有这么丰富资源的安平县,为什么迟迟招不到外资?
  能力问题?
  还是环境问题?

  一方面贬低了招商办所有人的能力,另一方面说明了这些人不作为。
  如果安平县一穷二白,招不到外资,这事就怪不到他谢毕升头上了。看来说实话也是一种罪啊!
  想明白这个道理,顾秋很快就释然了。
  谢毕升随手把资料一扔,“拿回去修改!务必在明天交上来。”

  早就听说体制内的事情,要懂得变通。
  一些说明问题的关键数据,该大的时候要大,该小的时候要小。还有发生安全事故的时候,如果几十人受伤,你只能写尾数,这就是官场玄妙。
  陈燕看到顾秋回来,忙问发生什么事了?
  顾秋把刚才的事说了一遍,陈燕皱起了眉头,这可是个麻烦。谢毕升究竟想干什么啊?

  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顾秋终于把策划方案又做了修改,将一些说明问题的关键数据做了处理。
  第二天交到谢毕升办公室,谢毕升看了一眼,将策划方案扔过来,“不行!再改!”
  顾秋又改了一次,在下午下班之前交上去。
  谢毕升看了眼,又扔过来,还是不行。
  反反复复折腾了七八次,顾秋终于忍不住了,“谢主任,那您的要求是?”
  自打他从大秋乡回来,谢毕升就没给他好脸色看。“我的要求只有二个字,满意!你觉得这东西能让人满意吗?”

  顾秋明白了,接过策划方案退回来,气乎乎的一屁股坐在位置上。
  陈燕正要安慰几句,电话又响了,谢毕升叫她去办公室。
  “小顾还是太年轻,没有工作经验,我看这个方案就算了,我已经叫别人去弄。”
  陈燕还想分辩几句,谢毕升摆摆手,“这事就这样定了,你先下去吧!”
  日,搞了半天,花了这么多时间和心血,他一句话就给否定了?
  谢毕升还果然是小心眼,为了这点事情,就开始针对顾秋,陈燕的心里,跟明镜似的。可她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在下班的时候,她叫了顾秋,两人边走边谈。

  顾秋听说自己的辛辛苦苦,花了大半个月的心血,他说废了就废了,不由有些恼火。既然不用,留着它干嘛?一怒之下,随手将几次修改下来的档案袋朝马路中间一扔。
  啪——!
  飞出去的档案袋与一辆飞驰而来的小车,来了一个亲密接触。档案袋打在挡风玻璃上,马路中间传来一声嘎吱的汽车急刹声。
  闯祸了!
  顾秋的嘴巴都张成了O形,擦!
  怎么就这般倒霉?
  还是陈燕机灵,拉了他一下,“愣着干嘛?还不快走?”
  不待他反应过来,已经被陈燕拉着跑进了一条巷子里。陈燕紧张极了,拍着胸部道:“你没看到吗?那是县政机关的车。”

  顾秋哪注意到这些?
  刚才一时气恼,就做出了无意识的举动,谁知道会这么巧,砸到人家车上?
  关于策划案的事,绝对是谢毕升给自己穿小鞋了。
  不用就不用,干嘛还要折腾自己,顾秋很不服气。

  陈燕看到顾秋很不高兴,安慰道:“走,今天晚上我请客。”
  顾秋没什么胃口,心道,这个谢毕升,迟早得把他搞掉。不过以自己的资历,就算是搞掉了谢毕升,招商办主任的位置也落不到自己头上。
  谢毕升下面,还有八个副职呢?
  顾秋说不了,我还是回去吃泡面吧!

  陈燕毕竟是上司,不好表现得过于热情,见顾秋执意不去,只好作罢。
  顾秋一个人走在回家路上,心里暗自琢磨,自己要想在安平县混出个人样来,首先恐怕得过谢毕升这一关。
  从这两天的情况来看,谢毕升可能要开始整自己了,顾秋哼了声。与其坐而待毙,不如主动出击。
  只是谢毕升与汤书记的关系摆在那里,就算是他有一点半点什么不是,别人恐怕也只能望洋兴叹。
  不知为什么,他突然就想起了从彤。
  这般明媚动人的女子,嫁给谢步远岂不是太可惜了?
  顾秋咬咬牙,谢毕升啊谢毕升,既然你如此不明事理,小肚鸡肠,别怪我叫你鸡飞蛋打,赔了夫人又折兵!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