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0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安平这个小小的县城,居然也会发生这样的事。顾秋不由有些遗憾,“他是什么背景?”
  从彤幽幽地吐出二个字:“谢家。”
  “招商办谢主任的儿子?”
  顾秋惊讶的问道。
  从彤点点头,“就是你的顶头上司谢毕升。他舅舅是县委一把手汤书记。”
  顾秋猛地拍了自己一巴掌。
  这天下也太小了,怎么这么巧?

  自己为了陈燕的事,被谢毕升支开,谁能想到在这偏远的山旮旯里,还能碰到谢毕升内定的儿媳妇?想到两人之间发生的暧昧,顾秋简直是哭笑不得。
  谢毕升啊谢毕升,你这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陈燕没有推倒,反而搭上自己未来的儿媳妇。
  最近这段时间,谢毕升那颗燥动的心总是无法安宁。
  一个人心里若掂记着某件事,就有些魂不守舍。偏偏谢毕升掂记的事,是那种若即若离,忽远忽近,似乎触手可及,又必须小心翼翼的事。
  对于他来说,也许只要一盏茶的功夫,就能如愿以偿。
  但是这两天,他错过了太多的机会。
  以谢毕升的估计,陈燕虽然有些不太情愿,只要自己适当地用上一些手段,不怕她不从。昨天晚上所有环节都设计好了,人物,事件,时间,连房间都开好了的。
  偏偏他老婆汤梅,象闻到了什么气味似的,守了他一个整晚。谢毕升的心里,就象猫爪子一样挠。

  以前习惯睡懒觉,九点,十点,甚至十一点才到单位的他,又赶了个早。
  陈燕在办公室里搞卫生,今天她穿的是一条白色的休闲裤,配着一双水晶凉鞋。弓着身子正在扫地,谢毕升来了,目光落在陈燕浑圆突兀的臀部,两眼绽放出狼一样的光茫。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陈燕的处境,当初陈燕进招商办的时候,是他经手的。汤书记的指示旨在招揽陈燕的公公,谁曾想到陈燕刚刚结婚不到一个星期,老公出了车祸。
  一个残废了的男人,不可能满足陈燕这样风花正茂的女子,再加上陈燕结婚三年,一直不曾生育,谢毕升自然猜测到了些什么。
  在他看来,陈燕应该是那种寂寞难耐的女人,只要自己稍加撩拨,她就会半推半就。
  此刻陈燕正在扫地,全然不知身后有一双恶狼般的眼睛,正对自己起了邪念,就在她准备直起身子的时候,谢毕升已经悄悄地靠近,一只手举起来,落下去,眼看就要袭击陈燕的屁股。
  “谢主任!”
  一个声音,幽灵般的出现。
  令谢毕升心房猛地收紧,浑身打了个颤。
  陈燕和谢毕升同时回头,顾秋背着包进来,似乎根本就没有看到刚才那一幕。
  陈燕倒是吓了跳,谢毕升是什么时候进来的?为什么自己一直都不知道?凭着陈燕的聪明,很快就明白了一件事,谢毕升很可能想对自己不轨,又一次被顾秋撞破。
  的确,看到顾秋进来,谢毕升很抓狂。
  眉宇间闪过一丝怒意,却马上换上一片笑容,“小顾,你怎么就回来了?小李没去接你吗?”
  顾秋道:“镇上有中巴车,就没麻烦小李了。”

  谢毕升还不死心,“工作都做完了?”
  “做完了!”
  谢毕升几乎不敢相信,按平时的工作程序,他们下乡前几天,基本上是不做事的,吃喝玩乐几天,再谈正事。象顾秋这样直奔正题的,绝对是少数。
  前天晚上娄副乡长还打电话说,保证完成任务,让他在大秋乡乐不思蜀,谁知道他这么快就会回来?谢毕升的目光扫过陈燕,不由有些遗憾。
  本来只要顾秋不出现,就算没有把陈燕推倒,揩点油的机会还是有的。陈燕的屁股,摸上去那个爽啊!光看看都心里痒痒的,要是顾秋迟来一步该多好?

  这可恶的臭小子!老子迟早让你滚蛋。
  谢毕升暗骂了一句,一本正经道:“既然弄好了,等下让陈主任送到我办公室。”
  然后他伸手理了一下头发,背着手离开。
  陈燕也觉得奇怪,“这么快就回来了?办事效率真高。”
  顾秋笑了下,把自己整理出来的资料和数据,一并交给陈燕。
  陈燕刚开始还有些担心,顾秋在这么短时间内,把数据就弄齐了?但她看过之后,觉得这些数据,并不是信手捏来。

  对于顾秋的认真,陈燕略知一二。
  当初这个设想,是陈燕提出来的。
  招商办三周年了,是不是该做点什么?虽然在招商工作上,没半点进展,寸功未立,至少你得有个想法,有个计划吧?
  经陈燕的提醒,谢毕升也同意了这个想法。
  但是招商办里,实在没几个务实的人,这件事情最后还得落在陈燕身上。
  顾秋是个新人,陈燕说什么,他就做什么,尊重领导。

  陈燕哪里会想到,顾秋会搞出这么大动静?
  一个全新的策划案做下来,令陈燕也有些惊讶了,不愧是京南大学高材生,出手不凡。顾秋的策划方案,罗列了很多事实,也真实的反应了安平县现有资源的情况。
  只有从这个方案上,才知道原来这么多人空守着一座宝山,四处寻宝。既然大家都守着这么多资源,为什么富裕不起来呢?
  招商办,其实就是一个广告公司。
  把自己的资源优势出去,把外面的投资者引进来。如何做好这个广告效益,这就是招商办的责任了,可惜,三年以来,根本没有人去做。
  这句话是顾秋跟陈燕私下里说的,陈燕悄悄地告戒顾秋,“千万别乱说,要是让谢主任知道了,会很麻烦的。”
  陈燕把顾秋花了这么多心思的方案,送到谢毕升办公室。
  谢毕升其实根本就没什么心思看方案,叫陈燕放在那里,然后跟陈燕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
  陈燕知道,跟他扯下去,他又会说到那些事情上,可又不能这样离开。

  果然,一切正如陈燕所料,谢毕升的下一句话就是,“晚上一起吃饭吧!”
  陈燕那个郁闷啊!心道你除了吃饭,还有没有别的?谢毕升道:“我约了人,明天一起去钓鱼,你准备一下。”
  吃饭,钓鱼,打牌,唱歌,这就是谢毕升的工作。
  陈燕还没说话,谢毕升的手机响了。“喂!”
  “爸,你们单位是不是有一个叫顾秋的?”
  “怎么啦?”

  “我要灭了他!”谢步远吼道,“彤彤要跟我分手了!”
  “什么?”
  谢毕升吓了一跳,这跟顾秋有什么关系?
  谢步远道:“昨天我去接彤彤,看到他们两个在一起。回来后,彤彤就不理我了,还要跟我分手。”

  谢毕升气懵了?这是演的哪一出?这小子难道会妖术不成?去一趟大秋乡,就把自己内定的儿媳妇拐走了,这还得了?
  拍了一把桌子,“你搞清楚了没有?”
  谢步远委屈地道:“不信你去从家问个清楚!”
  出了这样的事,谢毕升哪里还有心情调侃陈燕?
  当时他的确很生气,正要发作,转而一想,不对啊!

  先不管这事是不是真的,自己都不能以这个名目去针对顾秋。但不给他点颜色看看,他还真不知道安平县的门朝哪开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