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9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放下背包,纵身一跃,扑进水里。
  水潭的中央,怪石嶙峋,有的高出水面三四米之多。
  换了平时,从彤打死也不愿意同男人共浴,只是此时此刻,顾不上她太多犹豫。见顾秋游开了,她才悄悄下了水。
  藏在石头后面,把衣服脱下来搓洗干净,再凉到石头上。
  扭头一看,顾秋已经远去,足足有三四十米远,而且中间隔着好多石头,从彤小心翼翼将衣服脱下来。
  这处清潭,环境幽雅,前面是怪石嶙峋,后面是大山挡住了风光,从彤躲在这里洗澡,轻易不会被人发现。
  顾秋当然考虑到了这一点,这才远远游开,免得她尴尬。
  六月的天气,炎热无比。
  这里的河水清澈,冰凉舒适,即使在空调下,也没有这么舒服。从彤洗了会,渐渐的放开了。居然在石头后面,小小游了几个来回。
  平静的背后,往往藏着无数的危机。

  几条小小的蚂蚱听到水响,无声无息的游过来,很快就隐入从彤的贴身衣物下。
  谢步远赶到罗家冲,听人说从彤和一名男子早就离开了,好象是去了野猪岭的方向。谢步远听了这话,更加担心了。
  孤男寡女,在这样的大山里,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我谢步远看中的女人,绝对不允许任何人趁虚而入。不行,我一定要找到他们。从小养尊处优的谢步远,居然一鼓作气,朝野猪岭方向追了过来。
  顾秋游得正欢,突然听到石头后面传来一阵阵从彤的尖叫。
  又怎么啦?
  顾秋反应迅速,几个猛子扎进水里,飞快的游到从彤的身边。“怎么啦?”
  话音未落,从彤惊慌失措地扑过来,一把抱着顾秋,紧紧箍着他的脖子,“蚂蟥,有蚂蟥!”
  我顾秋何德何能,在短短的几天时间内,爱末连连,两大美女投怀送抱。
  听说只是蚂蟥,顾秋长长的吁了口气。

  伸手拍拍从彤的背,安慰道:“没事,没事。蚂蟥不怕。”
  抱着她爬上了水中的石头,从彤猛然发现自己刚才的鲁莽,霎时间羞得无地自容,雪原本雪白的脖子变得红如炭火。
  刚刚松开,却马上又抱紧顾秋的脖子。这一松一紧之间,让顾秋完全要崩溃了。
  顾秋倒是厚道:“我闭上眼睛,什么也看不见,你快点放开我。”
  从彤又羞又急,“你真的不偷看?”
  顾秋在心里苦笑,这话问得不是多余吗?两人都这样坦诚相见了,我用得着偷看?如果真有非份之想,直接用手不就成了?再说,现在这样子,比用手更刺激吧?
  从彤可能也想到了这些,咬着唇,犹豫着松开了顾秋。
  刚刚取了石头上半干的衣服披上,当她准备换上牛仔裤的时候,猛然发现黑色小丨内丨裤的边缘,有一团红红的,蠕动着的东西。
  这一回,从彤直接吓得晕死过去。
  要不是顾秋眼明手快,从彤恐怕就掉进水里被呛死了。
  当他仔细看过从彤身上的可疑之处,不由头冒冷汗。
  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之后,顾秋终于腾出手来,小心翼翼的捏住那条该死的蚂蟥。
  咬住牙狠心的一扯。
  “啊——”
  从彤居然在这个时候醒过来,看到顾秋那模样,警惕的道:“你要干嘛?”
  顾秋晃了晃手里的蚂蟥,一根黑色毛发,在他手里摆动。
  从彤脸色大变,顾秋发现有异,定睛一看,日!糗大了。
  “我不是故意的!”
  情急之下,顾秋解释。

  从彤当然知道他不是故意的,但在这种情况下,越解释只会令人越尴尬。
  顾秋很识趣,“你先穿衣服,我在那边等你。”
  等从彤穿好衣服出来,足足等了半个小时。
  没有干透的衣服,和挤得出水的内衣,穿在身上很不舒服。但总比刚才在山上的毛虫毒要好多了。
  回去的时候,从彤一直低着头赶路,根本不敢正视顾秋的目光。顾秋也不好意思再招呼她,一路的气氛很怪异。
  从彤有心里暗自责备自己,早知道就不应该那么好奇,跟他跑到这大山里来,发现了这样的事情,叫自己以后怎么见人?
  顾秋也在心里道,今天糗大了,好不容易遇上一个自己看得上眼的女孩子,这下闹得如此尴尬,只怕以后连见面都不好意思。

  臭老天,你这不是捉弄人吗?
  眼看就要回到村口,谢步远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看到从彤后兴奋的大喊,“彤彤!彤彤!”
  从彤见到谢步远,也不答话,气乎乎的走过去。
  谢步远有些奇怪,“这是怎么啦?”
  落在后面的顾秋终于赶上来,谢步远冲着顾秋吼道:“你是谁?是不是你欺负她了?”
  顾秋并不认识谢步远,但他隐约猜得出来两人的关系。从彤居然有男朋友了?这可是个很遗憾的问题。
  他也不理谢步远,径自朝前面走去。
  从罗家冲到乡政府,有六七里路,只能靠步行。
  从彤已经走到前头去了,谢步远追上来。“喂,我问你话呢?”
  顾秋看了他一眼,“哪条法律规定,你问我我一定得回答吗?”
  谢步远气死了,冲上来举手就要打人,“草,你小子活得不耐烦了吧!”
  顾秋一把抓住他的手腕,越来越用力,令谢步远怎么也动弹不动。从彤听到背后的吵闹,停下来吼了一句,“你还有完没完?”
  顾秋松开谢步远,谢步远瞪了顾秋一眼,追了上去,“他是谁?”
  从彤停下来,横着眼睛望着他,“你什么意思?想吵架吗?”
  谢步远居然被从彤的气势打败了,垂头丧气道:“我只是担心你,这小子是不是欺负你了。”
  “关你什么事?”

  从彤很不友善。
  谢步远气死了,跺着脚道:“从彤,你用不着这么对我。我们两的事情,是命运的安排,谁也改变不了的。”
  从彤生气了,两道眉毛竖起来,指着前面吼道:“滚,谢步远你给我滚!”
  不提这事还好,一提这事,从彤的情绪变得异常激动。

  谢步远在从彤面前不敢发飙,怨恨的目光看了顾秋一眼,哼了声臭小子,你给我记住后,掉头离去。
  “他是你男朋友?”
  顾秋与从彤走在一起,或许是谢步远的出现,冲淡了刚才的尴尬。从彤依然双手护在胸前,扯着没有扣子的衬衣。
  “算是吧,也不是。”
  “怎么回事?”
  顾秋都不懂了,从彤这回答,模凌两可。
  从彤抬起头,咬着嘴唇,“我们两家很要好,我和他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突然有一天,他们提出要将我们两个凑合在一起。”
  从彤的语气中,透着一种淡淡的无奈。
  这让顾秋无端的想起,陈燕岂不也是这样?

  或许人的这一辈子,都会充满着许多无奈,正是这些身不由己的决定,造就了人生的崎岖坎坷。
  在你拼命扎挣的时候,或许越过这些坎坷,或许从此沦落。
  纵观今古,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婚姻,毁了多少美丽的爱情故事。即使当今社会,不论是民间还是体制内外,以各种目的联姻的做法,依然穷出不层。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