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8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谢步远进来道:“我明天去大秋乡,你们就别等我吃饭了。”
  “又去大秋乡?不是昨天才送她过去吗?”谢毕升有些奇怪的看着儿子。
  谢步远老妈道:“你懂什么?这叫情调。年轻人热恋的时候,就应该这样。去吧,去吧,我支持你,步远。最好是早点把婚事定下来,我要抱孙子。”

  谢毕升看着儿子,暗自摇头,从家这丫头好象不怎么愿意,自己儿子怕是一头热。虽然说从家和谢家是世交,有这层关系在,但从彤真要是一门心思反对的话,事情也不好办。
  从局长家的女儿,自小跟谢步远一起长大,青梅竹马。
  从小学到高中,两人关系都不错。可谁知道提起这桩婚事,从彤就变得不乐意了。这次从彤去大秋乡挂职,谢步远就象丢了魂似的,三天两头往大秋乡跑。
  谢毕升就在心里盘算,是不是早点跟从家讲清楚,把这事情彻底定下来。
  可他哪里知道,自己预定的儿媳妇,今天刚刚被人家摸大腿了。
  偏偏从彤还没有生气,这件事情要是让谢毕升知道,又不知道该做何感想?顾秋是他支开的,支开顾秋的原因,却是为了推倒陈燕。
  恐怕他做梦也想不到,自己支开的顾秋,会令他后院起火吧?令他们家这对本来就不怎么情愿的情侣,马上就要鸡飞蛋打了。

  昨天晚上在两位乡长的热情招待下,顾秋喝了个痛快淋漓。好在他底子深,经过一个晚上的休整,很快就恢复过来。
  喝酒,年轻人喝的是胆量,老年人喝的是身体,这一点顾秋深有体会。
  顾秋年轻,喝高了,多撒几泡尿,睡一觉就能解决问题。
  第二天一早,大秋乡的人还没上班,他就背着照相机和牛仔包准备出发。
  从彤正好也要下乡,跟顾秋在一起朝罗家冲方向去了。
  谢步远是早上十点多钟赶到大秋乡的,听说从彤去下乡了,他就急了。“下乡?跟谁一起?”
  办公室的人告诉他,好象是跟县招商办的一名干部。

  二十多岁的小伙,挺精神的。
  人家也只是随意说说,谢步远却认真了。二十多岁的小伙?还挺精神的?不知为什么,谢步远突然有些紧张,醋海翻腾。
  顾不上别人再说什么,他就匆匆忙忙朝罗家冲方向赶去。
  认识从彤这么久,她可从来都不单独跟人外出。尤其是谢家提出联姻之后,从彤就变得对他冷漠起来。突然听说从彤跟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下乡去了,谢步远哪能不急?
  这可是自己内定的媳妇,总不能让快要煮熟的鸭子又飞了吧!
  谢步远从乡政府出来的时候,将近十一点。
  从彤早早完成了在罗家冲的计划生育宣传工作,听顾秋说要去野猪岭看看。从彤想自己反正也没什么事,不如就陪他走一趟。
  野猪岭就是罗家冲背后那片大山,经常有各种野物出现,每年进山打猎寻找刺激的人不知凡几。从彤也起了好奇心,决定陪顾秋冒次险。
  今天的从彤,穿着一条浅蓝色的牛仔裤,长袖的白衬衫,脚下一双白色的旅游鞋,头上戴了一顶帽子,整个人看起来,充满着青春活力。
  顾秋倒是觉得,她这样的打扮,比昨天还要漂亮。那种短裙装,在大秋乡这种山旮旯里,并不合适。
  两人一路走,一路交谈,从彤听说顾秋也是京南大学毕业,不由惊讶的叫了起来,“没想到我们还是校友。”
  只不过从彤比顾秋还要大两届,她今年二十四了。可能是因为这层缘故,从彤对顾秋凭添了不少好感。

  或许正如从彤所说,感情这东西,没道理的。
  有些人,看了一辈子,也找不到心跳的感觉。
  有些人,只是擦肩而过的那一眼,便能永恒。
  从彤也觉得很奇怪,自己第一次看顾秋的时候,就有一种淡淡的喜欢。
  或许是前世的约定,或许是今生的缘分,更有可能,是顾秋那种不经意的玩笑,触动了女孩子的心思。
  心中的那根弦,在微微颤动。
  男人喜欢美女,美女未必不喜允看帅哥,异性相吸这个道理,亘古有之。

  两人来到野猪岭,花了整整二个多小时。
  顾秋边走,边拍照,留下一些珍贵资料。
  从彤还是头一次进大山,与其说她给顾秋带路,不如说她想出来透透气。呆在县城的日子,对于她来说有些压抑。
  在大秋乡挂职的日子,也并不怎么顺心。
  如今进入这片原始般的森林,让她顿时有一种回归自然的快感。沉积已经久的心思,在刹那间释放,我心飞翔。
  顾秋坐在一块石头上歇脚,从彤突然跑过来,恶作剧般摇晃着旁边那棵松树。
  原以为是落叶纷飞的浪漫,谁知道松树上掉下来几条毛毛虫。

  从彤象见了鬼似的,惊恐的尖叫起来,“啊——啊——”
  松树上那种毛毛虫,瘦长瘦长的,头上好象还长了角一样,看得令人毛骨耸然。顾秋也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唯独怕这种恶心的东西。
  如果是一条蛇,顾秋会义无反顾冲上去,抓住它远远丢开。几条毛毛虫落在从彤的肩上,胸前。顾秋的身上,头发上也有几条。
  从彤是个女孩子,最怕这种恶心的东西,一边尖叫一边急得跺脚。
  “快,快,把它们拿掉!”
  顾秋站起来,咬牙把从彤身上的毛毛虫弹掉。
  可能是从彤刚才过于激励,一条五公分左右的毛毛虫直接掉了进去,落在从彤那粉红色的衣上。
  这么恶心的东西,从彤吓得几乎要晕死过去。
  偏偏那瘦长的毛毛虫,牢牢的粘在她胸前。
  由于是女孩子家的**,顾秋一时之间有点手足无措。从彤吓得闭着眼睛尖叫着,“快帮我拿掉!呜呜——”那声音,象随时就要哭出来似的。
  顾秋咬咬牙,一把扯开从彤的衬衫。飞指一弹。毛毛虫掉下来,顾秋立刻补上一脚,将这畜生踏为肉浆。
  从彤吓傻了,抱着双肩发抖。
  一时之间,浑身竟然起了鸡皮疙瘩。

  看到花容失色的从彤,顾秋走过去,“好了,没事了!”
  从彤慢慢睁开眼睛,身子依然在发抖。
  由于毛毛虫事件,从彤已经没什么心思再留在山上,顾秋只好陪同她下山。走不到百多米,顾秋看到从彤双手紧紧抱在胸前,拉着被自己刚刚情急之下撕开的衬衫,不由哭笑不得。
  从彤那模样,简直就象一个刚刚受了凌辱的小媳妇。要多凄惨有多凄惨。
  从彤似乎也注意到这些,挺不好意思地把头低下去。
  顾秋突然觉得浑身有点不对劲,身上越来越痒了。
  再看从彤,她的眉毛越皱越紧,不时用手挠着胸口。

  “不行了,好痒!”
  从彤终于忍不住开口道,顾秋跟她一样,只是没有说出来。看来得马上找个地方,把身上的毛毛虫毒洗干净,否则非痒死不可。
  顾秋指着山脚下,那处碧绿的清潭。
  “我们去那边洗洗!”
  从彤哪顾得上那么多,咬着唇跟在顾秋后面,两人飞奔而来。
  此刻日当正午,太阳很毒,晒得人浑身冒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